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18章 了不起啊,小猎户

第318章 了不起啊,小猎户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

第318章 了不起啊,小猎户

等猎户走远,看似发呆的南鸢转过头,望向他离开的方向。

小糖很不满地叨叨起来:“鸢鸢,他居然骂你是猪,明明他才是猪!那么能吃,前两天那一大盆红烧兔肉都被他一个人吃光了!丑猎户长那么瘦是怎么吃下这么多东西的?”

它绝不承认,是因为它吃不着,猎户却吃了那么多,它心里不平衡。

南鸢有些慵懒地半眯着眸子,望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林子,“小糖也想吃了?”

小糖结巴了一下,“我才、才不稀罕呢,我可是上古神兽,还是圣兽之子,生来拥有强大无边的法力,生来就能辟谷,根本不用吃这些五谷杂粮!”

南鸢哦了声,“人生而有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若长了舌头不用,功能便会逐渐退化。”

小糖撇嘴:“谁说我不用舌识了,我空间里有仙露,是甜的,可好喝了,还有好多辟谷丹,辟谷丹也是甜的,我经常拿来当糖豆子吃。”

南鸢语气悠然地继续:“红烧兔肉的味道极好,色香味俱全,于眼识、鼻识、舌识而言,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小糖听到这话,小嘴儿下撇得更厉害了,撇着撇着,终于绷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哇哇哇——”

那哭声甚是悲伤,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小糖已经好几个世界没出来溜达,更没有吃大餐了。

以前鸢鸢吃好吃的它都不去看不去闻,非常聪明地屏蔽了五识,可前两天鸢鸢和猎户做红烧兔肉的时候,它觉得猎户忙上忙下做饭的样子很有意思,就当个热闹看了,于是看着看着就闻到肉味儿了,然后那不知道藏多少年的馋虫一下子全被勾了出来。

“我想吃肉,我也想吃,哇——”小糖哇哇大哭,抽泣不止。

“乖,下次你出来,带你吃一头大象。”

小糖吸着鼻子道:“我不吃大象,我要吃兔兔。”

“嗯,可以,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糖这才不哭了,憧憬起了下个高级世界。

它已经物色了好几个炒鸡好的高级世界,给鸢鸢的身份也炒鸡牛掰,它这两天正在纠结去哪个。

哎,选择困难症什么的好烦哦。

南鸢闲着无聊,便去茅草屋后面的小菜地里除草。

猎户不在的时候,她变得勤快了很多。

小糖看到这样的南鸢,突然就想到了一句话:男朋友在的时候,瓶盖都拧不开,男朋友不在的时候,灭霸头都能拧下来。

当然,现在要改一改,猎户在的时候,鸢鸢懒得骨头都没有了,猎户不在的时候,鸢鸢勤快得像个家庭主妇!

越想越惊悚了呢~

“白竹!我回来了!”

南鸢正坐在灶台边熬粥,大老远就听到了男人那朝气十足的声音。

只是那气息稍微重了点儿,轻功不足,内力也欠缺。

叶子暮这次回来很快,他将打来的野味儿跟酒楼换了钱后,目的性极强地去买了南鸢要的花椒八角等作料。

然后回去的路上,顺便在摊子上买了一面小铜镜,再包了几块糖糕,并未多作逗留。

叶子暮见她在煮粥,顿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你在做饭?你居然在做饭?”

这次不等他回来,就自己做饭了?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以前有他在的时候,这女人都是懒洋洋地坐在一边乘凉,动动嘴皮子,喝喝茶水,悠哉得跟他姑奶奶似的。

小糖哼唧一声,“知道让我们鸢鸢出手有多难就对了,以后要好好伺候鸢鸢知道不?”

南鸢见他这副吃惊到极点的样子,反思了大概三秒钟,自己平时是不是太懒了。

答案居然是:是。

“天快黑了,我饿了。”南鸢解释道。

叶子暮还以为是她专门做了饭等他回来吃,原来是因为自己饿了,不得不做饭。

懒女人!

不过,等他看到那米粥的量明显是两人份之后,立马又露了笑。

口是心非的女人。

“白竹,我给你买了一面小铜镜,我还给你带了糖糕!”叶子暮将铜镜放桌上,然后将揣了一路的糖糕从怀里取出来。

糖糕用一张油纸包着,打开的时候,四五块糖糕已经黏成了一团,有些惨不忍睹。

猎户大概是第一次买这玩意儿,看到糖糕那黏糊糊一团的样子,傻眼了。

南鸢扫了眼他这呆样儿,将他手里的糖糕接过来,捻起一块吃了,吃完照例点评了一句:“味道尚可。”

叶子暮立马将剩下的糖糕都夺了回来,“别吃了,下次你蒙上脸,我带你去镇上吃新鲜的!”

没让南鸢吃,他自己却也没扔,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全都塞进了嘴里。

有点儿甜,还怪好吃的。

猎户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明日开始,我教你武功,先从轻功学起。”南鸢把玩着那面铜镜,看着铜镜里的那张脸,对他道。

叶子暮一愣,“我不是夜魅阁的人,你要是传授武功给我,会不会被上头责罚?”

“我教你的武功不是夜魅阁里的绝学,是我无意间从一位高人那里得到的秘籍,明日开始,我们一起学。”

“啊呀,鸢鸢,我怎么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武功秘籍?哪个高人啊?”小糖好奇。

南鸢回了一个字:“我。”

小糖:……

它想起鸢鸢有收藏癖,虽然最喜欢的是亮晶晶金灿灿的东西,但其他东西也会收藏。所以武功秘籍什么的可能还真有。

叶子暮发了一会儿呆,问南鸢:“那我要拜师吗?”

在这个时代,学一门手艺基本都是要磕头拜师的,所以猎户才会这么问。

“你想拜师的话也可以。”

叶子暮立马摇头,语气不自觉加重了几分,“不拜师!我以前拜过师父,不能再拜了,会坏规矩。”

说着,他兀自嘀咕起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要是当了我师父,我以后还怎么娶你啊。”

后面一句话越说越小,近乎于无,怕是耳聪之人也不一定能听清楚。

“你说什么?”南鸢问。

叶子暮道:“没说啥。”

南鸢:呵,我听到了。

了不起啊小猎户?这就开始想着娶我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