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23章 你脱,我看看

第323章 你脱,我看看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0  |  更新时间:

第323章 你脱,我看看

南鸢瞥了一眼小猎户抓她的手,脏就算了,还全是黏糊糊的汗,触感很不舒服。

不过,她没有扒开。

“没有不辞而别,只是遇到你那小妹妹,帮了她一个小忙。”南鸢解释道。

叶子暮顿时皱眉,“谁?小妹妹?我哪里来的小妹妹?”

南鸢呵呵一声,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直盯得猎户莫名其妙地心虚起来,她才开口道:“上次那个叫温绣的小姑娘,她称呼你为大哥哥,你没有否认,岂非认了她就是你小妹妹?”

猎户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她叫我大哥哥,她就是我小妹妹了?你这什么歪理?”

说着,猎户眼珠子一转,不但不咋呼了,模样还有几分高兴,“白竹,你是不是不高兴别人喊我大哥哥?”

南鸢没吭声。

“嘿,我明白了。行吧,你若是不高兴别人喊,下次我再见到那小姑娘,我警告她不许叫了。”

他原本觉得,不过一个称呼而已,叫大哥哥就叫呗。而且那小姑娘是除了白竹以外,第二个不嫌弃他丑的人,还对他释放出了极大的善意。

就冲着这两点,他对那小姑娘也有几分好感。

没想到只一个称呼,家里的姑奶奶便不高兴了。

啧,这么善妒,就算长得貌美如花,也只有嫁给他这种贫苦人家的命。

毕竟那些有钱人家的少爷都是三妻四妾,太善妒是会被休弃的。

“那倒不必,你若想听她叫大哥哥,便继续听,若没了她叫,你怕是一辈子都听不着这声大哥哥了。”南鸢意有所指。

一般人见了丑猎户都避之不及,能这么友善地喊他一声大哥哥,除了气运子,大概真没了。

南鸢确定自己的语气很平静,绝对没有掺杂什么奇奇怪怪的情绪。

但是小猎户不知道脑补了什么,居然在一旁偷笑。

“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大哥哥,我只喜欢你叫。”他道。

南鸢微微眯眼,“我叫你大哥哥?叶子暮,你做什么白日梦?”

叶子暮唉嘿嘿一笑,“刚才可不就叫了么!”

南鸢无语,这小猎户可真会抠字眼。

叶子暮确定白竹没有不辞而别,先前那种累成狗的瘫软感顿时没了,又变得精神抖擞,一双眼神采奕奕的,“白竹,你帮那小姑娘什么忙?你说帮忙就帮忙,走前都不知道给我留个信,你是不是故意让我着急?”

南鸢斜他一眼,“走得急,没顾得上。”

然后,南鸢简单讲了救人的事情。

什么小姑娘求助上门,什么满身刀伤奄奄一息的男人,猎户听完统统抛到了一边,他就只在意一件事,“你背那男人了?”

猎户眉头拧起,有些不悦,“男女有别,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背一个男人?”

南鸢没想到他最先关注的居然是这个,颇为无语。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若在荒郊野岭受伤了,我也背你回来。”

叶子暮听到这话,这才觉得舒坦了。

然后,想到什么,他对温绣的好感顿时减少。

他光是想到自己以后的媳妇背了个陌生男人,他心里就很不高兴,结果这小姑娘又是给那男人包扎伤口,又是带回去贴身照料,她以后的夫婿要是知道了,岂不是膈应死?

穷乡僻野的村民没有大户人家那么讲究,农夫时常在河里光着膀子洗澡,偶有村妇村姑路过也会扫上几眼,胆大泼辣的村妇甚至还会凑近打趣几句。

但那小姑娘家里好像没有长辈,只有一个幼弟?

将那人带回家照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旦被人知道,名声都要没了,她就不怕清誉被毁?

虽说村子里的女人比较吃香,但清誉被毁,以后势必嫁不到什么好人家。

南鸢似乎猜到他想什么,补充了一句:“那男子生得很俊俏,若是他醒后以身相许,我想,那小姑娘应当不会拒绝。”

叶子暮听到这话,顿时露出了然的神色。

他就说呢,这小姑娘怎么不管不顾地一定要救那男人,原来是瞧上那男人了。

小糖突然小声嘀咕起来,“鸢鸢,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透着小心机呢?你这么一说,猎户以后肯定对气运子半点儿那啥方面的意思都没了,你这是把那啥啥苗头彻底扼杀在了摇篮。”

南鸢淡淡回了句,“你想多了。”

“不,我觉得我没有想多!”小糖还在挣扎。

南鸢挖了个坑把毛绒糖放进去,让它继续挣扎。

她这么大度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小肚鸡肠的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对了白竹,你快看我带回来的这三个树干!怎么样,做那什么梅花桩没问题吧?”叶子暮拿脚踢了踢那树干。

南鸢颔首,“粗细刚刚好,辛苦你了。”

被表扬的叶子暮扭过头,咧着嘴笑了。

南鸢看他这样,不由想起小糖描述的画面。

丑猎户保持着这副憨傻的样子,砍树、捆树、拖树,一直到快上山,才将这憨傻样儿收了回去。

南鸢的眉眼不自觉柔和了几分。

憨子。

“白竹,你心肠比我想象中还好,不过以后别随随便便帮这种忙了。那小姑娘救了个知恩图报的好人便罢,若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以后她不但不谢你,说不定还怨你。”

叶子暮对温绣好感大减之后,已经想到了各种可能。

南鸢微微挑眉,嗯了一声。

如此听话的女人让小猎户非常满意,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什么,立马抬起胳膊闻了闻。

这一闻,他瞬间离女人远了一些,“我要去溪边冲个澡。”微顿,“你别偷看。”

昨天他洗澡时,听到了女人的脚步声,吓得够呛。虽然那脚步声很快又远了,但他怀疑女人在偷看他。

“呵,毛都没长齐,有啥可看的?”

小猎户顿时炸毛,“我脱光了给你看,你看我毛长齐没有?”

南鸢内心是很纯洁的,但对方的话让她起了逗弄的心思。

她颔首,回了句:“好,你脱,我看看。”

“白竹,你、你厚颜无耻!”

然后,小猎户就涨红着脸跑了。

南鸢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轻轻抿了下嘴,对小糖道:“古人真不禁调戏,狗王爷也经常说我不知羞。”

小糖突然来了一句,“鸢鸢,可是你好像更古啊,上古兽兽呢。”

南鸢微微眯眼,“突然想快些去下个世界了。”

小糖嘿嘿一笑,“我也想。”

南鸢:……

卖了小糖,小糖都会帮她数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