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07章 叶牛马,你主人饿了

第307章 叶牛马,你主人饿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1  |  更新时间:

第307章 叶牛马,你主人饿了

孔雷,十战九胜,是卫国的常胜将军,很得卫王重用。

毕竟,这是一个九国混战的时代,有将帅大才之人,势必受上位者重用。更何况,如今卫国跟郑国正在交战。

然而此人性格残暴嗜杀,尤其喜欢虐杀手下所谓的逃兵,不是个好东西。

快速搜索一圈记忆过后,南鸢应了一声好。

老阁主有些意外,“暗香,听到本座给你的承诺,你似乎一点儿也不惊喜?”

南鸢淡淡道:“杀手,当喜怒不形于色。”

阁主心下满意,“你这一趟出去果然成长了不少。”

卫国和郑国边境常有摩擦,卫国孔雷大将军前几日刚刚打了一场小胜仗。

卫国驻扎军营,孔雷大将军的帐篷里,此时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

卫人眼里的这位常胜将军正在帐篷里凌虐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兵。

那小兵被脱光了上衣跪在地上,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一边用鞭子狠狠地鞭笞少年,一边快活大笑,兴奋得有些扭曲。

“啊!将军饶命,小的真的没有当逃兵,啊!将军饶命,啊!”少年一边惨叫,一边求饶。

孔雷粗声粗气地道:“本将亲眼看到了,还能有假?你这个懦夫!”

“将军,小的那是因为胳膊中了一刀,手臂挥不动刀杀不了敌人,所以才躺在地上装死!求将军饶过小的这次吧,小的再也不敢了……”

然而,不管小兵如何求饶,这位孔大将军挥鞭的手都没有停,表情病态而扭曲。

小兵跪着的姿势不知何时变成了趴着,口中求饶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渐渐没了气息。

不过须臾,这活生生的一条命就折在了孔雷手里。

“没用的废物!”孔雷一脚将人踹到一边,“来人,将这废物拖下去!敢给本将当逃兵,这就是下场!”

帐篷外站岗的小兵表情麻木,早已见怪不怪。

两人正欲进去收尸,却在这时,一道黑影掠过。

两人被点了穴道,定在原地。

营帐里的孔雷又吼了两声,“人呢?还不死进来收尸!”

这次话音刚落,一个黑影便走了进来,只是此人并非守在帐篷外的士兵,而是一个穿着夜行衣的清秀男子。

孔雷在一瞬间的警惕之后,双眼发亮地盯着来人。

他就喜欢鞭挞这种清秀瘦弱的少年,这能让他获得一种诡异的刺激感。

“你是何人?敢闯本将的帐篷?”孙雷手上的鞭子还在滴血,他盯着眼前这瘦弱男子,手上的鞭子蠢蠢欲动。

清秀男子一双沉静无波的眼盯着他,压低的声音雌雄难辨,“孔雷,在十年前的一场战事中伤了命根,自此不能人道,之后便以凌虐弱小清瘦男子为乐。这些年,被你凌虐至死的人不知几何,你这样的人实在不该活在世上。”

话音刚落,眼前的清秀男子倏然一动,一抹黑影冲上前。

在孔雷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男子右臂一挥,藏于袖中的银簪瞬间划破了他的喉咙。

这健硕无比身高近两米的壮汉捂住了自己的脖颈,只来得及发出咔咔两声,便咚地一声倒地,咽了气。

“啊啊啊,鸢鸢,这个孔雷简直就是个变态,太可怕了啊啊啊!”小糖放出精神力瞅了一眼,这一瞅顿时不好了。

地上的小兵死得好惨,整张后背血肉模糊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戴了人皮面具乔装打扮过的南鸢。

此处虽为卫国军营,处处有巡逻士兵,但这些士兵耳不聪目不明,完全不能与高岳收集的那些武林高手相提并论。

这偌大一个卫国军营,说来还没有高府的守卫森严。

所谓的卫国常胜将军孔雷,也不过空有一身蛮劲儿,比速度,他不及南鸢。

何况南鸢乔装成了清瘦少年,能让此人下意识地生出轻蔑之心。

想杀此人,并不难。

南鸢看着那躺在地上已经咽了气的壮汉,目光移到他喉间的那一道血痕上,眸子微阖,鼻尖轻轻翕了翕。

“鸢鸢?”小糖叫她一声,提醒道:“咱们得尽快逃离案发现场,不然被发现就麻烦了。”

军营里这么多士兵可不是闹着玩的,鸢鸢轻功再好,如果这些人万箭齐发,还是很难避开的。

南鸢淡淡嗯了一声,“走吧。”

·

卫国赫赫有名的常胜将军孔雷死了,死于刺客暗香之手。

杀手暗香再一次名震杀手界。

原本只是个二流杀手,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便接连杀了两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这一杀,暗香直接从杀手榜第十名上升到了第六名!

暗香以前杀人多使美人计,刺杀手段单一,刺杀目标也很有局限,所以哪怕她刺杀的成功率不低,也没能跻身一流杀手行列。

然而这一次,暗香的目标孔雷大将军不好美色,且身处卫国军营,想要近身都困难。

可这暗香却能入卫国军营如入无人之境,取其性命后全身而退,其刺杀能力可见一斑!

如今,刺客杀手榜前五名中,除了一位江湖散人,剩下四个正好是夜魅阁的四位天字杀手。

这说明,暗香的刺杀能力已经可以媲美四位天字杀手。

果然,没多久,杀手暗香便被夜魅阁老阁主提升为了天字杀手,成了夜魅阁的第五位天字杀手。

叶子暮去镇上卖自己猎来的野味儿,听到这消息时,震惊了许久。

那个女人……她竟只身闯入卫国军营,杀了卫国那位勇猛不已的孔大将军?

她竟如此厉害?

叶子暮去了好几家客栈和茶馆,试图打探更多关于那女人的消息。

一开始,他也不知自己为何这么关注那女杀手。

后来,他就明白了。

这女人杀了他一辈子都可能杀不掉的大仇人,在女人杀了高岳狗贼的那一刻起,他跟这个女人就已经有了斩不断的联系。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忘掉这个女人了。

跑了几个他常去打探消息的地方后,关于杀手暗香的事迹,叶子暮已经能够倒背如流。

这女人果真是个不怕死的,有十数万卫军的军营都敢去。

叶子暮回去的一路上都在想那女人的事儿。

忽地,他察觉到什么,神色陡然一沉。

猎户取下了藏在腰间的利刃,轻手轻脚地靠近小茅屋。

不等他更靠近,那茅屋木门从里面打开,一个猎户从未见过的清秀村姑走了出来。

女人面无表情地看他,张口竟是猎户熟悉的声音和语调,“叶牛马,你主人饿了,想吃上次的肉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