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35章 恋爱脑,她为何没有

第335章 恋爱脑,她为何没有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68  |  更新时间:

第335章 恋爱脑,她为何没有

两人一前一后飞进了农户小院。

南鸢本来不打算带小猎户,但小猎户得知她今夜离开,非要跟着来。

屋里黑灯瞎火,主人已经睡了。

南鸢委实没想到,村里的农户会睡这么早。

她和小猎户,每天晚上会打坐一个时辰,打坐完再聊聊天。

不久前,山腰上的茅草屋推倒,重建了小竹屋。

二层豪华小竹屋,南鸢动嘴,小猎户动手,花了足足七天才建好的。

这期间,两人一起睡树上。

躺在树丫上看星星看月亮,再听小猎户那仿佛能催眠一样的嗓音,南鸢很快就能睡着。

但哪怕是睡得最早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早。

两人刚往前走动两步,一抹人影便从窗内飞了出来。

南鸢看着眼前这个跟土生土长农夫相比,除了长得好看一些已经没太大区别的男人,忽地道了句:“风宿,不过一年不动剑,你的警觉性便这么低了。”

虽然她的轻功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但小猎户还差点儿火候。

有小猎户拖后腿,若是以前的风宿,定能在他们刚刚靠近的时候就有所察觉。

“是你们。”风宿很快认出了来人。

他的目光落在南鸢身上,眉头微皱,“前辈刚才叫我什么?你,认识我?”

“嗯,认识。”

南鸢一句云淡风轻的话让风宿神色骤变。

眼前这人既然认识他,为何一直装作不认识?

南鸢:“若不是认识你,我又为何要帮着温绣救你?我看着像是心善之人?”

旁边的叶子暮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挑了一下。

可不是么,他家竹竹从不多管闲事。

“今日我是来带你走的,你是先跟心上人道个别,还是直接跟我走?”南鸢问。

没有第三个选项,风宿若是不走,她就直接用强的。

风宿听了这话,正要说什么,屋里突然传出一道询问的女声,“陌玉,是不是又有人来偷东西了?”

没多久,温绣披着衣服从屋里出来,手里提着一盏灯笼。

如今的农户小院比以前更大了,养了鸡鸭,挖了鱼塘,还种了不少珍贵的植株,因而时不时会招来几个偷鸡贼,不过有风宿在,温绣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本以为这次又是偷鸡贼,等看清来人的相貌,温绣才知道,不是什么偷鸡贼,而是山上的猎户和猎户娘子。

屋里很快点了灯,两个不速之客被农户的主人请进了屋。

一刻钟之后。

“……前辈你说什么?你知道陌玉的身份!”温绣惊得瞪圆了眼。

“既然知道,为什么当初我救陌玉的时候不说,这一年,也不见前辈说?”

风宿端坐在一旁,也微微沉眸。

这女人真认识他?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南鸢反问:“温绣姑娘仔细回想一下,当初你要带他回去,我是否极力劝阻过?”

温绣一愣,仔细回想当年她救人的细节。

前辈的确暗示她陌玉的身份有问题,让她三思,但她直觉陌玉不是坏人,坚持将重伤的陌玉带回了家。

“前辈既然跟陌玉是旧识,为何眼睁睁看着我带走他?”温绣不解。

南鸢一本正经地胡诌,“那日我劝你三思,自然是准备等你走后,我来救他。哪料温绣姑娘如此侠义心肠,就算我说他可能连累你和整个丰谷村,你也坚持救他。”

温绣目瞪口呆。

前辈那时像是准备救人的样子吗?

莫非,是她当初会错了意?

时隔一年,温绣已经想不起两人具体的交谈了。大概,真是她记错了?

南鸢继续道:“你带走他也挺好,风宿在原来的地方过得并不开心,如今虽然粗糙了许多,但他看上去很快乐,这都是你带给他的。”

温绣听到这话,扭头看了风宿一眼,目光含着情意。

然而,在想到什么之后,她的脸唰一下变得煞白,“前辈既然认识陌玉,那上次前辈的提醒莫非是真的,陌玉他、他家中已经有妻有子?”

说到最后,温绣失魂落魄,眼眶含泪。

“绣绣!你别哭,我、我……”风宿一副无措模样,想安慰她,却又不知如何安慰。他本就不善言辞。

“没什么,只是有缘无分罢了。这一年你帮了我和蕴才很多,我们算是两不相欠了。”

南鸢看着眼前这对痛楚隐忍的苦命鸳鸯,心道:谈恋爱果然能令人降低智商。

她不禁反思,莫非她以前谈的那些都不算恋爱?不然,她为何一直智商在线?

“温绣姑娘,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你可以稍微动一动脑子,他若真的有妻有子,我怎么可能任由你带走他?”

温绣还沉浸在爱而不得、有缘无分的痛苦中,听到这话后,瞬间懵逼。

一旁心疼却又无措的风宿亦是一懵。

叶子暮差点儿喷笑出声。

听完他家竹竹的话,再见这两人各种痛楚隐忍的表情,他突然觉得特别滑稽。

这就是刺客杀手榜上原本排名第一,后来被他家竹竹挤到第二名的刺客风宿?

怎么感觉脑子不太好使?

失去的是记忆又不是脑子,莫非脑子也撞坏了?

南鸢继续道:“风宿无父无母,自幼受他干爹管束,他干爹不许他对任何女人动情,他不但没有娶亲生子,也不曾接触过任何女子。如果他动情被他干爹得知,温绣姑娘小命休矣。”

温绣听到这话,看向风宿,神情难掩欣喜,“这么说来,我和陌玉并非有缘无分?”

南鸢:……

她的重点明明是第二句。

该说爱情使人无畏,还是说爱情使人眼盲耳聋?

南鸢扫了一眼旁边安安静静的小猎户,捕捉到他眼里的嫌弃之色,不禁在心里啧了一声。

别人谈恋爱是变蠢,这小猎户谈恋爱却是越变越精。

譬如明知道她懒,却不更正,反而什么事情都自己揽去做,无形之中把她变得越来越懒。

不仅如此,小猎户还不知去哪里偷了师,厨艺大有长进,每日变着花样给她做美食。

除此外,小猎户去一趟山里,每次回来必给她带一些小玩意儿,不是野花就是野果,要么就是草编的小蚱蜢。

南鸢不禁感慨,自己眼光好就罢了,还这么会调教人。

至于她为何眼光好又会调教人,约莫是因为自幼……耳濡目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