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299章 世界五,拐个猎户当杀手

第299章 世界五,拐个猎户当杀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55  |  更新时间:

第299章 世界五,拐个猎户当杀手

顿了顿,南鸢又补充了一句,“想杀什么人可以由我自己决定。”

大概是在这种法治社会待久了,南鸢受了一定的熏陶,即便换个世界观不一样的世界,她也愿意尽量守住那条线。

若是以前,她何曾想过这么多。

身为四爪赤血腾蛇,本质上是上古变异神兽,但因本性嗜血,被很多人打入了上古妖兽的行列。

南鸢也确实嗜血,就算自幼修清心道,她所杀之人也不少。

不过,她所杀之人多为强者,弱者她不屑杀,杀了无用,也缓解不了那种嗜杀天性。

仔细算来,她带着小糖一起穿梭三千世界,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许多年。

除了第一个世界勉强过了杀瘾,其他世界基本都在修身养性。

这里面固然有没使用本体的缘故,但赤血腾蛇的嗜杀融于骨肉也融于元神,她便是借用其他人的身体,那股嗜杀的天性仍在,只不过她一直忍着。

南鸢少有主动提要求的时候,小糖当即就激动了,拍着圆鼓鼓的胸脯道:“鸢鸢没问题哒,包在我身上!让我仔细想想。”

小糖用小爪子挠了挠毛绒绒的小肚皮,突然,那豆大的小黑眼一亮,“有了!那个世界那个身份完全符合鸢鸢的要求!”

一人一兽说走就走。

等南鸢再睁眼的时候,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红色纱裙,正伏在床榻之上,手里握着一根做工精湛的银簪,银簪尖锐的一头正滴着血。

而她的旁边躺着一个断了气的男人。

那人看上去四五十岁,满脸横肉,肠肥脑满,此时那双刚刚失了焦距的眼还大瞪着,里面残留着震惊之色。

南鸢微微蹙眉,穿来杀了人就罢了,她的身体……

这屋子里有助兴用的香。

场景有些……熟悉。

上上个世界,一穿过去就遇到狗王爷,那时候也是在床上,屋里也是点了香。

不过狗王爷萧洛寒长得俊美无俦,眼前这个却长相猥琐,满脸肉欲之色,不堪入目。

她虽对长相没什么要求,但也实在不喜这种人。

原主的记忆一股脑儿地灌输给了南鸢。

片刻后,她便知晓了自己的身份。

夜魅阁地字杀手,本名白竹,江湖杀手榜排行第十九,代号暗香。

“小糖,这次又没控制好时间?”南鸢突然问。

“不是哦鸢鸢,这次我控制得特别精准!穿过来的时候,原主已经把这个恶心的大奸臣杀了,鸢鸢就不用面对那张猥琐脸,听他说下流话了。而且穿到这个时间点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原主在杀了大奸臣之后没能逃出去,死在了奸臣府中,死得可惨了……”

这是一个天下被九国割据的混战时代,国家之间战乱不断。

九国为齐、吴、宋、陈、郑、卫、鲁、吴、燕,其中齐、卫、燕三国最为强盛。

混乱的国情下,江湖上也势力纷杂,产生了许多帮人收集情报的情报组织和收钱取人头的杀人组织。

原主白竹这次的刺杀目标便是三大强国之一燕国的当朝大奸臣——高岳。

白竹的武功在夜魅阁不算突出,但她轻功了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乔装术,刺杀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为了成功刺杀燕国奸臣高岳,白竹顶替了原来进府献舞的舞姬,成功近了这奸臣的身。

只是她没想到,高岳这老奸臣居然用媚香助兴。

这媚香厉害了得,就连她自己带的解毒丸也解不了。

高府戒卫森严,高悦为人贪生怕死,小心谨慎,就算平时行房事的时候,门口都有贴身侍卫守护。

而这位侍卫来头不小,竟是江湖高手榜上排行第四的高手!

此人被高岳收为己用,以保护高岳为己任,这也是多年来,很多杀手铩羽而归的原因。

白竹成功杀死了大奸臣,却没能从这里逃出去,折在了这里。

南鸢才刚听小糖简单讲述完之后的剧情,房门便被人叩响了。

“大人?大人可还安好?”守在门外的男人询问。

小糖突然道:“鸢鸢,咱们快逃!这就是大奸臣的那个爪牙,此人武功高强,原主就是被他抓住的!他已经发现不对劲儿了!”

屋里原本正在调笑的声音突然没了,外面的人自然会发现不对劲儿。

南鸢将带血的簪子插回了发髻中,当机立断从窗户翻了出去。

饶是原主一身轻功再好,可从离大门不远的窗户飞出去,根本瞒不过那个高手榜上的爪牙,所以南鸢在跑之前特意提醒了一句,“马上救你家主子还来得及,不想救就来追我!”

当然,这是扯淡。

床上那肠肥脑满的男人已经死透了。

那人果然一愣,第一反应是立马冲进屋,但冲进去之前以内力大喝了一声,“抓刺客!”

此声一出,整个高府的侍卫都听到了声音,齐齐朝这边赶来。

但南鸢已经争取到了一线生机,她有小糖指路,加之原主轻功了得,最终找到一个缺口逃了出去。

“小糖,喂我吃一颗解毒药丸!”

小糖有些迟疑地道:“可是鸢鸢,我的解毒药丸虽然能解百毒,但好像不能解这媚性呢。”

南鸢:……

手中无银针,不然她可以给自己施针,以保持清醒。

算了,也不是不能熬过去。

大奸臣高岳在燕国势力不小,这一死,势必惊动燕王,是以南鸢没有在燕国逗留,直接以轻功翻越了城门,然后一路往北。

路经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她累得实在走不动了,打算找个地方落脚。

小糖突然激动,“是这,是这,就是这儿!鸢鸢,是气运子所在的村落!”

南鸢微顿,“跟上上个世界的锦瑟一样,逃婚出来的?”

“啊呀,鸢鸢你怎么会这样想呢?这个世界气运子人家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村姑。”

小糖讲故事的欲望瞬间来了,“这是一个九国混战的世界,这个年代诞生了很多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但这些统统跟气运子女主木有关系,因为她是一个村姑!

气运子女主从没爹没娘家徒四壁的小可怜逐渐成长为一个手撕极品亲戚、精打细算很会挣钱的村花,还供幼弟读书,然后女主在发家致富的途中捡到了一个美男子。美男子受伤失忆,女主跟美男子发展了一段非常淳朴的乡村爱情故事,两人私定终身,后来美男子摇身一变,竟是……”

南鸢没有听清后面的话,她喘了几口气,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模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