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03章 因为,你不是别人

第303章 因为,你不是别人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1876  |  更新时间:

第303章 因为,你不是别人

“叶子暮,我这一路奔波,还没吃饭,你去给我弄点儿吃的。”南鸢道。

已经答应为牛为马的叶子暮听到这话,立马丢了斧头,“你等等!我马上去给你弄饭。现在太晚了,已经不能去山里狩猎,米粥你吃吗?我给你做点儿米粥?”

他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去山中打野味儿吃,饱腹后,剩下的野味儿全部拿到镇上去卖,所以今天的野味儿没有剩下的。

他方才只是去树上乘乘凉,没想到会遇到这女人。

南鸢嗯了一声,“我喜欢吃肉,我看到你那屋檐下吊着几块肉。”

“那个是酱肉干,很咸,不能吃太多,我一会儿给你切几片,就着白粥吃。你稍等,我好几日没有用锅了,需要洗一洗锅,我去一趟溪边,很快就回来。对了,你会生火吗?算了你肯定不会……”

南鸢听完他的嘀咕,对他道:“叶子暮,直接将肉剁碎了放到粥里,做成肉糜。”

叶子暮看她一眼,那一眼好像在说:你要求未免也太多了。

南鸢提醒他:“你方才说要为我做牛做马。”

叶子暮:……

于是,他心甘情愿地去做牛做马了。

这女人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灶台建在男人铲出的一块平底上,叶子暮从柴房里搬出锅,先将那锅拿到溪水边清洗了几遍,然后生火熬粥,又取酱肉剁成块。

他刀工不错,咚咚咚的声音大小一样,间隔一样,切出来的肉丁都差不多大小。

眼前的猎户因为女人一句没吃饭,忙碌成了小陀螺。

南鸢一开始还在屋里坐着,后来干脆将屋中的长凳拖了出来。

她岔开腿坐在长凳一头,看男人蹲在灶台边烧火做饭。

这人说话简洁的时候一副冷淡精明的样子,但只要话稍稍一多,身上还是会透出一丝憨憨的劲儿,有那么点儿农夫和猎户的意思了。

“你猜到我身份了?”南鸢看了一会儿,开口问他。

这人瞧着是个心细的。不但心细,还能忍,否则也不能在这深山中一住数年。

叶子暮添柴的手一顿,“我只猜到你是杀手。这些年我一直在打探江湖上的事情,高岳这狗官残害忠良,暗中买他人头的人很多,可惜这些年没人得手。

江湖杀手榜排行第一的风宿很厉害,他若出手,说不定能成事,但我听说,要此人出面很难。”

南鸢淡淡嗯了声,“他收费比较高,所以这次的单子我接了。”

叶子暮扫了一眼她半干发髻上的那一根银簪,目光闪了闪。

南鸢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直接问。”

“前辈可是杀手榜上排行十九的……暗香?”

杀手暗香,惯以一根银簪杀人,据说那银簪上抹有一种奇香,但寻常的时候,这香闻不出味道,唯有混杂着血液才能释放出香味儿,并需要混杂一定的时间。

所以,死于杀手暗香之手的死者在两个时辰之后,银簪割喉的伤口处才会散发出这种奇异的香味儿。

“嗯,是我。”南鸢就这样承认了。

杀手可以用真实面孔真实名字行走江湖,但这种时候很少暴露自己的杀手代号。

南鸢承认得太干脆,这让叶子暮有些意外。

“你们杀手不是不能随意暴露真面目么?”他问。

若非他确定眼前这女人没有取自己性命的打算,他会怀疑女人在说完这话后就杀了他灭口。

南鸢看着他道:“因为你不是别人。”

叶子暮微微一愣,“你……”

南鸢悠然补充了一句,“你是我的牛马。”

叶子暮:……

叶子暮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

这个杀手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叶子暮,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

南鸢颔首,“我叫白竹,比你大三岁,以后你可以叫我一声竹姐。”

叶子暮听到这一句“以后”,神情有些动容。

他从未想过什么以后,因为他是为了复仇而活。

这些年,他已经将父亲留给他的武功秘籍练得炉火纯青,而且他已经想好了,今年就找个合适的机会混入高府,然后当几年下人,伺机接近那老东西,想办法杀了他。

高府高手如云,他就算刺杀成功,也必然无法全身而退,十之八九是当场死在高府。

所以,他觉得自己没什么以后。

“以后,前辈还会来找我?”

南鸢听到他叫自己前辈,并没有勉强他改掉称呼,“你说了要给我当牛做马,我当然还会找你。”

叶子暮:……

叶子暮跟江湖中人打过交道,那些人对别人做牛做马这种事似乎没这么热衷……吧?

“晚辈以后任由前辈差遣,只是子暮武功平平,没什么本事,也不知能帮前辈什么忙。”

南鸢唔了一声,“我每次杀完人来你这儿住几日,你做牛做马伺候我就可以了。”

叶子暮:……

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

“前辈若不嫌弃家中简陋,晚辈当然万分欢迎。”

虽然叶子暮的态度已经变得毕恭毕敬,但是他对眼前这女人自称杀了高岳一事还是半信半疑。

不说那高府里有排名第四的江湖高手,就是高府里的其他守卫也厉害了得。

这高岳老贼大概知道自己的命值钱,这些年花钱雇佣了不少高手保护自己。

南鸢看着他,目光幽深,“你心中有何疑问,都可问我,不必在心里藏着掖着。”

叶子暮目光闪了闪,哦了一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