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11章 前辈,你还是常来吧

第311章 前辈,你还是常来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6  |  更新时间:

第311章 前辈,你还是常来吧

虽然这一日,丑猎户被懒婆娘折腾得够呛,但丑猎户还是很兴奋。

因为,他即将见证一张人皮面具的诞生,这张人皮面具还是他亲手做的!

为了加速面具模子里混合胶的凝固,叶子暮甚至端着这东西去了山上的洞穴。

洞穴里面气温低,混合胶凝固得很快。

等到混合胶一冷却,叶子暮便迫不及待地去撕那一层皮。

面具模子上提前涂抹了药水,轻轻一剥就剥下来了。

涂抹药水的那一面十分光滑,真如人皮一般细腻!

叶子暮兴奋极了,立马拿着新鲜出炉的人皮面具找那女人。

“前辈你看,成了!”

“品相一般。”南鸢点评了一句。

大概是第一次熬制,杂质比较多,做出来的这张人皮面具呈现浅黄棕色,跟女人白皙的肌肤差了十万八千里。

叶子暮将人皮面具往自己脸上比了比,发现自己根本戴不上,眼间距小了很多,鼻子和嘴唇的位置也对不上。

南鸢等看够了他的傻缺样儿,才解释道:“这面具模子是根据我的五官位置雕刻的,你若想做自己的人皮面具,需根据自己的五官位置重新雕刻一个面具模子。当然,你若不嫌这胶烫人,可以直接往自己脸上抹,法子一样,只是这样涂抹出来的人皮面具不太平整,能轻易识别出来。”

“原来是这样……”

叶子暮将比划半天的人皮面具取下来,丝毫不觉得尴尬,他一脸期待地盯着南鸢,将自己的意图大咧咧摆了出来,“前辈,我想看看我做的人皮面具戴在脸上是什么效果。”

他戴不上这张人皮面具,便只能眼前这女人戴了。

南鸢没吭声。

“前辈,你就戴一下吧。”

丑猎户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撒了娇。

若是别人,大概会一巴掌将他扇开,然而南鸢却在觑他一眼后,取了药水开始涂抹发际线和下颌处的肌肤。

手指在边缘揉搓几下,揉搓出一个边儿,然后缓而慢地剥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那张绝艳的脸蛋。

叶子暮盯着她这张脸,心里竟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张脸太美了,还不如长成人皮面具这样。

南鸢洗脸净脸之后,戴上了猎户做的这张人皮面具。

等她一点点抚平,让人皮面具完全跟自己的脸贴合在一起。

眼前的猎户看着她的新面孔,面部表情在片刻的怔愣后竟忽地扭曲了一下,然后,他的腮帮子越来越鼓。

最后实在没忍住,腮帮子里憋着的那口气噗嗤一声泄了出来。

他猛地捂住嘴,堵回了自己的笑声,只是肩膀使劲儿抖,身体都开始抽搐了。

小糖突然鬼叫一声,“天杀的猎户!自己长得丑,就把我鸢鸢大美人儿也变成了一个丑八怪!鸢鸢,这张脸好丑啊啊啊!”

颧骨高得过分,脸颊涂得很厚,眼皮格外臃肿,贴上之后愣是将南鸢的美人鹅蛋脸变成了方形脸,还是腮部有些下垂的方形脸。

再加上这张人皮面具颜色发黄……

猎户在南鸢一路口头指导下做出来的这张人皮面具,将大美人变成了一个饱经岁月摧残的中年农妇!

又老又丑。

南鸢虽然看不见自己此时的样子,但听小糖的形容,再看那个喜欢藏小心思的男人笑得差点儿抽过去,大致也能猜到她有多丑了。

“叶子暮。”她喊了一声,面无表情。

只是叫了一声名字,还没怎么着,叶子暮便瞬间警惕后退几步,捂脸的手松开之后,露出一张因为憋笑红彤彤的脸,那块丑陋的黑色胎记都仿佛镶了一层红粉的边儿。

男人实在忍不住了,突然捂着肚子笑,好不容易笑够了停下来,再看一眼南鸢那脸,顿时就又跟点了笑穴一样,“噗!噗哈哈……我的天唉,怎么这么丑……”

南鸢怕他笑抽过去,把脸上这张丑兮兮的人皮面具剥了下来。

叶子暮总算恢复了严肃沉稳的模样,清了清嗓门道:“第一次手生,让前辈见笑了。”

南鸢没理他,将面具模子洗干净之后,自己动手涂刷起来,一连做了好几张人皮面具。

剩下的混合胶全都用完了,一点儿没浪费。

五张新制的人皮面具,加上叶子暮那张,一共六张,全部用酒水浸湿之后,放入了一个匣子里。

“做好的这些人皮面具先存放在你这里,日后我若要用,便来找你取,记得隔三差五用酒水浸润,不要让人皮面具变干了。”

叶子暮听到这话,神色微微一变。

方才他的面部表情虽然恢复了沉稳,眼里却还漾着细碎的笑,此时,那残存的一点儿碎笑也散开了。

“前辈,你又要走?”他问。

这才待了一天,便又要走了?

小糖:“当然要走啦,鸢鸢本就为了做人皮面具才来的,你看你长得这么丑,除了干活不错,又不能暖床。

鸢鸢,我跟你说,我找到好多合适的小奶狗小狼狗啦,鸢鸢这一世是更喜欢小狼狗,还是小奶狗呢?夜魅阁就有一个小狼狗,是新一批杀手里面的,还没有变得冷血冷清;剑客榜上也有一个,排名虽然比较靠后,但挺年轻的,长得也不错;小奶狗的话,蝶药谷有一个,正道那什么派的长老小儿子也算一个,还有……”

南鸢听到小糖的糖言糖语,直接忽略。

“我挺忙的。”南鸢对眼前的男人解释道。

叶子暮神色莫名,“忙着杀人么?”

“我是杀手,杀手就该杀人,正如你是猎户,你就会去山里捕猎一样。”南鸢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女人的目光仿佛带着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眼前的猎户沉默了下来。

他没有被抚慰到,他只是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啊,杀手不杀人的话,干什么?

眼前的女人不是猎户,不可能喜欢他这样的生活,她早就习惯了杀戮。

他只是觉得,山上多一个人挺好的,尤其这女人话不多,跟他一样喜静。

“我很快会来找你,想我的话,就多做几张人皮面具。”女人承诺道。

叶子暮撇了下嘴,露在外面的耳尖却有些红,“我怎么可能想你?”

南鸢看着他,淡淡颔首,“既然如此,我以后便不常来了。”

叶子暮的嘴唇瞬间抿得死紧,沉默了片刻,他终究还是改了口,“前辈,你还是常来吧。都给你当牛做马了,你不多用用,不觉得亏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