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34章 我吃什么,吃你吗?

第334章 我吃什么,吃你吗?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7  |  更新时间:

第334章 我吃什么,吃你吗?

江湖上的那些刀客剑客,身上的佩刀佩剑哪个不是以简易低调为主,这样的刀鞘带身上,不是明摆着招贼么?

还有这刀鞘上的纹身,虽然雕刻得栩栩如生,但恕叶子暮孤陋寡闻,他实在没看出来这是个什么怪物。

龙?蛇?老鹰?

啥玩意儿?

得亏小猎户只是在心里吐槽,不然他准被南鸢一巴掌拍到土里。

不过,当叶子暮抽出宝刀,看到宝刀的一瞬间,对这金灿灿亮闪闪刀鞘的所有吐槽都没了。

他双眼微微睁大,仔细观察这宝刀。

即便他不懂刀,也能看出,这是一柄少见的好刀。

“可喜欢?”旁边的女人问。

叶子暮脸上难掩欣喜之色,头也没抬地回道:“喜欢!”

小糖问:“鸢鸢,你就这样把高级世界的宝刀拿出来给这个世界的人用,不太好吧?”

南鸢却觉得没什么,“只是一柄没有刀灵的普通大刀罢了,以前的小妖送我,我觉得这刀鞘好看,便留着了。”

她乃雄霸一方的上古凶兽,想讨好她的小妖数不胜数。

一千件宝贝里,她可能只看中那么一两件,这柄刀当年恰巧入了她的眼。

小糖嘀咕,“刀身以万年玄铁铸造而成,哪里是普通大刀了?”

“对于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来说,这便是一柄普通的刀。”

小糖很轻易被说服,“鸢鸢这么牛叉,鸢鸢说什么都对!”

“你从哪里找到的这宝刀,齐王宫里盗来的?”叶子暮问,已经爱不释手地抚摸起了刀身。

“是很久之前,别人送我的。”

叶子暮听到这话,脸上笑意一顿,慢慢敛了回去。

“何人会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猎户问,双目紧盯着眼前的女人。

小糖:“呀呀呀,活人大变脸。没有小狼狗的脸,倒是有小狼狗的脾气,哼哼~”

时常吐槽小猎户的虚小糖让南鸢产生了把它揉一揉挖个坑埋进去的想法。

说了多少次,不要吐槽别人的长相,就是不听。

“白竹,到底谁送的?你不说清楚,这柄刀我不会收下的。”小猎户的脾气上来了。

“一个受过我恩惠的老头子送的。”南鸢回道。

叶子暮听到这话,这才又重新展颜了,只嘀咕了一句,“那这老头子还真有钱。”

南鸢看他这副样子,心道:的确变脸变得快。

“其实我也很有钱,等我日后接管了夜魅阁,更有钱。你想要什么,我都能买给你。”

叶子暮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不过他还记得正事,先询问了正事,“怎么样?你这次去齐王宫盗了什么东西,可比得过雷霆的亵衣和夜壶?”

小糖听到夜壶二字,在空间里笑得打起了滚儿。

其实齐王经常用的那个夜壶不是丢了,只是不小心被下人打碎,换了个新的,结果莫名其妙地就传出夜壶也被贼人盗走的消息。

雷霆这锅背得实在冤。

幸好江湖中人不知道那个贼人就是雷霆,不然雷霆这个刺客杀手榜第四的杀手估计会退去光环,浑身都有味道。

不等南鸢回答,小猎户便先嘀咕起来,“明明一年期限还未到,为何这夜魅阁阁主要提前验收成果?是不是这个雷霆搞的鬼?”

猎户是个护犊子的人,他可不想白竹在夜魅阁受委屈。

南鸢淡淡道:“提前一些更好,至于我盗走了何物,你很快便知道了。”

叶子暮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白竹,你又给我搞神秘,今日不给你做饭了。”

南鸢抬眼看他,“你不做饭,我吃什么?吃你吗?”

叶子暮先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而后瞪大眼盯她,耳根爆红,“你刚刚说了个什么?”

南鸢却没有再重复。

“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一句吃我?”

“白竹,你一个女人,你居然说这种话?你害不害臊!”

南鸢没理他,由着他又羞又恼地咋咋呼呼半天。

有心人散播,齐王宫失窃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齐王宫的传国玉玺和齐王那枚紫龙吞九珠玉佩被贼人盗走了!

此事,不仅震动了整个江湖,也震动了九国。

那可是传国玉玺和齐王每日佩戴从不离身的紫龙玉佩啊!

这么重要的东西竟被人盗走了?还是同一天失窃?

同一个人盗走的?

不是说齐王宫守卫森严,布下了无数个天罗地网,任何刺客都会有来无回么?

前有不知齐王亵衣亵裤还是夜壶被盗,后有传国玉玺和齐王玉佩被盗。

齐王宫何时变成了别人想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一开始,大家半信半疑,更多人是当个笑话来听的,可后来齐王竟下令封锁了消息,还在震怒之下,杀了一批宫女太监,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搞不好,是真的。

齐王的玉玺和玉佩真的被人盗走了。

据说齐王因为此事,气得吐血,一病不起。

能不气吐血么,传国玉玺和事关他自身气运的紫龙玉佩不见了,这就是剜了他的心头肉!

其他八国的王人前镇定,人后哈哈大笑,全都抚掌称好。

干得好,干得漂亮极了啊。

人人都想齐王死,现在齐王虽没死,却被气得吐了血,差点儿一命呜呼,这比一刀抹了他脖子还叫人痛快。

“齐王因为宝贝被盗,杀了很多人?”南鸢忽地问小糖。

小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是的啊鸢鸢,不过这不能怪你,那个齐王就是阴晴不定的暴君,有时候心情不好就会杀人,不是你这件事,那群宫女太久也活不久的。”

南鸢顿了顿,神色清冷,“你不必安慰我,我并不会在意这种事。”

小糖心道:可是我明明感觉到鸢鸢有一点儿介意啊。

它的修为高了很多,能感受到别人的喜怒哀乐了。

虚空兽一族对别人的喜怒哀乐很敏感。

不过既然鸢鸢口上说不在意,它就假装不知道吧。

齐王重病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挡都挡不住,不过,并未传到丰谷村这样的小村落,这里的村民也并不关心这样的国家大事,对于底层百姓来说,吃饱喝足是更大的事。

在南鸢承诺的五日期限的第四日,她带着叶子暮拜访了温绣一家。

选的是一个月黑风高夜。

非常适合掳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