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19章 没惊喜,只有烦

第319章 没惊喜,只有烦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2  |  更新时间:

第319章 没惊喜,只有烦

南鸢其实有些意外。

她虽然对皮囊不怎么看重,但猎户自己显然是十分在意的,小糖也说过,猎户因为长相而自卑。

就是考虑到这自卑的小弟弟可能不太容易走出那么一步,毕竟上个世界的韩骆擎只是一个小混混便跟她别扭那么久,所以她才假扮他的媳妇,给他一点儿信心。

现在她估摸着,这个信心是有了。

而且,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更自信。

不过,这心里全是小九九的猎户是什么时候产生这种想法的?

莫非就是从她扮演他媳妇的那次?

想到这儿,南鸢不禁问小糖,“原世界里猎户对气运子女主产生好感是什么时候?”

“好感?从一开始见到气运子,猎户就对气运子有好感啦。鸢鸢是想问猎户什么时候爱上气运子女主的吧,看我爹爹手札上的记录,至少得再相处个一年半载呢,不过那个时候的气运子已经跟男主情投意合,所以自卑的丑猎户一直没有将这份喜欢说出口。

唉,越想越觉得丑猎户配不上鸢鸢,虽然他这身份跟其他农夫比,算有点儿来头,但他丑啊,原世界的他还喜欢气运子呢!

气运子女主不要的男人,却被鸢鸢捡了。生气气,我鸢鸢这么好,应该找气运子也高攀不上的男人!”

空间里的小糖鼓起腮帮子,气成了河豚。

南鸢觉得小糖这三观已经歪太多了,她得给这只幼崽灌输一下她觉得比较正确的三观,“这世上多的是错把珍珠当鱼目的人,别人不喜欢的,不一定就是不好的。”

“我知道了!就像好多世界里,气运子女主跟男主虐恋情深,明明有个深情男二,偏不喜欢,就要受虐,就要你追我赶,哼,眼瞎。”

如此举一反三的小糖倒叫南鸢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有时候别人不喜欢,可能是那人眼瞎,也或者是两人单纯的不合适,不代表那人就不好。”

小糖要不是为了自己的毛不被剃光,它是绝对看不上丑猎户的。

不是猎户太差劲儿,而是我方鸢鸢太强大。

而且这个世界的猎户只在前半部分的主线里打了个酱油,后面气运子女主跟男主换地图之后,就完全没他的事儿了,连男三男四都算不上。

当然,这话小糖没跟鸢鸢说,后面的剧情等以后解锁了再说吧,嘿嘿。

“鸢鸢,丑猎户这次先遇到你,所以对你先有了意思,那如果猎户后来还是被气运子女主吸引,觉得气运子女主才是真爱,鸢鸢你不过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咧?”

小糖的这个假设引起了南鸢的心理不适。

“他不是这种人。”南鸢淡淡道。

“哎呀,假设嘛鸢鸢,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说不定就变心了。”

南鸢呵呵一声,“若真喜欢上气运子了,那便去喜欢,我身边不是非要这样一个人不可。”

微顿,“若是在跟我表白之后还去喜欢,这种男人,不若断了命根儿。”

小糖一身白毛抖了抖:不愧是鸢鸢,好凶残!

不过,它喜欢,嘿嘿。

“小糖,你是不是又看话本子了?”

小糖身上毛毛一颤,顿时回道:“没有哦鸢鸢,你不要随便冤枉兽兽,这都是很早以前看的。”

南鸢没有再问。

隔着空间实在不好教育这只小兽兽,还是等下次,拎在手里撸兽的时候耳提面命为好。

南鸢跟小糖对话的时候把玩着那面铜镜,那安安静静打量铜镜的样子让一旁的猎户嘴角高扬。

只是一个比较粗糙的铜镜,居然这么喜欢啊。

果然,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哪怕是杀手,也喜欢这些梳妆打扮用的东西。

等他日后攒到更多钱了,他一定给白竹买更好的胭脂和更好的铜镜。

“白竹,粥好了,我们吃饭!”猎户的声音飞扬,不难看出心情很好。

“再炒一盘青菜,切一盘酱肉。”南鸢道。

叶子暮无奈地摇摇头,“你啊,嘴是不是被我养刁了?”

然而,等到叶子暮从茅草屋后面的菜园子回来,神情惊喜地看她,这次一点儿也不遮掩自己欢快的心情了,“白竹!你给我那菜园子除草了?”

小糖觉得没眼看,不就是除个草,至于高兴成这样么?

上个世界,鸢鸢还给韩大佬做过爱心便当呢。

这么一想,丑猎户其实挺惨的,待遇完全没法跟以前的大佬们比。

南鸢嗯了一声,“所以等会儿你也帮我办个事儿,去找几个木桩来,明天我们弄梅花桩。”

“成,吃过饭我就去山里砍树!”

猎户离开的时候将斧头扛在肩上,走起路来身子一颠一颠的。

看起来有几分憨傻。

南鸢趴在桌子上,元神瞬间从身体里抽离,回了自己的本命空间。

空间里的东西全都是归类放好的,虽然她懒,但她是个做事很有条理性的人。

离开肉身不能超过五分钟,所以南鸢迅速从放武功秘籍的地方翻出几本积了灰的书,随便挑了一本比较厚的。

元神刚刚进入肉身,南鸢便察觉到有人闯入了她和猎户的领地。

气息粗重,无内力,普通人。

“大哥哥!大哥哥!”那喊声越来越近。

南鸢听到这声音,动作微微一顿,立马回了茅草屋。

只有猎户一个人的时候,她并不带人皮面具,毕竟这玩意儿戴久了也不舒服。

重新戴上人皮面具之后,南鸢往山下的方向走了几步,看向那气喘吁吁往这边跑的小村姑。

“嫂子,我有事找大哥哥,大哥哥他在吗?”温绣喘了几口气,勉强稳定气息后,问道。

南鸢回道:“他有事出去了,你寻他有何事?”

温绣一听猎户不在,有些失望。

但她现在很着急,已经顾不上太多了,所以她只迟疑片刻便将那事儿告诉了眼前这个脾气好像不是很好的小娘子,“嫂子,我在林子里看到了一个昏迷的男人,那人受伤很严重,再不救治就要死了!我想让大哥哥帮我搬到家中,我一个人实在搬不动!”

南鸢微微一怔。

是……风宿?

“小糖,原世界里,气运子女主救风宿,是猎户帮了忙?”

小糖顿时道:“是的呀。毕竟辣么重一成年男人,气运子女主又辣么瘦弱,荒郊野岭的肯定拖不动。”

“你怎么不早说?”

“因为要让鸢鸢保持一丢丢对未知剧情的惊喜哇。”

南鸢:……

不觉得惊喜,只觉得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