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06章 若没人娶,他娶

第306章 若没人娶,他娶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9  |  更新时间:

第306章 若没人娶,他娶

成衣铺的老板见他挑了一件袄裙,一脸稀奇地问:“小伙子,你要买这袄裙?”

叶子暮直接问他:“老板,这袄裙怎么卖?”

老板虽然觉得他买不起,却还是认真回了话,“小伙子,你眼光不错,一挑就挑中了这件,这套袄裙布料上乘,做工精细,还是八成新。你如果诚心想买,我给你这个数。”

老板用手指比了个数字。

本以为这穷酸丑小子肯定会被这个数字吓退,毕竟这人一年也就来个一两次,每次买的还都是那种最廉价的粗布麻衣。

可这次,丑小子听到这话只是微顿了一下,然后便十分干脆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给他。

每次来城里,叶子暮都会带上足够的银两,如今仇人已死,他不必再用这些银两四处打探消息,自然大方。

那老板在他走后,看着手里的碎银啧啧称奇,“这男人有了媳妇就是不一样,大方得很……”

叶子暮买了袄裙之后往回走,中途路过了一家胭脂铺。

沉思片刻,他去胭脂铺里买了一盒时下女子最喜欢用的胭脂,女人用的木梳也顺便买了一把。

白天不方便用轻功,为了早点回去,他甚至花掉身上最后的钱,雇了一辆马车。

快到丰谷村的时候,丑猎户才改为步行,抄了一条偏僻小道走。

可是,等丑猎户紧赶慢赶地回到山上,却没有看到那女人的踪影。

整座山都没有。

“走了?”叶子暮喃喃一句,目光落在手中的包袱上。

成衣铺的老板用一块粗布将他买的这套袄裙裹在了里面,裹得不是很密实,缝隙处露出了一片鲜艳的海棠色。

他买的胭脂和木梳也放在了里面。

叶子暮捏着包袱的手不由一紧。

说什么要他做牛做马,结果一声不吭就走了。

忽地,他想起什么,眼里掠过了一丝心虚之色。

先不辞而别的是他,他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去了城里打探消息。

可这件事于他而言实在重要,他必须亲自去确认一下。

听到那么多人说高岳老贼死了,他的心里头才终于有了一丝大仇得报的真实感。

所以,他身上的钱都不要了,全部买了女人用的东西。

他想好好感谢她。

哪怕那女人只是拿钱办事,但她杀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她了了自己一辈子的心愿。

叶子暮将袄裙叠好放入了木箱里,胭脂和木梳也一并收好。

然后,他坐在床上发呆。

他有种感觉,那个女人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杀手本就行踪诡秘,鲜少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

何况,他还看到了那女人的真面目。

说什么要他做牛做马,其实只是那女人骗他的吧?

叶子暮目光游离,视线掠过某个角落的时候,游离的目光陡然聚拢,微微亮了一下。

他起身冲了过去。

角落里扔着一件裙子。

——是女人昨晚换下的那一套纱裙。

纱裙质地不菲,像是最上等的蚕丝织成的,很好看,就是太过轻薄了。

叶子暮有些怔忪。

昨夜,那女人就是穿着这轻薄纱裙色诱高岳狗贼,然后趁机杀了对方?

叶子暮捡起这件被女人随意丢弃的纱裙,抖了抖上面的土灰。

入手的触感丝滑清凉,不禁让他想起了昨夜的事情。

他本在树上乘凉,结果察觉到有人闯入了自己的领地。

然后,他透过繁茂的枝叶间隙,看到了一幅画卷。

涓涓细流从山上的断石上汇聚成一股落下,淋在了一个女人身上,那女人微仰着头,水流顺着她的脖颈往下,本就轻薄的裙子紧贴着肌肤,凹凸有致……

那时候他心中警惕,没有注意其他细节,但没注意,不代表那些画面就没有入眼。

此时再回想,之间那幅模糊的画面仿佛一瞬间就变得清晰了起来。

叶子暮不知不觉中已是面红耳赤。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那块丑陋的胎记,想起了清早在茶馆里听到的那些闲话。

他不介意那女人非清白之身。

倘若有一日她金盆洗手,想要归隐田园相夫教子,但又找不到男人娶她的话,他愿意娶她。

——如果这女人不嫌弃他长得丑。

山上的丑猎户跟以往一样,上山打猎、砍柴,空余时间练练武,有多余的猎物就拿到镇上卖。

日子看上去没有变化,但猎户的状态不一样了。

他失去了这辈子为之奋斗的目标,一下子变得茫然起来。

猎户每天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

离开丰谷村的南鸢回了夜魅阁,领走了自己剩下的佣金。

雇主雇刺客杀人便是如此,先交付五成的定金,刺杀任务失败的话,定金退三成,留两成,毕竟刺客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一旦任务成功,雇主便需要在一个月内结清剩下的佣金。

这笔丰厚的佣金,夜魅阁会抽走三成,剩下的七成则归杀手自己所有。

白竹这些年接了不少单子,已经积累了一笔丰厚的钱财,只是对白竹这样有野心的杀手来讲,挣再多的钱,也不及杀掉一个大人物得到的名声重要。

南鸢回去的时候,燕国大奸臣高岳被杀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江湖。

杀手暗香只因杀掉这一人,杀手排行榜的名次便从十九名一下升到了第十名。

玉琼山,夜魅阁。

归来的女杀手暗香受到了老阁主的单独传唤。

老阁主是个七十多的老者,年轻的时候杀人无数,身上积了不少暗疾,能活到现在还是仗着自己内力深厚。

夜魅阁所有杀手都知道,老阁主活不久了。

在老阁主死之前,他会挑出下一任的阁主人选。

“暗香,本座以为你这次不能活着回来。”老阁主坐在软榻上,神情透着难掩的疲惫,声音十分苍老。

南鸢搜索了一下白竹的记忆,朝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暗香心愿未了,拼死也要活着。”

老阁主叹道:“以前觉得,你这丫头空有野心没有本事,但这一次,你不但杀了高岳,还全身而退,倒叫本座刮目相看。”

南鸢立在一侧,没有说话。

眼前这老者可不是什么好人,白竹和风宿等杀手都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一个比一个冷血冷心。

老阁主浑浊的老眼微微眯起,做出了自己的承诺,“昨日夜魅阁又来了一位阔绰的雇主,雇主想取卫国孔雷孔大将军的命,孔雷此人不近女色,若你能杀了他全身而退,等你回来,本座便将你提为天字杀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