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22章 小猎户,回神了

第322章 小猎户,回神了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322章 小猎户,回神了

温绣觉得她不喜欢自己之后,这次没再发动嘴甜攻势了,点了点头,恭恭敬敬地道:“好的前辈。”

难怪脾气这么古怪,原来是江湖中人。

两人说话的时候,并未注意到,那昏沉得跟头死猪一样的男人中途半撑开了眼。

……好吵。

一道声音叽叽喳喳的,一道声音平静而淡漠。

前者好聒噪。

视线模糊的世界里,风宿看到了一片艳丽的海棠色。

很快,他沉重的眼皮子又重新阖上了。

南鸢答应帮忙运人,却没有立马行动。

“前辈,我们什么时候动身?”温绣有些着急地问。

等天彻底黑下来,她做的那些标记就看不清了。

南鸢目光扫过风宿,淡淡出声,“等他身上的血渍干了。”

草屑和污泥便算了,很好清洗,可这血渍,便是放到现代世界都不一定能洗干净,何况是没有洗衣液的古代。

身为天性嗜血的上古凶兽,自然不会厌恶血腥味儿。

她只是,不想弄脏小猎户给她买的这件袄裙罢了。

温绣听了她的话,嘴角微微抽搐。

乌鸡鲅鱼。

没想到在古代的穷乡僻野也能遇到洁癖这么严重的人。

到底是救人重要还是衣服重要?

不过,猎户娘子的这身袄裙的确很漂亮,弄脏了怪可惜的。

好在衣服上那大片的血渍早就干了,新渗透出的血渍也并不多。

温绣蹲在一旁等着,过了片刻,她伸手摸了摸那伤口周围的血渍,立马汇报道:“前辈,血渍已经干了!”

南鸢抓住风宿的衣襟,直接将人拎起,抛到了自己背上,“前面带路。”

温绣张了张嘴。

我去,好猛!

不愧是江湖中人!

温绣家住丰谷村村尾,是村子里最偏的地方。

这会儿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一路上并未碰到其他村民,毕竟古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南鸢背着一身血腥味儿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跟在温绣身后。

“你可以走得再快一些。”南鸢提醒道。

她想赶紧办完这事儿回去,免得小猎户见不到人骂她是猪。

温绣已经走得很快了,可是这林子里,道路本就不平,都是草和石头,她中途还被拌了两下,要不是身姿灵活避开了,估计得摔个狗啃屎。

就这样,对方居然还觉得她走得慢?

温绣不禁有些羡慕对方,她想问问猎户娘子会不会像电视里那样飞檐走壁,但想起对方说她聒噪,便又委屈地闭上了嘴。

出了林子之后,道路稍微平整了一些,温绣小跑起来,指着远处道:“前辈,前面那间带院子的瓦房就是我家了!”

丰谷村的房屋每家每户都是分开一段距离建造的,温绣的这一间瓦房修得最靠山,也是村尾最后一间瓦房。

虽然在村尾,这瓦房却建得很大,带了独立的围墙小院,算是村子里少有的豪华户型。

这是温绣爷爷奶奶那一辈分家之后,温绣的爹娘花血汗钱买来许多砖瓦,找村民一起建的。

两口子很勤快,也很会过日子,可惜后来出意外相继去世,只留下温绣姐弟俩相依为命。

南鸢看了眼那一人多高的围墙。

她突然明白,气运子女主为何能藏着风宿那么久了。

瓦房多年没有翻新,看上去已经十分破旧,但远比山上猎户的茅草屋奢华。

南鸢将风宿放下之后便迅速离开。

“前辈!”温绣追了出去。

然而,等她追出院门,对方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天啊,真的是轻功?我到底是穿进了种田世界还是武侠世界?”

“姐姐!”七岁的温蕴才一脸惊吓地跑出来,“那个满身是血的男人是谁啊?好可怕!”

“嘘,蕴才不要大声嚷嚷,会被其他人听见的。”

“可是姐姐,好多血,好可怕啊。”

“不怕不怕,他不是坏人,姐姐这么精明的人从不做亏本买卖,等他的伤养好了,咱让他给咱们做一段时间苦力。”

“那他会保护我们吗?”

“会吧,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南鸢施展轻功,一路不停歇地往回赶。

“鸢鸢,猎户回去了!”小糖突然道。

南鸢动作一顿,动作更快了一些。

小糖有声有色地描述起来,“猎户维持着砍树拖树时的二傻子笑,快到山腰的时候,才将那二傻子笑给收了起来。

他满头大汗地拖着那一捆树干上了山,咚地一声放下东西,朝屋里喊了你好几声。

你当然没有回应,然后,猎户的表情唰一下就变了。

他飞一般地冲进了屋里,然后蜗牛一样地从屋里晃荡了出来,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好像被什么妖精榨干了一样。他有气无力地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宛若被掏空……”

南鸢听不下去了。

不是因为小糖的虎狼之词,而是,她觉得小猎户有些惨。

“鸢鸢,你觉得我描述的感情色彩够丰富咩?能够通过我的话联想到那个画面不?嗷~要是有我爹爹的神之眼就好了,我可以通过这个神器给鸢鸢直播,超级赞,就跟放大电影一样,画面效果杠杠的……”

南鸢并不是很想理它。

她希望是小糖为了求表扬夸大其词了。

然而,当南鸢回到山腰的茅草屋后,她看到那失魂落魄的猎户,发现小糖没有骗她。

猎户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他如同一滩烂泥般靠在那一捆新鲜树干上,身子一动不动的,脸仰着,正双眼无神地望着头顶的夜空,也不知在想什么。

此时的他,看起来孤单又寂寥,可怜极了。

南鸢落飞到了他身边落下,落地无声。

她俯身看他,直接占满了那一片本该是夜空的地方。

叶子暮的眸子轻轻颤了一下,还在失神。

那突然遮盖住夜空的女子忽地朝他脸上吹了一口仙气,“小猎户,回神了。”

叶子暮游离的魂儿顿时归位,眼睛一睁,唰一下起身,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气愤不已地道:“你去哪儿了?我以为你又不辞而别了!我说过了,你再不辞而别,你就是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