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12章 这么想,我奴役你?

第312章 这么想,我奴役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

第312章 这么想,我奴役你?

南鸢那张贴了人皮面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眼里绝对掠过了一丝什么情绪。

对于这种别扭的人,她好像越来越知道怎么对付了。

这不,随便拿话激一激,就妥协了。

“这么想我奴役你?”

叶子暮动了动嘴,一句话还没出口,便又听到一句:“知道了,我会经常来使唤你。”

猎户的那张丑脸瞬间扭曲了一下。

其实方才说完那话他就后悔了。

他说的那都是什么?

贱不贱啊,哪有上赶着给人当牛做马的!

叶子暮立马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太无聊了。前辈来的话,我有事可做,便不会觉得无聊了。”

南鸢颔首,转身欲走。

叶子暮心里一急,“前辈,你先等等,我……”

眼前的女人就要离开了,这一离开或许又是两个月见不着,也或者更久。

叶子暮明明是个话不多的人,此刻却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跟她说。

“我、我能问前辈一个问题吗?”

南鸢:“不能。”

叶子暮:……

“我就是想问你,卫国孔雷大将军的那次刺杀,前辈是怎么做到的?

我听过此人的名号,他是卫国十战九胜的威武大将军,卫国跟郑国兵力相当,但因卫国有这位常胜将军,郑国常打败仗。这么厉害一个人物,还是在军营里,前辈居然只身闯入军营把人杀了?“

南鸢:“论行兵打仗,此人的确厉害,但若论个人作战,这位将军不是刺客的对手。至于卫国军营,你觉得我连守卫森严更甚王宫的高府都能轻易进出,还怕区区一个卫国军营?”

叶子暮哦了声,有些迟疑地问:“前辈,你们夜魅阁杀人,是什么人都杀吗?”

南鸢看向他那双不知道藏了多少小情绪小算盘的眼睛,难得解释起来,“孔雷并非好人,莫要为他在外的名气所骗,他于卫国而言,或许是个好将军,但此人私底下做了不少龌龊事……”

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

夜魅阁可不光干杀人的勾当,他们也会收集情报,有专门的情报阁。

所以外人不知道的这些龌龊事,夜魅阁知道。

猎户听完这些辛秘,顿时就唾骂出声,“居然是这样一个畜生!”

骂完人,他目光闪了两下,追问道:“那如果对方是好人呢,前辈可还会杀那人?”

南鸢瞥他一眼,“夜魅阁一直有个不成文规定,不杀大善人和清廉之人,夜魅阁所杀之人皆为正邪难辨之人,是以夜魅阁在江湖人眼里也是亦正亦邪。”

这世上,公认的大善人和清廉之人并不多,所以夜魅阁可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只要钱到位,夜魅阁就能帮你摘掉那人的人头。

叶子暮哦了一声,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南鸢及时打断他,“小弟弟,你话太多了。”

她不过是多说了一句,这人便没完没了了。

“前辈,以后别叫我小弟弟了,我都十八了。在燕国,我这年纪的男子,孩子都能上房揭瓦了。”

之前南鸢也唤过猎户几次小弟弟,那时候猎户并没任何意见,可这次,猎户很显然很介意这个称呼。

南鸢发出一声轻嗤,“你叫我前辈,我没叫你孙子就不错了,你还嫌弃?”

叶子暮:……

生气。

“那我日后不叫你前辈了,叫白竹姑娘。”

“叫竹姐。”

“我不,我叫你竹姐,你岂不是更要叫我弟弟?”

南鸢懒得再争辩这种幼稚的问题,这次她没再听小弟弟的唠叨废话,转身,提气飞走。

叶子暮下意识地往前追了两步,驻足看那背影。

女人走的时候穿了他买的那件袄裙,飞入丛林里的时候,就像一抹红开在了一片葱郁之中。

等到那一抹艳色彻底不见踪影之后,猎户才收回了目光。

他心里的那个念头又钻了出来,而且,这一次更明晰了。

等白竹姑娘以后金盆洗手不干了,他就娶她吧。

不娶也不行啊,毕竟大家都知道他有媳妇了。

以后再想娶就得承认自己是鳏夫。

他长得丑,若再变成鳏夫,就更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了。

从这天起,猎户打猎打得更勤快了,攒钱也攒得更积极,做什么都特有干劲儿,跟前些日子浑浑噩噩动不动就发呆的时候判若两人。

·

夜魅阁。

南鸢熟门熟路地去了分阁之中的蒙尘阁。

夜魅阁是江湖上名气最大的杀手组织,因为名气大,很多雇主都会来这里雇杀手杀人。

但是有时候单子太多,蒙尘阁的分阁主就会将这些积压的单子挂出来,由杀手们自己选择任务。

能被积压在此处的单子要么是雇主给出的佣金太低,要么是目标人物不值一提。

蒙尘,蒙尘,时间一长,可不就堆积得蒙了尘。

来蒙尘阁接单的,基本是夜魅阁刚刚出道经验不足的新杀手。

像夜魅阁的天字杀手,一单千金,所杀目标也都是江湖或朝堂之中的大人物,根本不会踏足这个地方。

所以,当新晋天字杀手暗香踏足这里的时候,几个正在挑选任务的杀手都十分吃惊。

“暗香姐姐,你怎么来这儿了?”一个年轻的杀手好奇地问。

南鸢扫了一眼这人,十六七的年龄,相比猎户,身材更为消瘦单薄,一米七五的样子,长相颇为俊秀。

小糖突然激动,“鸢鸢,就是这个!杀手黑风,我跟你说的小狼狗人选!虽然杀起人来不眨眼,但私下里并不像其他杀手那样冷漠无情,你看啊看啊,是不是特别好看?”

南鸢对黑风没什么印象。

白竹心里只有名利和阁主之位,对夜魅阁的所有人都不怎么上心,没有印象也正常。

“不过是杀瘾犯了,想杀人罢了。”南鸢回了黑风一句。

这清丽脱俗的理由让黑风以及在场其他杀手都沉默了。

杀手虽杀人,但并不是嗜杀的杀人狂魔,除了每个月必须完成的基本任务,再杀人的话便是为了名气和钱财,没有人会为了杀而杀。

若是为了杀而杀,那跟江湖上的邪教有何分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