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17章 再食言,你就是白猪

第317章 再食言,你就是白猪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68  |  更新时间:

第317章 再食言,你就是白猪

以前的小茅草屋当然是简陋得什么都没有,但猎户这不是有媳妇了么,自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上次他炒的那两盘野蔬,只放了盐,虽然女人什么都没说,但他看得出来,味道并不好,她有些嫌弃。

所以做饭用的那一套东西,上上次赶集的时候,猎户便去镇子上购置齐全了。

柴米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一样不少。

猎户甚至还买了一个大水缸,如此一来,日后想用水的话就不用专门去溪边取水了。

若非时间仓促,猎户甚至想把整个茅草屋都翻新一遍。

一个人住的话,茅草屋够用,可若两个人,这屋子便有些挤了。

不过,茅草屋不是很结实,逢大雨的时候屋顶时常会漏水。

如果可以,他想将茅草屋推倒,重新搭建一个大的木屋或者竹屋。

附近的山头里没有竹子,要往前再走两座山头,那边有一小片竹林,足够他搭建一间竹屋。

猎户一不留神就想远了。

这时,他又听到女人问:“叶子暮,花椒、八角、香叶这些可有?”

叶子暮顿时一愣,“还得准备这些?香叶又是什么?”

他觉得他准备的那些已经很齐全了,又不是做什么山珍海味。

“那我现在去镇上买?”

“等你买回来,天都黑了。”

“我偷偷走小路,施展轻功过去,应该来得及。”

“这次算了,下次你再买。”

叶子暮将处理好的兔肉切成了块儿。

然后,他动作熟练地生火架锅,按照女人的吩咐开始做红烧兔肉。

没错,虽然会的是南鸢,但这次她还是口述,动手的活儿依旧交给了猎户。

先煮一锅水,水沸后把切好的兔肉倒进去煮,两刻钟后捞出备用。

家里没有菜籽油和豆油,但有叶子暮提前炼好的一大碗猪油。

等锅烧热了,用铲子从碗里挖一铲子猪肉放到锅里,然后舀两大勺粗制白砂糖进去,小火慢慢熬糖汁儿。

“白竹,你快看,出泡了!是不是这个时候倒兔肉?”

“再等等,糖汁儿还没出来。”

叶子暮飞快地搅动铲子,不一会儿便搅出了颜色漂亮的糖汁儿。

一大盆兔肉下锅,翻炒均匀,兔肉便被染上了糖汁儿鲜艳的色泽。

随后,加水,放姜蒜等作料,大火煮沸之后转小火,然后盖上锅盖。

半个时辰之后,红烧兔肉开始收汁儿,那汁儿浓密粘稠,色泽红而艳,漂亮极了。

整座山都飘荡着红烧兔肉的香味儿。

咕噜一声,空间里的小糖咽了下口水。

兔兔看着这么可爱,吃起来肯定也更好吃。

可是,它不能出来,吃不到……

小糖哇地一声哭了。

它已经好久好久木有吃肉肉了,辟谷丹一点儿都不好吃!

“白竹,我觉得我以后能去当个大厨,我这厨艺也太好了!”叶子暮叉腰,样子嘚瑟极了。

南鸢看着他那跟个孩子一样笑开的模样,目光也柔和了几分。

平时装得再深沉,小心思再多,本质上还是个孩子。

忽地,南鸢不知想到什么,脸微微僵了一下。

跟她一比,可不就是个孩子么。

果然年纪大了,看谁都觉得像孩子。

不过,谁说年纪大,就不能当宝宝了?

上个世界的韩骆擎便一直把她当成个宝宝宠,除了喊小祖宗,便是喊宝宝,这称呼就那么喊了一辈子。

其实,她若是与其他上古神兽、上古妖兽相比,她的年龄根本算不得大,说一句小姑娘也使得。

南鸢想到这儿,不禁失笑。

她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自己老不老的问题了?

她是与天同寿的上古凶兽,只要法力不衰退,容貌便能一直维持在鼎盛时期。

她又何必在意这种问题。

至于这些借用的皮囊,因为身体被她锻炼得很好,即便是自然衰老,也比同龄的许多女人老得慢,譬如上个世界,她就算是白发苍苍的叶老奶奶,也是奶奶界的美人。

叶子暮去茅屋后的那小块地里摘了一把青菜,清炒了一盘。

青菜搭配红烧兔肉,解腻。

南鸢这具身体的食量不大,吃了一碗红烧肉便吃不下了,剩下的全部入了猎户的肚。

“叶子暮,你胃口这么大?”

叶子暮打了个饱嗝儿,沾满汁水儿的嘴一咧,“因为我做的红烧兔肉太好吃了。以后你要是想去城里,我可以攒钱去城里开一家客栈,专做红烧兔肉。”

南鸢啧了一声,“只做红烧兔肉?就这点出息。”

“你个杀手懂什么?做五花八门不如专做一门,这样才更容易做出名堂。”

……

南鸢这次没走,宿在了猎户的茅草屋里。

至于猎户,那就只能睡树杈了。

枕在树丫上的猎户辗转反侧,愈发觉得,该换个大屋子了。

白天,南鸢会跟着猎户去山里狩猎,回来后,便坐吃等喝,完全就是猎户家的小媳妇,还是啥也不做的懒媳妇。

此时,猎户正要去镇上换钱。

因为他时常能猎到新鲜的猎物,还能采到不少山珍野味,是以跟镇子上几家酒楼和客栈都有固定的生意往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送东西过去。

“……既然上次那张人皮面具不能用了,你就不要下山了。不然村民见了你,还以为我又重新买了个媳妇。”叶子暮嘀咕道。

南鸢上次那张脸已经被丰谷村的村民过,而她很难再做出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她自己倒觉得无碍,那张脸本就是一张清秀的大众脸,辨识度不高。重换一张清秀的人皮面具,那些只见过一面的村民不一定能看出她换了脸。

不过,叶子暮既然不让她去,她就不去。

能在屋里坐在躺着,又为何要走那么远的山路去镇子上?

繁华的都城她都没兴趣,何况只是清冷的小城镇。

南鸢答应得痛快,叶子暮反而有些放心不下了。

“不会趁我不在溜走吧?”叶子暮问。

“不会。”

“你要是又食言了,你以后就不叫白竹,你叫白猪!”

“……”幼稚。

叶子暮跟个不放心小媳妇的小丈夫似的,走几步回头看一眼。

见女人坐在木凳上发呆,暂时不像是要走的样子,他才拎着自己打来的野鸡野兔走了,连走带飞的,一副赶着去投胎的样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