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33章 叶子暮,这个送你

第333章 叶子暮,这个送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8  |  更新时间:

第333章 叶子暮,这个送你

小糖突然惊呼出声:“鸢鸢你是不是偷看我手札了?还是我什么时候说漏嘴了?这时间挑得也太准了叭!

就在五日后,毒步几人找到了失忆的风宿!被几个兄弟一刺激,加上风宿不小心磕到脑袋,全部想起来了,然后……你猜。”

南鸢并不想猜。

无非是为了保护心爱的女孩儿,不得不重抄旧业,在最后一个月内完成任务,然后成功得到了阁主之位。

小糖悄咪咪地泄露剧情,“我跟你说啊鸢鸢,老阁主知道风宿谈情说爱之后,震怒,想要搞死气运子女主,然后风宿就反过来把老阁主搞死了!”

南鸢有些意外。

老阁主的确是个狠人。夜魅阁这么多杀手,怕他多于敬重他。

可是,老阁主亦是真心欣赏风宿,多年来一直对他委以重任,哪怕这并不是风宿想要的。

风宿能下这个狠手,心更狠。

此时,众人感慨完暗香运气好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这么说来,暗香早就知道风宿下落,却闷不吭声地藏了这么久?

乖乖,这女人也太有心机了!

暗香该不会是怕风宿提前被找到的话,阁主反悔,直接定下风宿为下任阁主,所以才一直隐而不报吧?

毒步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得知风宿还活着的惊喜稍稍减退,他皱眉问:“暗香,你为何不及时带风宿回来?”

小糖吐槽:“这些人的嘴脸真难看,不感谢鸢鸢找到风宿就算了,居然反过来怪鸢鸢没有早点说。”

“不意外,原本的白竹太重名利,为了阁主之位极有可能干出这种事。”

面对众人的质疑,南鸢直接回了一句,“带他回来,也得看他自己愿不愿意。”

“你这话何意?”

南鸢没理会毒步,看向老阁主,“阁主,我若带风宿回来,夜魅阁的下任阁主便是我,再无变动?”

老阁主高声承诺道:“便是风宿安然无恙地回来,下任阁主也是你暗香!谁敢有异议,按我夜魅阁规矩处置!”

就算暗香有私心,可若风宿想回来,暗香岂能拦着他不让他回来?

老阁主觉得,是风宿不想当杀手,所以藏起来了。

这让他很愤怒。

南鸢等的就是老阁主的这句话。

日后便是知道风宿因失忆才迟迟未归,老阁主也休想再反悔。

离开夜魅阁之后,南鸢直奔丰谷村。

没多久,暗中尾随的七个人就都被她甩掉了。

雷霆心中一惊,不追不知道,一追吓一跳。

虽然暗香在夜魅阁的时候露了一手,一眨眼的功夫就扼住了毒步的喉咙,但是他以为那种程度的快不能持续太久,可跟踪暗香之后,他的推论被打翻了。

按暗香的这种速度和耐力,的确能日行千里!

原本还有一丝不甘心的雷霆彻底心服口服。

跟踪暗香的毒步几人也跟雷霆一样反应,只是他们跟踪暗香并非为了别的,不过是想马上见到风宿。

太快了!

他们甚至察觉不出暗香究竟是往哪个方向去了。

“鸢鸢,都甩掉了。”小糖实时汇报。

“我知道。”

“鸢鸢,温绣和风宿的感情不像原世界发展那么快了。”小糖叹气,语气有那么一丢丢的幽怨。

“原本这个时候,两人的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郎情妾意。除了没有洞房,两人都亲亲抱抱无数次了,要不是因为温绣觉得自己身体太小,这个时候洞房对身体不好,两人早就成亲了,娃都能打酱油了。

可现在咧?自从去年鸢鸢说风宿可能有未婚妻之后,这两人之间还是会冒粉色泡泡,但是一年过去,两人只有精神恋爱,木有身体恋爱。”

南鸢脚尖在树叶上轻轻一点,如鬼魅般穿梭于丛林之间,闻言,面无表情:“所以,怪我?”

小糖:不然怪谁咧?人家俩个感情明明发展得好好的。

“我只是把事实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能听进去,说明他们三观还算正,以前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小糖:鸢鸢说的好有道理。

“对了鸢鸢,说起这个失忆被捡的桥段,我昨天刚好翻到一个世界,可巧啦,也是女主捡了个失忆大帅哥回去,还是现代世界。

你说那大帅哥好歹是个大总裁,女主都不知道上网查一查么?

后来两人坠入爱河,结果人家未婚妻找来了,然后男主为了女主,就退婚了。未婚妻化身恶毒女配,各种作死,弄得人憎狗厌,然后……”

南鸢喜欢安静,不过有时候听小糖用萌哒哒的语气和声调讲故事,倒也不觉得吵。

偶尔她还会回复一两句,在跟小糖分析小故事的时候,顺便给小糖崽子树立一个跟她一样的三观。

南鸢一直觉得自己的三观很正,教育小崽子绰绰有余,阿清应该只是个意外。

·

到山上的时候,小猎户正在舞刀。

一把砍柴刀被他舞得猎猎生风。

小猎户舞得大汗淋漓,额上的汗珠有时都会被甩出去一串。

那股舞刀的劲儿狼凶狼凶的。

还未靠近,机敏的小猎户便感觉到了外人的入侵。

他立马停下动作,朝这边望来。

“白竹!”叶子暮神色一喜,朝她飞掠而来,上下打量她,还吸了吸鼻子,似乎在嗅有没有血腥味儿。

“没受伤。”南鸢道了句,嘴角微微弯了一下,“我说过,不会让自己受伤。”

知道她要去齐王宫盗宝贝的时候,小猎户差点儿抱着她大腿不让她走,就冲他那副担心的小样儿,南鸢哪怕不小心受了伤,也要偷服灵丹妙药养好伤之后再来找他。

“叶子暮,这个送你。”南鸢将背后的刀扔给了他。

叶子暮一把接住,“这是?”

“以后用这个练刀。”

叶子暮盯着手里的刀,目光灼灼。

刀是放在刀鞘里的,份量很重,寻常人根本拿不动。

刀鞘以纯金打造,上面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光看那色泽便知价值连城。

叶子暮看到这刀鞘的第一反应是,如果拿去当卖,一定能卖不少钱,他和白竹瞬间就能家缠万贯!

第二反应是,这刀鞘又是金子又是宝石,金灿灿的能亮瞎眼,花里胡哨的,俗气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