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24章 小猎户,来给我打杂吧

第324章 小猎户,来给我打杂吧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56  |  更新时间:

第324章 小猎户,来给我打杂吧

累了一整天,回来后又发了一阵闷气,洗过冷水澡后,身心疲惫的小猎户头一着树丫就睡着了。

第二日一大早,叶子暮根据南鸢的指挥,开始忙上忙下。

树干锯成长短不一的木桩子,然后挖深坑,按照一定的布局埋好。

因为木桩子太多,南鸢让叶子暮布了很多桩式,有七星桩、天罡桩、八卦桩、五行桩、九宫桩。

这些木桩可训练反应敏捷度,也可令脚步更稳健,身体更平衡。

待步履稳健,身法灵活后,再加上手上功夫,手脚并用。

“你轻功不足,需再练练基本功。上乘轻功,起如飞燕掠空,落如蜻蜒点水,着瓦不响,落地无声,墙壁可走,水面亦可行。你脚步太重,气息太沉,若是行刺,还没靠近目标就会被高手发现,我不知你以前怎么练的,只能从基本功练起……”

南鸢直接将那本从空间里找出的武功秘籍放在桌上,翻到了丹田内功篇。

不管是修道还是修武。丹田内功都是气功里的基础功。

丹田气足,做什么都容易。

“你就这么把武功秘籍拿出来了?就不怕我杀人夺秘籍?”叶子暮问。

对江湖中人来说,武功秘籍是比性命还重要的东西。

南鸢扫他一眼,“你若喜欢,送你也行。”

叶子暮撇撇嘴,调转身背对他。

南鸢:又偷笑。

从这日起,南鸢带着小猎户一起兼修内外基本功,外基本功就是踩桩子,内基本功则是打坐,用的是丹田贯气法,开穴洗髓法。

不过数日,叶子暮便进步明显。

“白竹!你快看,我是不是飞得更快更轻了?”

小有所成的猎户上跳小窜,像个猴子。

在南鸢的面前,小猎户不像那么喜欢藏心思了,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浑身充满了活力,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以后每日都要这么练,一日都不能懈怠。”南鸢道。

只坚持十天半个月可没用,至少三年起,才能看到明显的效果。

南鸢将武功秘籍翻到了招式篇。

小糖突然道:“鸢鸢,我觉得你这个武功秘籍有一丢丢碉堡。你看看,这什么掌,一掌拍出去居然能拍死几十个人,还有这什么拳,一拳头砸出去,居然能摧毁一栋房子?还有这个,这个……”

南鸢不以为意,“这武功秘籍是由修真秘籍改编而成,修出的气功非灵气汇聚而成,只是普通的气,没有那么夸张的威力。”

小糖还是觉得慌。

只有几成威力那也很可怕啊。

“鸢鸢,这么牛叉的武功秘籍出现在这个世界,真的没有问题咩?”

“有何问题?便是我和猎户成为了江湖第一高手,也不会妨碍主线。”

小糖一听这话,觉得有道理。

鸢鸢就算变得再厉害,也不去干扰气运子和男主。而且这个世界的主线跟江湖也没有直接关系,并非主打江湖恩怨情仇的武侠世界,也就是后来男主率军跟两国打仗的时候,找了两个刺客兄弟,分别把对方的首领和重要军师给弄死了。

哇咔咔,既然如此,它想看鸢鸢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想想就好带感哦。

南鸢三言两语就让刚刚冒出一点儿怂念头的小糖丸子瞬间又变成了胆大包天糖,连什么一统江湖都想好了。

“小猎户,月底了,明日我得回去。几日后我便归来。”南鸢对九宫桩上的男人道。

叶子暮身轻如燕地飞了下来,皱眉看她,“你说的几日不会又是一两个月吧?”

不过一次说话不算话,叶子暮便记到了现在,总担心眼前的女人一消失就是好几个月。

“必须要走吗?”叶子暮绷着脸问。

眼前的女人姿态慵懒,叶子暮想象不出她杀人时的模样。

莫非也是这般慵懒地抹人脖子?

他一直知道白竹是杀手,可现在,他突然有些不想她杀人了。

这么懒的人就应该每天坐在那长凳上,拄着脑袋看他,像个姑奶奶一样指使他做这做那。

“我不得不回去。”南鸢解释道:“夜魅阁杀手,不管是最高等级的天字杀手,还是最低等级的黄字杀手,每个月都要完成基本的刺杀任务,哪怕上个月完成的任务多,也并不能累积到这个月。”

叶子暮懂了。

白竹这个月一直跟他在一起,一个人都没杀。

猎户没有无理取闹,只是在短暂的分析过后,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这一次你不必回来太早,下个月月初的时候,你把下个月的任务也做完。这样的话,下个月就可以不用回去了,下下个月月底再回去,你能在我这儿待上两个月。”

“小猎户,你精打细算的本事不错啊。”

小猎户叶子暮哼了一声,没应话。

如果可以,他不想放女人走。

但他知道,不行。

除非——

“你什么时候能不干这一行?”叶子暮低声问。

南鸢顿了一下,道:“我这辈子的愿望有两个,拿下江湖刺客榜第一,坐上夜魅阁阁主之位。”

这话,自然不全对。

第一个只能说是南鸢这段时间的目标,算不得愿望。

愿望通常是难以实现的事情,可这件事对南鸢来说,并不难,尤其排名第一的风宿如今已经失忆,变成了农夫。

第二个则是白竹的愿望。

她借白竹之身舒缓了嗜杀本性,可以顺便帮她完成这个愿望。

哦,也不能说帮,毕竟她接收身体的一瞬间,白竹的灵魂便被契约之力送走了,她成了白竹,她做什么,干什么,都已经与原来的白竹无关。

叶子暮闻言,目光一暗,“这么说,这辈子你都不可能金盆洗手?”

他一直想着等她金盆洗手之后娶她。

莫非,这段时间一直是他一厢情愿?

不,他感觉得到,白竹对他也有意思。

“小猎户,等我当上夜魅阁的阁主,你就来给我打杂吧。夜魅阁一共六大分阁,并非所有人都是杀手,有些人负责刺探消息,有人制作各种毒药解药,还有的专做夜行衣和易容乔装用的道具,你可以去这些分阁当个打杂小弟。你做人皮面具做得好,可以去隐匿阁。”

南鸢不紧不慢地说着自己的建议,或者说安排,眼睛微微弯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在笑。

叶子暮听着这话,愣了好一会儿之后,忽地低喝出声:“谁要给你当打杂小弟?白竹你想得可真美,现在奴役我不够,还想奴役我一辈子!”

小猎户看着一副恼怒模样,嘴角却轻轻勾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