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08章 怎的,想杀我?

第308章 怎的,想杀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19  |  更新时间:

第308章 怎的,想杀我?

白竹那张脸太过娇艳,不适合出现在这种穷乡僻野之地,所以南鸢戴了人皮面具。

不过,白竹做的这张人皮面具已经用过几次,时间也久了,要不了几日就会变质,南鸢需要重新做几张。

做这玩意儿比较麻烦,所以她想到了山上的猎户。

前一刻还一脸警惕的猎户在听到村姑的声音后定住了

他愣愣地盯着门口的女人看了许久。

“前……前辈?”

南鸢嗯了声,目光从他手中的利刃上扫过,“怎的,想杀我?”

叶子暮陡然回神,立马将手上的小刀入了鞘,插回腰间,呐呐道:“前辈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杀前辈。我只是以为有歹人闯入了我的地盘,所以……我这就去给前辈做饭!”

叶子暮熬粥的时候,频频偷看南鸢这张假脸。

南鸢被他又盯了一次后,半敛的眸子唰一下抬起。

男人躲避不及,偷窥的目光被女人逮了个正着。

“你总看我,莫非我这张假脸比真脸还要好看?”

叶子暮目光闪了闪,嘀咕道:“我就是觉得,前辈现在这张脸才像真的脸,上次那张脸……太美了。”

美得像是画出来的。反倒是现在的这张清秀村姑脸,更像个活人。

也不知,这张足能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是怎么做出来的。

江湖中人很多都懂易容之术,而易容里最高级的便是人皮面具,会做这东西的人极少。

南鸢听到他的嘀咕,对于他另类的赞美,未置一词。

“前辈,上次你为何不辞而别?”叶子暮犹豫片刻后问。

南鸢反问:“你一个做牛马的人,我去哪儿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叶子暮喉中一噎,有些生气。

动不动就把牛啊马的挂在嘴边,什么女人啊这是。

女人语气轻淡地又补了一句,“倒是你,不知会一声就下山,眼里可有我这个主人?”

叶子暮添柴火的动作一顿,眼珠子飞速一转,立马解释道:“我是去城里给前辈购置东西了,城镇离得远,我得早点儿早,那时前辈睡得正沉,我就没打搅前辈。”

话毕,他立马进小茅屋,将屋里的桌子搬了出来,放到女人面前。

反正一会儿女人吃饭也要搬出来。

搬完桌子,他又返回去,取了自己上次买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摆桌上:一套八成新的袄裙、一盒胭脂,还有一把做工不错的木梳。

“看,这都是上次我去城里给你买的。你不辞而别后,这些东西全压了箱底。”

说这话时,猎户的脸上适时地配上了被冤枉被误会的委屈小表情。

南鸢的目光从这三样东西上扫过,略略挑眉。

“你落在我这儿的那件纱裙,我也洗干净给你收着了。”猎户又道。

南鸢闻言,非但不感动,反而觉得他傻,“那是我杀高岳时穿的舞裙,若被发现,会招来杀身之祸,你留着它做什么?”

她走前本是要用火焚毁的,结果没有找到火折子。

这小子居然偷偷收起来了。

叶子暮当然知道她说的这些,但舍不得扔,他支支吾吾地解释自己留着这东西的缘由,“等这风波过去,可以拿去当铺当了,就这样烧了有些可惜。”

南鸢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了片刻,忽地道:“你若觉得可惜便留着,只是这纱裙我并不喜欢,因为它被高岳那奸臣碰过。”

叶子暮听到这话,目光瞬间阴沉下来。

他取来那叠好的纱裙,一把扔进了火堆里。

一想到眼前这个女人为了刺杀那狗贼,而且很可能已经被那狗贼玷污,叶子暮的心里就有些犯恶心。

不是恶心女人,而是恶心那个碰了她的狗东西!

南鸢等他烧完那东西,说起正事儿,“你买的这三样东西我收下了,作为回报,我今日教你制作人皮面具。”

叶子暮闻言,瞬间转移了注意力,意外又欣喜,“前辈,此话当真?”

南鸢颔首,“当真。”

小糖突然嘿嘿笑出声,“鸢鸢你好坏啊,你本来就是来找他当苦力的。”

南鸢神色淡然,“人皮面具是一门高端手艺,我若教他,受益的是他。”

夜魅阁其实只是主阁的名字,它还有六大分阁。这六大分阁中,藏兵阁、百药阁、隐匿阁最受欢迎。

藏兵阁提供各种兵器,百药阁提供各种药物,譬如各种毒药、迷药,甚至还有媚药。

而隐匿阁则为杀手们提供一切用于乔装易容的装备,譬如夜行衣、胡须假发,以及人皮面具。

不管是兵器、药粉还是乔装易容用的装备,都需要夜魅阁的杀手自己掏钱买。

而这些东西中,隐匿阁的人皮面具最为昂贵,尤其是指定人物的人皮面具。

隐匿阁那位做人皮面具手艺极好的老者,人称薛老。从他那儿购买一张特制人皮面具,几乎能用掉一个杀手某笔大单子的全部佣金。

白竹早前的时候接单多,从薛老这里买的人皮面具也多,杀人的佣金几乎全花费在这上面。

后来白竹杀了一个擅长易容的江湖采花大盗,从那采花大盗口里知道了人皮面具的做法。

在那之后,她便自己制作人皮面具,做得多了,手艺越来越好。

叶子暮知道自己即将学到这门手艺之后,当牛马都当得更心甘情愿了。

除了熬粥,他还去山里采摘了新鲜蘑菇和野蔬,炒了两碟小菜。

南鸢边吃边给他讲这人皮面具的做法。

“……这人皮面具最好做的办法,便是剥了别人的脸皮,刮掉上面多余的油脂,刮得薄薄一层。而且,最好在人没有死透的时候将脸皮剥下。”

人皮面具,顾名思义便是人皮做的面具。

叶子暮早有心理准备,但他以为只是人死后剥下皮,而且是剥其他身体部位的皮,没想到竟要趁人没有死透的时候剥?这未免太残暴了。

眼前这女人竟能一边吃饭一边给他讲这个,吃的还这么香?

南鸢吞活人都不知吞了多少,岂会怕这个,况且只是口头说一说而已。

“江湖上很多邪教用的便是这第一种简易法子,这样做出来的人脸也是最逼真的,毕竟这原本就是一张脸。

第二种讨巧的法子,是从人身上其他地方割下一块皮,活人最好,刚死不久的也行。挑不长寒毛的地方,比如腹部或者臀部,割下这里的皮之后用药水溶解,再贴在活人脸上,将那活人的脸轮廓给拓印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