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20章 可是,我为何帮你

第320章 可是,我为何帮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75  |  更新时间:

第320章 可是,我为何帮你

围绕着气运子的,除了机遇,还有麻烦。

就算现在是温馨基调的种田主线,麻烦应该也不少。

气运子有气运加身,就算遇到麻烦也能化险为夷,但气运子身边的人可能一不小心就沦落为麻烦的炮灰。

南鸢当然不会成为炮灰,但她不喜欢麻烦,几世都是如此。

小糖见南鸢已经看破了这一部分剧情,也就不瞒着了,讲起了气运子前期捡男主并带男主种田的剧情,“气运子女主住在村尾,位置最偏,离深山这边也近,经常去山里采一些野菜野果子。原世界里,男主风宿刺杀任务失败、身受重伤的这一次,丑猎户正好在山上,气运子女主求助上门。

猎户其实不愿多管闲事,但女主苦苦哀求,并表示全部后果自己一力承担,猎户这才帮她将男主带到了她家。

女主温绣和弟弟温蕴才相依为命,家里只有他们二人,平时也很少有人来串门,所以男主还真被她这么藏在屋里藏了很长一段时间。

经过女主的贴心照料,男主的伤慢慢痊愈,对她也越来越依赖。

后来女主找了个合适的机会曝光男主的身份,说男主是她从乞丐窝里捡来,以后是她的夫婿,然后两人就光明正大地住在一起啦。

我跟你说哦,这十里八村的村姑们就没有不羡慕她的,她们还真以为男主是女主捡来的脏乞丐,脏乞丐洗干净后长得这么英俊倜傥不说,还特能干活,力气大,脑子聪明,你说这能让人不羡慕么……”

后面的几千字直接被南鸢忽略了。

南鸢看向眼前这神情焦急的女子,出口的话十分无情,“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不必指望他了。”

“嫂子,那你能不能帮我一把?”温绣十分心急,她刚才探了探那男人的鼻息,很微弱,身上好多伤,也不知能不能活过今晚。

猎户不在,她若是和这个女人一起抬那人的话,兴许能抬动。

“我为何要帮你?”南鸢问,眉眼很冷淡。

温绣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南鸢不解,反问:“既然觉得这条人命不得不救,何不去找那些村民,我和我家相公与你不过一面之缘。”

温绣心中焦急,也顾不得隐瞒了,“不瞒嫂子,若是能找其他人,我早就找了!这人身上的伤都是刀伤,村里人怕事,若是被村长知道的话,很可能会直接送官!”

不等南鸢再次拒绝,小糖突然道:“鸢鸢,你就跟着她去救人吧!原世界这事儿就是猎户帮忙的,现在猎户被鸢鸢你搞走了,气运子女主还怎么救人?男主一不小心死了怎么办?”

南鸢不慌不忙地道:“有气运子在,就算我和叶子暮不帮忙,她应当也有别的办法可以救人。”

“万一没有呢,男主就死翘翘了!这是个大人物,可不能死,死了主线就全崩了!”

哪怕像狗王爷那个世界一样,鸢鸢将气运子的官配男主变成自己的,小糖都觉得没有问题。

但把人搞死,那就不行了。

人死了,很多剧情都进展不了,而且肯定会被天道粑粑发现!

南鸢听了小糖的话,思忖片刻后,问眼前的少女,“那人伤在何处?”

温绣见她松口,立马道:“致命伤在胸口,腿上和胳膊上也有几道刀伤。”

南鸢点点头,“你等我片刻,我去屋里取纱布和止血药粉。”

温绣闻言一喜,“嫂子这里居然有纱布和止血药?太好了,刚才我只用了山上的草药给那人止血。”

村子里的人穷,平时有个小病小痛都是自己去山上采草药熬了喝,若不小心磕了碰了,便敷一些能止血的草药。但这些草药的效果肯定不及药粉的效果好。

南鸢没应话,转身回小茅屋。

若说上次证据不足,还不能确定气运子是个穿越女,现在则毋庸置疑。

古代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遇到个半死不活的男人,不但不怕,还敢上前查看对方的伤势,甚至打算带回家照料。

南鸢带上东西后随温绣离开。

温绣是个很机灵的女子,这林子大,她不像猎户那么熟悉地形,所以在来时的路上做了标记。

温绣在前面找标记,南鸢慢悠悠地跟着。

这样七拐八拐后,很快便到了地方。

温绣走时将男人拖进了一处比较高的草丛里,此时她上前扒开草丛,露出了那重伤昏迷的男子。

虽然风宿长得很俊,但南鸢盯着那张脸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认出他。

昏迷不醒的男人没有乔装易容,穿着一身夜魅阁特制的夜行衣,一张精致不失英气的脸就这么暴露了出来。

那张脸苍白如纸,连嘴唇都没了颜色。

江湖第一杀手风宿,剑客榜第三,有自负的资本,所以出任务的时候连人皮面具都不屑戴。

南鸢将止血药粉和纱布交给温绣。

温绣朝她投来感激的目光,立马上前去脱那男人的衣服。

南鸢环胸立在一侧,看着她扒开男人的上衣,将原本糊上去的草药渣小心翼翼地拂开,重新在伤口处撒了止血药粉,然后缠上纱布。

整个过程中,难免肌肤相触。

少女一边包扎伤口一边碎碎念,“皮肉都翻出来了,这人伤得也太重了,今天要不是遇到我,肯定就死在这里了。怎么会被人拿刀砍呢,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南鸢听到她的碎碎念,突然问了句:“先前你说,你准备把他带回家中照料?”

温绣点头:“嫂子,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我不能见死不救。”

南鸢一双没什么波澜的眸子懒洋洋地耷拉着,淡淡道:“那也得看是救什么人,你怎么就知道你救的这人是好是坏?”

温绣的目光落在男人即便苍白也难掩英俊的脸上,有些移不开眼,她咳了一声,低声道:“救人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后来又觉得,像他这么好看的男人应该不是坏人。”

南鸢顿时沉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