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25章 白竹,小瞧谁呢?

第325章 白竹,小瞧谁呢?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0  |  更新时间:

第325章 白竹,小瞧谁呢?

叶子暮心里的确在偷着乐。

白竹说的这番话,证明她是考虑过两人以后的,她就是喜欢他,所以才想把他拐去夜魅阁当什么打杂小弟。

不过,他如果真去夜魅阁,绝不会当什么打杂小弟,他要跟白竹一起当杀手。

是他拐走白竹,让白竹给他这个猎户当媳妇,一起过隐居生活?

还是白竹把他拐去杀手大本营,两人一起打打杀杀刀光剑影?

叶子暮认真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过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他突然觉得,当杀手也不赖。

以后,他和白竹专杀恶人,当一对惩奸除恶的雌雄双煞。

想通之后的叶子暮眼里有光点攒动,越来越亮,他忽地对女人道:“不如你明日就带我去!”

有些念头不能动,一动就止不住了。

一想象到以后跟白竹一起铲奸除恶的画面,叶子暮就兴奋得不行。

南鸢摇摇头,“哪有你这样急着入狼窝的?你以为杀手是那么好当的?我是自幼被老阁主捡去,经过各种残酷的试炼才成为了杀手,后又不断杀人,积累经验,这才晋级到了天字杀手。”

叶子暮对她在夜魅阁的这段日子很好奇,不禁问她,“能不能跟我讲讲你是怎么成为杀手的?”

南鸢:“不能。”

叶子暮当没听到这俩字,继续问:“我听说过蛊毒,是不是养蛊那样,很多人被关在一个密闭的屋子里厮杀,只留下最厉害的那一个?”

“夜魅阁并非邪教。”

“那是怎样的?”

“小猎户,你有没有觉得你越来越烦人了?”

叶子暮并不承认,“我只是好奇。你跟我讲你小时候当杀手的经历,作为交换,我也给你讲我小时候当猎户的经历。”

后来,南鸢实在被他闹得不行,也不睡觉了,直接拎着他飞上了他每晚睡觉的大树上,跟他排排坐在一根粗大的枝桠上。

这一处的视野很好,前面的枝叶不算茂盛,刚好能看到远处的山影和夜空中的繁星。

山中夜晚的星星很亮,像一颗颗的钻石缀在夜幕上,给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讲吧。”南鸢道。

叶子暮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是让自己讲小时候的事情。

“就这样开始?”

“你可以再酝酿酝酿。”

叶子暮:……

酝酿个屁。

“我家里出事的时候,我才八岁,有人跟我说,一直跑,不要回头,往人少的地方跑。于是我就跑到了这座深山里。

山上有山洞,我藏在了山洞里。白天我躲在里面不吃不喝,也不敢睡觉,到晚上才敢出去找吃的。夜里的山林很黑,我不敢走得太远,不过我运气很好,山洞附近就有一棵野果树,那果子很酸,但我很高兴,因为我不会饿死了。”

南鸢听到这儿,忽地问他,“那果子叫什么?”

“……记不清了,好像是野李子。白竹,这是重点吗?我说了那么多,你就不心疼我?”

叶子暮有些气愤,他刚才说起这些过往,心里有些堵,都快把自己说哭了,结果这臭女人的关注点却是那果子。

不过,被这么一打岔,叶子暮没那么沉浸往事了。

他变成了一个旁观者,“这样艰苦的日子过了约莫一两个月,我觉得那高岳狗贼大抵是不打算浪费精力找一个孩子了,所以我不躲了,出了山洞。

我逃走的时候,我娘把家传的武功秘籍给了我。白日我会去山里采摘足够吃一天的果子,然后就在山洞附近练武。”

南鸢再次打断他,“武功秘籍上的字都认得?丹田是什么,任督二脉在哪里,这些你都知道?”

猎户嗤了一声,“小瞧谁呢?我可是我们那里公认的小神童!三岁习字,四岁习武,八岁的时候那些字我已经认了个七七八八。”

南鸢:可把你牛逼坏了。

南鸢问小糖:“原世界的猎户也这么聪明?”

小糖啊了一声,“不知道咧,爹爹的手札上并未记载猎户小时候的事情,毕竟就是个支线人物。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吧,丑猎户好歹在女主前期种田主线里的一大助力。”

南鸢嗯了声,没再问,只是思绪有些游离。

旁边的小猎户还在继续叨叨:“后来长大一些,觉得不能再住山洞,我就在山腰上铲出了一块平地,搭了这间小茅屋,在这里住了下来。然后我开始去镇子上卖野味儿,换到钱之后就打探高岳狗贼的消息。

渐渐地,村民便知道,山上有个丑猎户。

丰谷村的村民很少进深山,因为山中有狼,咬死过人。他们不知,这山里的狼已经被我杀了……”

南鸢安静听完之后,也跟他讲了白竹成为杀手的过程。

夜魅阁的训练很残酷,一群杀手被扔进狼群或者虎群里,能从里面活着出来才算是过了第一关。

储备杀手们还会逼着跟残暴的高手过招,被打得半死不活才会被抬出来。

夜魅阁甚至有专门的机关暗道,杀手必须机敏到能躲开所有的暗器,而这一关也是最难的。

说着说着,南鸢打起了哈欠,准备也试试在树丫上睡觉的感觉。

不等她躺下,叶子暮立马飞到了对面一跟树丫上,拍了拍那处最佳位置,“白竹,来这里,这边躺着舒服!我每天都是躺在这里睡的!”

“你把头枕在这里,两条腿搭在这边,你过来试试……”

南鸢脚尖轻轻一点,飞过去躺在了上面。

猎户则寻了一个更高的树丫,趴在那树丫上看她。

“白竹,你真的要带我去夜魅阁?”

南鸢已经闭上了眼,淡淡嗯了声,“不过得等我坐上夜魅阁阁主之位。”

说完这话不久,她便睡了过去,气息均匀。

叶子暮趴在枝桠上俯瞰着她漂亮的眉眼,一动都不敢动了,生怕自己稍稍动一下,就会引得整个树晃荡,然后吵醒她。

等到那女子睡熟,他才蹑手蹑脚地换了个姿势,从趴在树丫的姿势变成侧躺在树丫上,仍是一个能看到女人的角度。

既然她不能跟着自己一起隐居山林,那他就随她一起血战江湖。

怎么样,都比之前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