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97章 刺青,四爪赤血腾蛇

第297章 刺青,四爪赤血腾蛇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48  |  更新时间:

第297章 刺青,四爪赤血腾蛇

为期二十天的封闭式军训一结束,韩骆擎立马拽着南鸢去了首都大学附近的新家。

暑期的时候,这个男人消失了五天,只用五天就买了一个精装修的新家,装修风格正好是南鸢比较喜欢的轻古典风。

屋里所有的家具都是韩骆擎亲手置办的,雕花木桌、古风茶几等等,十分齐全。

韩骆擎一把将人放倒在床,铺天盖地的吻砸了上去,气息急喘不稳,开口就是一句:“宝宝,我们做吧!”

南鸢懒洋洋地眯着眼看他,“我觉得我还小呢。”

“你小个屁!”

南鸢淡淡哦了一声,“你这是缓过来了?终于觉得可以动手了?”

“军训二十天,老子天天都在想!”

韩骆擎并不是刚刚缓过来,他拉着小女友进入首都大学报名的第一天就在想了。

结果他忘了大一军训是封闭式训练,二十天不让出校门,韩骆擎每天见了小女友,只能亲亲小嘴儿解馋,心里早就痒得不行了。

现在他终于等到军训结束,休息两天的时间,今天他要是再不吃叶思琪,他就跟叶思琪姓!

“韩骆擎,这屋子二十天没打扫了吧,床上一股灰尘味儿,我有些受不了。”

韩骆擎:……

他知道叶思琪有洁癖,其实他也有,但这不是急着办正事么。

要他就这么放弃到嘴的大肥肉,他做不到。

结果,身下之人只一句话就让他妥协了。

南鸢道:“我去洗澡,你趁我洗澡的时候收拾收拾屋子。”

洗澡……

韩骆擎听到这句话,几乎是立马从她身上爬了起来。

曾经的东巷一霸韩骆擎麻溜地开始做家务,拖地、擦桌子、换床褥……

等南鸢出来,覆了一层薄灰的房间已经焕然一新,木质地板上没有完全干涸的水渍还能倒映出人的身影。

“宝宝,你去床上等我,五分钟之后我就出来!”

韩骆擎撂下一句便冲进了浴室。

浴室刚刚被小女友用过,里面水汽蒸腾,还有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儿。

韩骆擎闻着这味儿,愈发心神荡漾。

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了一个热水澡,身上的水珠都没来得及擦,直接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跑回了卧室。

“宝宝,我来了!”

南鸢歪在床头,问他:“套买了吗?”

韩骆擎闻言,立马从换下的衣服兜里掏出一整盒,一脸得意地道:“今天去超市的时候,我从架子上拿了一盒。”

韩骆擎说完这话,跟狼似的扑了过去,一边亲她一边兴奋地嘀咕道:“老子都快憋死了……”

然而,几分钟之后,亲够了抱够了的男人撕开手里的东西后,傻眼了。

怎么回事,尺寸居然不行!

遇到这种事,韩骆擎快气炸了。

他凑近那包装盒一看。

尺寸是均码,而他大概太天赋异禀了……

韩骆擎就算再想,可如果没有这玩意儿,他不敢碰小女友。

南鸢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难得体贴地道了句:“没事,不用这个也行。”

韩骆擎却摇头,生生将那股冲动逼了回去,“宝宝,我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南鸢看着他风风火火地穿好衣服出门,颇为无语。

……呆子。

韩骆擎夺门而出,奔向小区门口的超市,结果小超市里不卖这个,他又跑了五六分钟,去了稍远一些的大超市。

等他买好东西回去,看到床上的人时,急促的脚步一顿,心里的那团熊熊烈火也渐渐小了下来。

床上的女孩儿已经睡着了,睡颜甜美。

韩骆擎将买来的东西放进了抽屉里,轻手轻脚地爬上床。

松懈下来之后,疲惫袭来,几分钟前还亢奋无比的男人,抱着自己心爱的宝贝女孩儿,打起了低低的呼噜声,睡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香。

至少,能抱着香喷喷的媳妇入睡。

男人的嘴角在睡梦中都是勾起来的。

不过,迷迷糊糊中,韩骆擎想到了一个问题。

今天没吃到叶思琪,他以后岂不是要跟她姓了……

韩骆擎以为,错过这一次,他怎么着都得等到第二天晚上才能办成事儿。

结果第二天清早,他一睁开眼就对上了女孩儿那双漂亮干净的眸子。

韩骆擎太规规矩矩了,规矩得招人疼,以至于南鸢竟生出了主动给他一些甜头的念头。

所以等男人睁眼,她翻身坐在了他腰上,主动凑过去吻他,问:“韩骆擎,要不要白日宣淫?”

听到这话的韩骆擎疯了。

叶思琪到底是怎么做到面无表情眼波无澜地说出这种勾人犯罪的话的?

她是属石头的吗?

“宝宝,这、这可是你自找的!”

室内逐渐升温,春色溢满一室。

南鸢被他身后的一块疤痕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伤,怎么来的?”她问。

韩骆擎不以为意地道:“就那些年跟着洪叔干架,被人用刀砍的。当时流了好多血,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南鸢抚摸着男人的疤痕,问他:“你一直给别人刺青,怎么不见你自己身上有刺青?”

韩骆擎撇了下嘴,“别人的技术怎么比得过我?”

南鸢嘴角微微扬起,忽地对他说:“韩哥,我给你刺青吧,正好把背上的这块疤遮住。”

韩骆擎没有拒绝,他信得过她的手艺,而且,由小女友来动手,对他来说也很有意义。

于是,花费数月之后,南鸢在他那一整张背上刺了一只威武不已的四爪赤血腾蛇。

四爪赤血腾蛇的肉翼伸展到了男人的臂膀上,蛇尾也延伸至腰臀处,让狂野俊美的男人多了几分性感。

刚刺好的时候,男人背对着全身镜看了半天,一脸嫌弃,“叶思琪,你这刺的什么玩意儿,画蛇添足就算了,还添一对肉翼?这什么怪物,丑死了。”

南鸢听到这话,一张小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丑?上古变异神兽,四爪赤血腾蛇,与天同寿,威力无穷,你竟说它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