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15章 气运子,是穿越女

第315章 气运子,是穿越女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

第315章 气运子,是穿越女

有了目标的小糖一头扎进了《三千世界手札》里,又开始翻翻翻。

说是三千世界手札,其实小糖它爹就只记录了三千世界中很小的一部分,毕竟三千世界太太太大了。

一小世界以一千为集,形成一个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集成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再集成大千世界,此大千世界因由小、中、大三种千世界所集成,故称三千大千世界,简称三千世界。

所以,此三千非彼三千,三千世界并非只有三千个世界。

整个虚空兽族,还没有一只虚空兽能够穿梭完所有世界的。

数亿的小世界,穿到老也穿不完,真穿完了估计得疯。

小糖以前已经浏览过一遍手札了,现在就是重新翻翻,再回忆一遍。

南鸢没有打搅认真工作的小糖,问了它猎户的大致方位后,从自己做的那第一批人皮面具里取了一张戴上,去深山里找猎户了。

她直接用上了轻功。

练武者耳聪目明,还没靠近,南鸢就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大哥哥,谢谢你啊,刚才要不是你,我估计就被那条毒蛇咬了,后果不堪设想。”少女的声音很清脆,充满了活力和朝气。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猎户十分生冷的语气,如同第一次见到南鸢时那般不近人情,“你孤身一人来这深山老林里,也不怕遇到豺狼虎豹?你不想活了?”

少女像是没发现他的冷淡,嘿嘿笑了两声,“我就是听说大哥哥你经常来这座山里打猎,料想这山里若真有什么豺狼虎豹的话,也早被大哥哥给收拾了。”

说着,她轻叹一声,“大哥哥,其实我也是没有法子才想来这深山里找吃的。

我爹娘早逝,家中只有我和幼弟相依为命,弟弟已经到了去私塾读书的年纪,可家中贫苦,我没有银子供他读书。家中本有良田的,只是我爹娘去世后,族中长辈将我家中田地交给了二叔二婶家,让其代为耕种,谁料我二叔二婶两面三刀,背地里把那田地霸占了去,只给我姐弟俩一口饭吃让我们饿不死,对外却表现得十分厚待我姐弟二人;我三姑倒是经常来看我和弟弟,只是三姑嫁去了隔壁村,很久才来一次;还有隔壁家的王嫂子也是个好心人,可怜我姐弟,会时常送一些吃的……”

女子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家长里短,什么七大姑八大姨,自己又是如何带着幼弟夹缝求生。

猎户的家庭构成极其简单,孤家寡人一个,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个七大姑八大姨亲戚关系,听得头都大了。

不过,他觉得眼前这小姑娘挺不容易的。

“那陷阱是你布下的?”猎户问。

“是的呢大哥哥,是我前几日来山里偷偷布下的,没想到真能捕捉到猎物。”少女的声音带着几分惊喜,轻快而俏皮。

猎户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想法的,居然知道挖陷阱,选的那陷阱位置也极好。

他平时打猎,靠的都是武功,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猎户,他说不定还比不上这小姑娘。

不过,陷阱还是挖得浅了一些,那只掉进去的野兔方才差点儿逃走。

猎户帮小村姑打晕了兔子,并将那野兔的爪子绑了起来。

“大哥哥,日后我能经常来山中找你吗?”小村姑问。

猎户正要拒绝,却在察觉到什么之后,猛地调头。

看到那一抹艳色时,猎户的双眼倏然一亮,耳边那清脆动听的女孩嗓音仿佛在一瞬间变成了多余的杂音。

女人这次戴了新的人皮面具,却仍是一张清清秀秀的脸。

她穿着上次离开时穿走的桃粉袄海棠裙。

这是他买给女人的,她似乎很喜欢。

“你可算来了!”猎户飞奔到女人面前,在一瞬间浓郁的欣喜之后,他板起了脸,抱怨道:“你又食言了,说好很快就来看我,可是,这都过去一个月了。”

南鸢没急着同他说话,她看向那小跑着追上来的少女。

“大哥哥,这位大姐姐是?”小村姑臂弯上挎着个菜篮子,大概因为那菜篮子沉,又拎着跑了一路,所以说话微喘。

不等猎户开口,南鸢便解释道:“我是他媳妇。”

猎户愣住,好一会儿都没反应。

小村姑顿时惊呼出声:“原来大姐姐你就是大哥哥的妻子呀!我在村里听那些村民说了,说山上的猎户大哥哥娶了媳妇,那媳妇长得可好看了。”

说着,她似是认真打量起了南鸢,打量过后便弯着眼笑了,“今日一看,果真是好看。”

眼前的小村姑十五六的年龄,人很瘦小,皮肤有些黑,但一双眼狡黠灵动,加上嘴甜情商高,很容易就能得到别人的好感。

南鸢看着她,若有所思起来,

小村姑夸了这么多也没有得到回应,有些小尴尬。

都说猎户性格古怪,她怎么觉得猎户家的这位娘子才是古怪,正常人这个时候不应该回应她一两句吗?

小村姑再接再厉地继续搭讪,“嫂子,我叫温绣,就住在丰谷村的村尾,离这儿不远。刚才我差点儿被一条毒蛇咬到,是大哥哥救了我,大哥哥还……”

南鸢盯着眼前叨叨不停的干瘦小丫头,突然问小糖,“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又是穿越女?”

空间里的小糖正撅着小臀儿翻手札呢,听到这话,整个球身猛地弹跳而起,“鸢鸢你你你你怎么么猜到的?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啊啊啊!”

南鸢平静地掷出俩字,“猜的。”

“鸢鸢你也太腻害了吧,猜到男主是某国流落在外的皇子就算了,只见气运子一面就猜到气运子女主是穿越过来的!”

连这个都能猜到,小糖觉得,它藏藏掖掖的剧情好像没剩下多少惊喜了。

南鸢:“不难猜,她说话的语气、看人的眼神、还有她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出的胆量,都不像一个土生土长的十六岁乡野村姑。”

小糖闻言,更加崇拜南鸢了。

鸢鸢明明也是兽兽啊,怎么比它聪明这么多?

它要不是提前知道剧情,肯定看不出气运子女主是穿越来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