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02章 大晚上,劈什么柴?

第302章 大晚上,劈什么柴?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0  |  更新时间:

第302章 大晚上,劈什么柴?

其实,何止是好看。

防备心和警惕心放下之后,叶子暮以一个正常男人的目光来看,眼前这女人,美得像个妖精。

他活了这么久,虽然一直待在深山老林,但为了打探高岳那老贼的消息,时常去各大繁华城镇走动,有时候还会去花楼逛一圈,眼界还算开阔。

这女人,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完全配得上尤物二字。

“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叶子暮低垂着头道。

“嗯。”

南鸢分分钟就收了一个愿意为她肝脑涂地的小弟,小糖化身脑残粉,大夸特夸,“鸢鸢威武,一来就收到了这么厉害的小弟!可惜这猎户长得有些丑,不然鸢鸢还可以考虑把他收为房中人。”

对于小糖很多时候那不靠谱的糖言糖语,南鸢一般听过就算了,不过这次,她竟问了一句,“这人哪里丑了?”

小糖回道:“鸢鸢,你看啊,他脸上好大一块胎记,还是黑色的,这难道不丑?小时候这块胎记只有指甲盖那么大,可是这些年,他的胎记越长越大,变成了现在的拳头大小。我怀疑要是他小时候胎记也这么大,他爹娘肯定嫌他丑,然后把他给扔了!”

南鸢:……小糖这个颜控。

小糖继续叨叨:“小时候胎记小,不算太丑,他爹和他娘很疼他,镖局的那些叔叔婶婶们对他也不错,所以镖局被抄,护镖的几人被砍头,他娘自缢,其他人男的充军女的充妓,他才会恨之入骨。”

南鸢沉默一会儿后,突然问它一句,“他丑,还是阿清丑?”

小糖一愣,“鸢鸢是指阿清还是臭小孩儿的时候吗?那当然是臭小孩儿丑啦,我就没见过比臭小孩儿还丑的人了,要不是他给我顺毛顺得舒服,我才不让他近身呢!

而且臭小孩儿长大之后特别好看,猎户他这胎记天生的,不可能像臭小孩儿那样以后变成个大帅哥,如果胎记越长越大,只会越来越丑。”

南鸢不以为意,“一副皮囊而已。”

小糖听到这话,傻眼了,惊恐道:“鸢鸢,你是不是瞧上这猎户了?他这身材虽然是黄金比例,但是完全没法跟狗王爷比,也没法跟韩大佬比哇,单薄消瘦,身上没几两肉,长得又这么丑,根本配不上鸢鸢!鸢鸢你肯定是媚香的药效还没过,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南鸢:……

“鸢鸢你就忍忍吧,以后我给鸢鸢物色更好的小奶狗小狼狗!你等等,我现在就想想,高手榜上前几名都是糟老头子,没有合适的,剑客榜除了官配男主风宿,也都是糟老头子,不行不行,夜魅阁的杀手倒是有几个长得凑合,但是性格不讨喜……”

南鸢听到官配男主几个字,微微顿了顿。

来的路上,小糖跟她讲了很多气运子这边的主线,不过那个时候媚香药性正是最难捱的时候,她许多没听清。

所以,风宿就是气运子以后会捡到的那个美男子?

白竹跟风宿虽同为夜魅阁杀手,但两人交集并不多。

一是因为两人实力悬殊,二是因为两人并非同一批杀手。

夜魅阁的杀手来源有两种,一为幼时便被老阁主收留的孤儿,经过残酷的训练,最终培养成杀手,白竹和风宿都是被老阁主收养的孤儿。

只不过两人并非同一批出来的杀手,风宿进入夜魅阁的时间早,白竹去的迟。

杀手本就冷漠无情,加之没什么交集,两人交情自然浅。

第二种杀手,是一些挂名的散人。

这些散人自学成才,通过夜魅阁接单,雇主给的雇佣费,夜魅阁会抽取一半。

散人没有竞争阁主之位的资格。

“风宿什么时候被气运子女主捡去?”南鸢问。

小糖道:“好像是三个月之后。”

南鸢嗯了一声。

小糖迟疑地问:“鸢鸢是看上官配男主了?也不是不行,我们在气运子女主捡到男主之前,把他捡走,然后趁着男主失忆的时候,鸢鸢可以把他培养成小奶狗!

哇,这个完全可行啊!

不过,我担心男主恢复记忆之后又变成那副冷冰冰的鬼样子,然后给鸢鸢脸色看。”

南鸢不禁叹了一声。

小糖这孩子……

南鸢回道:“我对男主没兴趣。”

小糖瞬间警惕,“鸢鸢莫非还是想收了这猎户?鸢鸢三思啊,就算鸢鸢不嫌弃他丑,可猎户不是小奶狗小狼狗的好人选,他经过了那样的血仇,性格多疑、冷淡,根本不会讨好鸢鸢。鸢鸢咱们要找个会讨好你会照顾你的,就像上个世界的韩大佬那样,再不济,狗王爷那种的也行……”

南鸢没有再听小糖的嘀咕。

她已经到了猎户的住处。

两间茅草屋,一个是柴房,一个是卧室。

卧室很简陋,屋里只有一张木床,一个桌子,一把长凳。

墙壁上挂着一张狼皮。

叶子暮从木箱里翻出一件干净的衣裳递过去,眼睛没敢落在她身上,“你先换这个,明早我去镇上给你买一件新的。”

说完这话,男人便急匆匆出去了。

出去之前还特意将那简陋的木门给关死了。

南鸢低头看了一眼,心道:确实不雅。

亏这男人之间跟她干架的时候能一点儿不分心。

南鸢换了这套大她几个号的粗布麻衣。

原主这一身皮囊养得不错,毕竟她最喜欢用色诱的方式杀人,所以细腻的肌肤被这粗布麻衣摩擦着有些不舒服。

天色已经很晚,她一路奔波,还没有进食。

南鸢换好衣服出去,听到了砍柴的声音。

叶子暮正在砍柴。

粗木柴立在院里的一块砍柴石上,男人一斧头轻轻挥下去,木柴瞬间就被劈成了两半。

“大晚上的劈什么柴?”

叶子暮闻声回头,回头女人时,微微愣了一下。

他的衣服女人穿上很大,袖口和裤腿都往上挽了好几层,尤其是长裤,空荡荡的灌着风,档口也很低。

那头淋了水的湿法用毛巾擦过后重新挽起,只用簪子挽了一半,剩下的一小缕一小缕地披在后肩,发尾还缀着细小的水珠子。

叶子暮连忙移开了眼,继续劈柴,回了一句,“我兴奋的时候就喜欢劈柴,劈柴能让我平复心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