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05章 死了,狗贼果然死了!

第305章 死了,狗贼果然死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

第305章 死了,狗贼果然死了!

屋里其实并不脏。

叶子暮每天都会打扫屋子,加上山里空气清新,没有什么灰尘,不怎么积灰,两三天打扫一次都没问题。

硬说要有什么,那可能就是屋子里有点儿他的……汗臭味儿?

多数时候,他去山中打猎回来,都会先去溪边清洗过身子才回屋,收拾干净了才会回来歇着,不过有时候太累了,他便一身汗津津地倒在了床上,直接呼呼大睡。

叶子暮凑近床褥闻了闻,眉头微微蹙起。

似乎、真的有一点点儿味道。

木箱里有一套备用的床褥,他赶忙拿出来换了。

一番清扫下来,叶子暮额上出了一层薄汗。

过年大扫除,他都没这么勤快。

这女人要是以后经常来他这儿打秋风,他岂不是每次都要这么忙上忙下?

就算她真的杀了高岳,叶子暮也觉得,这女人还是早点滚蛋比较好。

肉糜做得有些多,南鸢吃了一碗就饱了,锅里还剩下一点儿,叶子暮直接端起锅灌进了嘴里。

吃相颇为爷们,也很粗俗。

他一个人随意惯了,不太在意这些。

叶子暮吃完剩饭,又吭哧吭哧地忙碌起来,去溪边刷锅洗碗,顺便洗了个冷水澡。

这边洗刷刷的时候,南鸢已经去收拾干净的屋里躺着了。

等叶子暮洗刷完回来,盯着那扇已经阖上的简陋木门,幽幽地看了几眼后,识趣离开了。

他去了溪水上游的那棵大树,提气飞了上去。

山上的毒物早已被他清理过,不用担心什么毒虫毒蛇。

丑猎户找了个粗大的枝桠,躺在了上面。

但他睡不着,脑袋垫在胳膊上,一双眼盯着树叶间隙里刚好落于其中的那轮银月,目光有些游离。

晚上乘凉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闯入他领地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杀手,还自称杀了高岳那狗贼。

他打不过对方,又因为她一句话,就迷迷糊糊地伺候起了这位姑奶奶。

此时此刻,那姑奶奶霸占了他的小茅屋和他的木床,而他只能在这树上将就一晚。

事情的走向有些奇怪。

高岳那狗贼真的死了么?

叶子暮有些不敢相信。

他苦练武功多年,将杀掉高岳老贼视为终生目标,可有一天,他还没来得及动手,有人便告诉他,他的仇人死了。

仇人被杀,他当然高兴,但高兴过后,却又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空洞和茫然。

如果高岳真的已死,以后,他要做什么呢?

是重振镖局,还是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猎户算了。

母亲说,只想他平安一世,就这样在深山里孤独地度过这一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猎户一夜没睡。一夜经历的事情太多,他睡不着。

第二日寅时不到,树上的丑猎户便不见了踪影。

叶子暮使上轻功赶夜路,他轻功在江湖上排不上名,但在这个旮旯角小村庄里,却是头一份的。

天亮以前,他抵达了燕国都城的临城城门外。

高岳被杀是昨晚上发生的事情,消息恐怕还没有那么快传播到丰谷村附近的小镇,他只能去远一点儿的地方。

等城门一开,叶子暮熟门熟路地去了一个大茶馆,找了一个角落坐着。

因为时辰还早,一开始人不多,叶子暮喝了两盏茶之后,来茶馆的人才渐渐多了起来。

终于,有人提到了高岳被杀一事。

“最新消息!昨晚上高岳被人杀了!近日都城那边的百姓只出不进,城门守卫正在排查!”

角落里的叶子暮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抖,茶水溢了出来。

他目光微垂,呼吸突然变得有些不稳,兴奋激动到难以自已。

空穴不来风。

死了,这狗贼果真死了!那女人没有骗他!

叶子暮努力平息心中的激荡,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一言激起千层浪。

那人一开话头,其他人纷纷加入了进去。

“什么?高岳死了?真的假的?”

“我呸,什么高大人,是高狗官!这狗官早该死了,死得好啊!不知是哪路英雄豪杰杀了这狗官?”

“据说是一名女刺客杀的,那刺客乔装成舞女混入了高府,然后同那奸臣翻云覆雨的时候用利器抹了高岳的脖子。”

“这……这牺牲未免也太大了。”

“为了杀这老东西,区区贞洁算什么。”

“是啊,这女刺客算是为民除害了,这些年高狗官陷害了多少忠良?还搜刮民脂民膏!”

“你们说不算什么,要是让你娶这女人,你们几个敢娶回来么?”说话的人嬉笑起来。

这话一问,几个夸刺客的不吭声了。

稍许,一人轻咳出声,“不说清白不清白,就冲她武功这么高,也不能娶啊,要是以后惹了她,她一个不高兴把自己夫君也抹了脖子怎么办?”

这时,一个刚入茶馆的公子哥儿也加入了话题,“高岳是被女刺客用银簪抹了脖子,两个时辰之后尸体伤口有异香,那女刺客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杀手暗香。”

“暗香?我知道!杀手排行榜上第十九位,所杀之人中十之八九都是男人,而且最喜欢用色诱的法子杀人。这位女杀手每年能杀七八十个人,拿钱就杀!”

“天啊,居然杀这么多人?”

“方才还夸这女刺客,这会儿听着这女刺客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千人骑万人睡,跟花楼里的姑娘有何分别?”

“这区别可大了,花楼里的姑娘拿钱伺候男人,女杀手暗香则是拿钱取人头,这能一样吗?”

叶子暮听着这些人聚在一起谈论着那个叫暗香的女刺客,越说越难听,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

他捏着茶杯的手指不禁紧了紧。

那女人再怎么不耻,都要比这群只知背后说三道四不学无术的闲人好上数倍!

叶子暮已经打探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没有在茶馆多待,冷着脸离开了,走前狠狠踢了一脚长凳。

他本欲直接返回丰谷村的猎户,可半路忽地想起什么,便换了个方向。

丑猎户去了城里卖衣服的成衣铺子。

他说过,他会给女人买一件新衣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