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29章 很好看,我喜欢

第329章 很好看,我喜欢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45  |  更新时间:

第329章 很好看,我喜欢

叶子暮的心脏本来只是咚、咚、咚地重跳,南鸢这话一出,心跳声瞬间就变成了打鼓声,沉重又密集。

专门……送他的?

叶子暮想起方才看到女人弯腰采野花的样子,本来就觉得那背影极美,现在,何止美,他觉得白竹就是天仙。

不,天仙都没有她好看!

叶子暮接过那五颜六色绑成一束的山野花,嘴角动了动,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很好看,我喜欢。”

回去的路上,叶子暮没有说话,似在游离。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捧山野花之上,手心捏出汗了都不舍得松手。

不仅如此,背对着南鸢的时候,那嘴角都快咧到了耳后根。

回去后,小猎户找了个木桩子,挥舞着一把砍刀,很快就劈出了一个粗糙的细口花瓶。

花瓶里灌上水后,那一捧山野花被他插了进去,而后摆到了桌子上。

一天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练武,小猎户最喜欢做的就是盯着那山野花傻笑。

可惜,野花花期不长,只四五日便蔫了。

“你若喜欢,我再采来送你。”南鸢喜欢看小猎户双眼发光的模样。

虽然这双眼没有阿清的美,但闪着光点的时候也极漂亮。

叶子暮抠了抠自己的脸,嘀咕道:“哪有女人送男人花的,以后我送你。”

于是从这日起,小猎户叶子暮几乎每天都要去山里采一束山野花送给南鸢。

直到天气变了,山野花越来越少,没花可采的小猎户才改为了摘野果。

秋天的山里有各种各样的野果,猎户在此处生活多年,很容易就能找到这些野果。

果味清甜的地樱桃,果肉酸甜水分多的托盘儿,还有灯笼果、刺玫果、山荆子、圆枣子、野李子……不仅颜色好看,味道也不错。

他一摘就摘能半背篓。

“叶子暮,那边。”南鸢看到一片红艳艳的野果子树,朝猎户指了指。

叶子暮纳闷,“已经这么多了,还不够啊?这托盘儿放不了太久,采太多会烂掉的。”

“这果子汁水多,可以做果子酒。”

叶子暮一听这话,顿时充满了干劲儿,“你怎么不早说,我给你摘一背篓!”

“不用一背篓,再摘一点儿就够了。”

两人走着走着,脚下忽地齐齐一顿。

前面有人。

小糖立马汇报情况,“鸢鸢,是气运子女主和男主!”

南鸢嗯了一声,“猜到了。”

风宿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武功尚在,他走路时会下意识地放轻脚步。

加上另一道脚步声是普通人的轻重,不难猜出这两人的身份。

叶子暮看向南鸢,低声问:“我们要不要回避一下?”

女人现在没有戴人皮面具,是那张美艳精致的脸蛋。而且,女人不喜欢见外人。

南鸢微顿一下便道:“算了,不必回避。”

叶子暮眼里划过一抹狐疑之色。

南鸢解释道:“日后就用这张脸示人,我懒得再戴人皮面具。”

叶子暮闻言,哭笑不得。

他还以为是因为啥,原来就是懒。

算了,反正这丰谷村也待不长久了,他也不怕让村民知道他未来媳妇有多美。

两人没回避,前面两人很快就走到了这边。

温绣穿着一件小碎花裙子,脸蛋长开了很多,皮肤也白了不少,是个五官清秀的娇俏少女了。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穿一件深色粗布麻衣,虽然皮肤黑了许多,但五官依旧精致,是个十分俊美的农夫。

温绣看到猎户,方才下意识藏在身后的手收了回来,露出了手上的灵芝。

风宿却没有放松警惕,仍以保护的姿态挡在了温绣前面。

小糖撇撇嘴,“瞧你们这藏藏掖掖的样子,鸢鸢才不稀罕这破灵芝呢!”

温绣拍开风宿,低声对他道:“陌玉,是帮过我的人,不是村里那些人。”

等风宿让开,温绣走上前一步,对猎户道:“猎户哥哥,好久不见。你身边这位姑娘长得真美,我从未见过,不知她是?”

温绣在这丰谷村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女人。

如果放到她的世界,光凭这张脸就能混迹娱乐圈了。

叶子暮还未开口,南鸢便先一步出了声,“是我。”

温绣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顿时惊呼一声,“前辈?”

退到一边的风宿听到这声前辈,唰一下抬头看来,这一次看南鸢的目光明显不一样了。

“前辈,你怎么变了个样?”

温绣一脸的不可思议。

她以前看小说也看到过什么削骨换脸之术,但那毕竟是小说,莫非这位前辈也用了什么换脸术,呃,俗称古代版整容?

前辈不整的时候就挺好看,现在整完容就变成了一个绝世大美人,好美!

不过古代整容技术应该很疼吧?

“我本来就长这个样子。”南鸢淡淡道,目光转而落在风宿身上。

风宿还是很好看,如果跟一群农夫站在一起,依旧能鹤立鸡群,只是经历过风吹日晒后,整个人粗糙了不少,不如她的小猎户有精神,也不如小猎户有气质。

风宿也在看她,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她说。

温绣将男人的反应收入眼底,撇撇嘴,道:“陌玉,这就是我说的前辈了,猎户哥哥的妻子,也是你心心念念了许久的那半个救命恩人。”

改名为陌玉的风宿下意识地解释了一句,“绣绣,我没有心心念念,我只是想当面道个谢。”

他一直记得那天的事情,有人给他包扎了伤口,也有人背了他一路。

这两个都是他的救命恩人。

只是绣绣说,这位前辈不喜欢被人打搅,所以他才一直没有上山拜访。

陌玉朝南鸢抱了抱拳,“前辈,当日的救命之恩,陌玉感激不尽。”

南鸢瞥了眼绷着脸的小猎户,态度疏离地回道:“帮你包扎伤口、贴心照料你的都是温绣,我实在算不上什么救命恩人。不过我挺好奇一件事,你伤好之后为何不离开?”

小糖:鸢鸢明知故问。

旁边的温绣帮忙解释道:“前辈,陌玉他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他无处可去,所以我收留了他。”

南鸢继续问:“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村民不曾说闲话?”

温绣听到这话,脸微微泛红,轻咳一声道:“如今村民皆知陌玉是我从乞丐窝捡回来的上门夫婿,我俩以后是要成亲的。”

南鸢目光扫过这面露羞赧的少女,神情莫名,“没有记忆的男人你也敢嫁?若这人有妻有子,日后等她们找来,你该如何自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