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88章 过来,让老子亲一口

第288章 过来,让老子亲一口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

第288章 过来,让老子亲一口

南鸢已经看穿了这人表面拽兮兮内心怂哒哒的本质,她忽地放下手中的笔,抬手落在了男人的后颈上,往自己这边轻轻一按。

然后她凑过去,吻落在了他唇上。

跟上次不一样,这一次停留的时间长了一点儿,还轻轻吮了一下。

韩骆擎全身僵硬,变成了一根木雕。

紧接着,男人体表温度暴涨,木雕直接变成了一只烤熟的熟雕。

南鸢见他这副傻样儿,忍不住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和脸蛋。

滚烫滚烫的,跟发了高烧一样。

“韩骆擎,只是亲亲你,你就这样,以后要是跟你行房事,你受得了吗?”

韩骆擎陡然回神,“叶思琪,你刚才说了个什么玩意儿?行什么事?卧槽叶思琪,你才多大,你就敢当着成年人的面说这种话,你怕是皮痒了!”

南鸢睨他,“我皮痒,还是你皮痒?只是行房事而已,能有你说的话粗俗?”

“老子说什么了?”

南鸢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韩骆擎过了足足十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他顿时就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面无表情说出这种话的女孩儿,“叶思琪,你、你居然……老子那是口头禅,口头禅!不是你以为的那个字面意思!老子怎么可能当着你的面说那什么你?”

南鸢淡淡哦了一声,“韩骆擎,骂人之前最好弄清楚你骂人的词是什么意思,不然,会让人误会的。”

韩骆擎那张帅气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所以韩骆擎,那你考虑了一下午加一节晚自习,考虑好的结果是什么?”南鸢言归正传。

韩骆擎顶着一张爆红的脸,却拽得跟二百五一样,“叶思琪,老子觉得,既然你这么喜欢老子的话,老子就成全你吧,只是你成年之前,咱们不能逾距,除了拉拉小手亲亲脸蛋——”

顿了一下,他又含糊不清地补了一句,“像刚才那样亲亲嘴唇也……勉强可以。除了这些,咱们不能做别的,等你成年了再说,不,等你考上大学了再说。”

南鸢淡定地嗯了一声,“好。”

韩骆擎微微一怔,以为她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于是高度总结了一句,“叶思琪,我说我答应跟你交往了。”

南鸢点点头,“你想通了就好。”

“叶思琪,老子答应了你的追求,你就这副反应??”

韩骆擎惊呆了。

“你难道不敢欢呼雀跃地跳起来?你费尽心思地给我挖坑,又是带我见家长,让我在你爸妈面前狂刷好感,又是骗我上学,在你小弟面前狂刷好感。现在我终于答应你了,你就这副反应?”

南鸢:……

南鸢觉得她就不该给韩骆擎好脸色,免得他蹬鼻子上脸。

实在不想浪费时间跟韩骆擎纠结这种问题,南鸢想了想,解释道:“我心里挺高兴的,只是不想表现出来,免得你太得意。”

韩骆擎听到这话,心里稍稍舒坦了,语重心长地教育她,“既然交往了就好好交往,别跟个小孩儿似的,稍不顺心就说分手。”

南鸢目光低垂,淡淡道了句,“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以后再也遇不到比你更好的,我就一直跟你在一起,你要是想要领证的话,也可以领个证。不过婚礼就算了,程序太麻烦,我不喜欢。”

韩骆擎再次目瞪口呆,他真是服气了。

叶思琪她一个未成年,现在居然已经想到什么领证什么婚礼上了?

领证……

韩骆擎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发烧了,不然他怎么觉得自己有些头昏脑涨呢?

“叶思琪,你还小,这些事咱们以后再说。”韩骆擎呐呐地回了句。

“嗯,韩骆擎我们来pk,这份卷子,看谁先做完。”

“啊?哦。”

结果最后,南鸢用超过韩骆擎足足半小时的时间做完了。

南鸢皱眉看他,“韩骆擎,你怎么回事?”

韩骆擎沉默了片刻,诚实地解释道:“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状态不太好。”

说完,还甩锅给她,嘟囔道:“叶思琪,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现在都没法好好看书了。”

南鸢斜斜睇他一眼,“韩骆擎,难怪学校不准学生早恋,如果人人早恋都像你一样,成绩肯定一落千丈。”

韩骆擎没什么底气地道:“……我只是暂时这样。”

刚刚说完,他似乎是想起身边的小不点儿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顿时眉眼一横,语气也凶狠起来,“老子变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叶思琪,你过来,让老子也亲一口!”

韩骆擎想通了一件事,他可是东巷一霸的韩哥,这里的老大,怎么能被一个未成年小姑娘牵着鼻子走?

什么时候拉小手,什么时候亲脸蛋亲小嘴儿,这种事情应该他说了算!

韩骆擎凶完之后,也没征求南鸢的意见,直接就用两个大巴掌夹住那粉嫩的小脸儿托到自己面前,撅起嘴,重重地在上面啵了一个,似乎是宣告占有权一般,亲得老响了。

亲完一下不够,又啵啵地亲了好几口。

“好了,去看书吧。”韩骆擎很爷们地对自己的小女友发号施令。

然后,自己哼着小曲翻开了课本,继续看白天盯了老半天都没看进去的那一页。

南鸢淡定地擦掉被他糊了满嘴的口水,嫌弃地蹙了一下眉,而后又松开。

作为全市乃至全省数独竞赛第一名,这个月底,南鸢会和第二第三名一起去首都A市参加全国高中生数独决赛。

好巧不巧的,本市的第二名第三名也是全省的二三名。

“鸢鸢,我们马上要见到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女主和官配男主了!”小糖莫名地有些兴奋。

南鸢嗯了一声,兴致不是很高。

她拒绝了香江贵族高中领队老师一起同行的邀请,也拒绝了孙广海的陪同。

未成年需要成年人陪同,免得出意外?

行啊,她带着韩骆擎一起去,韩骆擎也是成年人。

韩骆擎知道要陪小女友去A市参加全国数独决赛的当天,立马用电脑查找各种资料,做出了相关攻略。

“韩骆擎,酒店找离考场近一点的,到时候我们直接步行过去。”顿了顿,南鸢又提醒道:“找隔音好一些,档次高一点儿的,这种事情上面不要省钱。”

韩骆擎按电脑键盘的手陡然一颤。

“叶思琪,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南鸢脸上出现了一个问号。

她哪里没有好好说话?

韩骆擎将笔记本电脑砰一声阖上,朝她抬抬下巴,“过来,让老子亲一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