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95章 她有些,想他了

第295章 她有些,想他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93  |  更新时间:

第295章 她有些,想他了

这样的好处,江随东和凉左当然不会拒绝,就是觉得挺感伤的。

韩哥这样子,以后估计要很久才回来一次了。

“韩哥,你放心,二楼房间我永远给你留着,你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江随东道。

韩骆擎顿时瞥他一眼,“当然是我的,我又没说房子也给你。以后每年都得给我房租。”

江随东:……

突然一点儿不伤感了。

虽然只有房租的进账,但韩骆擎存款很多,完全养得起叶思琪。

韩骆擎简单收拾了一下行礼,准备出一趟远门。

“叶思琪,我要出门几天,你不准跟我去。”

南鸢打量他片刻,嗯了声,“路上注意安全,买东西的话注意合同陷阱。”

韩骆擎一愣,立马否认道:“老子不是去买东西,老子是去办一件正事!”

南鸢敷衍地点点头,继续道:“我要通风好的、安静一些的。”

韩骆擎郁闷,突然抱着她狠狠亲了一口,“就你聪明。”

他的确是准备去A市买房子的,这段时间他偷摸摸地在网上看各种房源,终于挑中了几款合适的,打算过去看一看。

他想在开学之前,把房子定下来,这样,以后他和叶思琪就能有自己的小窝了。

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小窝。

“宝宝,来回跑太折腾了,你等我几天,我给你买个大房子。”都被戳穿了,韩骆擎也不否认了。

“好。”南鸢嘴角微扬了一下。

东巷一霸积威多年,谁也没想到,在韩骆擎出远门的第二天,就有人上门闹事。

混混踹开门的时候,赵赫等小弟也在刺青店,正打算鼓动大姐大一起出去玩,比如包个包间唱卡拉ok。

四五个壮汉拿着砍刀和斧头等玩意儿冲进来,二话不说就开始砸东西。

与之同时,麻将馆那边也有人砸场子。

南鸢让江随东和凉左去麻将馆,她对付砸刺青店的这群人。

小巧玲珑的女人干起架来,那狠劲儿把赵赫等小弟吓得一愣一愣的。

倒下一人之后,赵赫等小弟立马一拥而上,将人给绑了,然后你一脚我一脚地踹。

他们不能像叶姐那样牛逼,一脚踹飞一个,但事后绑人揍人完全木得问题。

这群王八蛋找死啊,居然趁着大哥不在,来砸场子?

麻将馆那边更为混乱,本来大家打麻将打得好好的,突然进来一群人,抡起斧头就乱砍乱砸。

喜欢打麻将的这群人里也有年轻时干过架的混混,双方人马顿时就对上了。江随东和凉左赶到的时候,一个人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

好在两人都是跟韩哥混过的人,根本不憷这样的场面,尤其是凉左,别看长得跟花美男一样清秀,干起架来比江随东都要狠。

南鸢解决了刺青店的混混过来帮忙,举起两把看到,直接扔了出去。

两把砍刀,分别超;两个混混的头颅砍了过去。

那砍刀擦着那两混混的耳朵飞过去,竟直接嵌入了他身后的墙壁。

两个混混吓得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南鸢坐在椅子上,脚踝往膝盖上一搭,手中把玩着一把染血的砍刀,冷眼看着这群已经被控制起来的混混,“说吧,为什么砸场子?”

几个混混老实交代。

他们不怕韩骆擎回来报复吗?当然怕,但他们见不得韩骆擎好。

本来大家一块烂一块堕落不行吗?一个混混头凭什么考上首都大学,摇身一变就成了人人膜拜的励志人物?

他们要砸了韩骆擎的店,韩骆擎回来后报复他们最好,刚好叫那些将他捧上天的人都看看,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不报复的话,那就当缩头乌龟,以后他们每天都来砸场子!

南鸢听完之后,周身气息有些冷。

一群恶臭的东西!

“东子,小左,废了这些人的手,叫他们以后再也拿不起重物。”

江随东和凉左:……

“怎么,不会?”南鸢问了一句,起身走到一个混混面前,给他们做示范。

那纤细小巧的手按住了混混的两个手腕。

下一秒便闻咔嚓两声脆响,伴随着那人的惨叫声。

赵赫等几个小弟不禁咽了下口水。

解决完这破事出来,南鸢遇到了找上门的贺源骁。

贺源骁知道来龙去脉之后,打算报警。

南鸢没让他报。

东巷很多规矩都是以前传下来的,自己道上的事情自己解决,没个七八年是改不了的。

而且,如果报了警,在场所有人估计都得蹲局子,说不定韩骆擎也会被牵扯进来。

南鸢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尾巴交给江随东和凉左处理,南鸢带着贺源骁和赵赫等小弟去酒吧包了个包间。

贺源骁自从高二一战输给南鸢,丢了面子,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没出现,据说是深造去了,深造完又来找南鸢对打。

可惜,大姐就是大姐,不管贺源骁让他爸给他找多厉害的师父教授他功夫,他也干不过南鸢。

被虐了多次之后,贺源骁彻底妥协了,也改口叫了叶姐。

“叶姐,恭喜你考了省状元。”当初,贺源骁在知道叶思琪不光打架厉害,学习更厉害的时候,很是恍惚了一段时间。

他向来不喜欢只知道埋头苦读的书呆子,特别是那群看不起他的书呆子,但是叶姐不一样,她自己就是校霸,干架一流棒,手下还有赵赫这群小弟。

叶姐跟程凇那种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儿不一样。

贺源骁很讨厌程凇,因为这小子看他的目光跟看社会败类和垃圾一样。

不过他那个叫禾甜的同桌长得挺可爱的,可惜也是个书呆子,还是个胆小的书呆子。

上次他听叶姐的吩咐,去西街救人,明明去得很及时,那群混混还没来得及做什么,结果那女生已经吓得哭哭啼啼,差点儿昏厥过去。

“贺源骁。”南鸢突然叫他。

贺源骁立马正襟危坐,“叶姐,你别这样叫我,我瘆得慌。”

旁边赵赫几人深以为然,叶姐这样叫人的时候,通常是要说正事儿,而说正事儿的叶姐比打架时候的叶姐还要可怕。

“上次那件事处理好了?”南鸢问。

贺源骁立马拍着胸脯道:“我出马,能处理不好么?西街赵虎那几个混混被我狠狠修理了一顿,已经供出了买主,起因是女生争风吃醋,现在的女生也太恶毒了。而且我就纳闷了,程凇这种眼睛长在头顶的男生有啥好的,怎么女生都喜欢他……”

南鸢点点头,没有再听他的嘀咕。

韩骆擎跟气运子女主的剧情过了就行,以后这三人怎么纠缠,她不关心。

韩骆擎才走一天。

但她似乎已经有些想他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