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36章 怂,想亲直接亲

第336章 怂,想亲直接亲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5  |  更新时间:

第336章 怂,想亲直接亲

“温绣姑娘,他们已经快找到此处了。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在你的存在没有暴露之前,我要带风宿离开。”南鸢道明来意。

温绣脸上的喜色一散,秀眉蹙起,“前辈的意思是,我和陌玉仍然不能在一起?”

南鸢语气随意,“你等个一年半载,他干爹年纪一大把了,很快就会一命呜呼,等他死了,你们便可以在一起。”

温绣:……

南鸢的三观惊呆了温绣。

既然是唯一的亲人,那就对陌玉有养育之恩,是十分重要的亲人。

她想跟陌玉在一起,应该努力想办法得到亲人的同意,哪有等这亲人死的?

若是等这人死了她和陌玉才能在一起,那她和陌玉成什么了?盼着长辈死的不孝子?

温绣凝神想了很久,问道:“前辈能不能带我一起回去?我想得到陌玉干爹的认可。”

南鸢面无表情。

“你若跟着去,必死无疑。”

所以,别再恋爱脑了,外人的认可哪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幸好温绣没有再坚持,不然南鸢会觉得她脑子真有问题。

“给你们一刻钟。一刻钟之后,风宿随我离开。”南鸢一锤定音。

女人做决定的样子极有威严,能让人不自觉遵从她的命令,风宿和温绣都没想过拒绝。

南鸢带着小猎户去了院子,温绣和风宿则留在屋里腻腻歪歪地告别。

南鸢也没想到,失忆之后的冷漠杀手风宿,谈恋爱时的样子是这样,不过也可能是女主魅力大。

“竹竹,方才我出门的时候,看到那女人朝风宿扑了过去,小鸟依人的。”叶子暮低声道,然后眼里含着两分期待,望向南鸢。

南鸢顿了顿,朝他展开臂膀,“你也可以小鸟依人,胳膊借你枕。”

空间里的小糖在听到这话后,两只小爪子已经捂着肚子吱吱吱地笑了起来,边笑边打滚。

叶子暮听到这话,脸直接黑了。

他咚咚咚地踩着重重的步子,走到南鸢面前,然后伸出手将南鸢的脑袋按在了自己肩上,“你就不能学学别的女人,也稍稍的小鸟依人一点吗?这一年我苦学武功,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替你遮风挡雨。竹竹,日后我也可以保护你!”

说这话的小猎户表情很严肃很认真,耳根子却悄悄地红了。

南鸢被迫保持着脑袋枕他肩膀的姿势,抬眼看他,视线只稍稍调整一下,她就能看到小猎户红彤彤的耳根。

长得又不白,耳根子红起来居然这么晶莹剔透。

若非她纵着他,小猎户想让她小鸟依人根本不可能。

“叶子暮,你是不是长高了?”南鸢意识到什么,忽地问。

这一年来,小猎户日日苦练武艺,身体已经不像一年前那样单薄瘦削,变得结实了不少。

但南鸢经常跟他待在一起,光是注意到他身上的肌肉多了,没察觉到个头也高了。

现在这么小鸟依人一下,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身高上的差别。

白竹以前只比他低了小半个头,现在却低了大半个头。

叶子暮哈哈笑了一声,“你才发现啊,我又长了五公分。所以竹竹,现在你真的可以小鸟依人了。”

南鸢想到上个世界,自己才十七岁的时候,天天跳高打篮球,一年下来身高也就长高了0.5公分,猎户都十八了居然还能长个儿,还一长长这么多!

南鸢突然不想小鸟依人了,抬起头,将人推开到一边,面无表情。

叶子暮一脸茫然。

好端端的怎么就不高兴了?

他长高了,竹竹不应该高兴吗?

没多久,温绣送风宿出来,两人的脸上都有绯色,嘴唇红润润的,过来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刚刚发生过什么。

小猎户虽然不是过来人,但见的也不少。

他以前时常去外面打探消息,有时候回来得晚了,就会遇到一些野地里苟合的野鸳鸯。

比如一次路过村里高粱地的时候,小猎户听到了女人的低泣声,他因为好奇就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过后,他就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不过那个时候小猎户心中只想着报仇,没想过娶媳妇,对那种事并不向往。

而今——

他偷偷瞅了未来媳妇一眼。

有点儿想亲她的小嘴儿了。

据他总结,做那种事的时候,女人喜欢的话就会哼哼唧唧地哭。

也不知道竹竹哭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只这么一想,叶子暮就有些受不住了。

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很好,一定能让白竹哭。

叶子暮在想乱七八糟的画面时,风宿已经走到院子角落,取了铁铲开始刨土。

刨了不一会儿,一个用布缠起来的长条东西便露了出来。

是他的剑——无藏。

当初他被温绣所救,自己又失去记忆,不知过去未来,这把剑便被他埋进了土里。

“陌玉,我等你回来!”温绣冲他道。

风宿一手执剑,一手将她拽入怀中,狠狠抱住。

叶子暮见状,有些羡慕,正想去抱南鸢,却被南鸢轻飘飘扫了一眼,然后就顿在了原地。

“好好练武,等我回来,我要检查功课。若是懈怠,呵呵。”

叶子暮从这一声呵呵里听出了威胁之意。

别人离别时柔情蜜意,怎么到了他这儿,就成这样了?

他不甘心。

叶子暮眼珠子微微一动,突然指着天边,“竹竹你快看,有流星!”

南鸢瞥了他一眼,假模假样地偏头看夜空,在小猎户凑过来的瞬间,忽地又将头偏了回来,在他撅起的唇上啵了一口。

“怂里怂气的,想亲直接亲。”

叶子暮还维持着微微躬身撅嘴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变成了一尊沙雕。

刚才,嘴上好像被竹竹……亲了一口?

他被白竹亲嘴了!

他方才分明只是想趁机亲一下白竹的脸蛋。

可是,白竹却主动亲他了!

她亲完说了什么?

说他怂里怂气的?让他想亲的话直接亲?

他怂?

她居然说他怂?

这话的言外之意,莫非是叫他做得更过火一些?

叶子暮一想到这个可能,觉得浑身都被烧着了。

等南鸢和风宿一前一后飞走了,叶子暮还在被火烧。

一脸忧色的温绣问他,“猎户哥哥,你娘子究竟是做什么的?”

“我娘子,我娘子……对,她是我娘子,我亲她是理所当然的……”

叶子暮压根没有回答温绣的问题,他嘴上念念叨叨,思绪游离地晃荡到了大门口,想起自己是翻墙进来的,又思绪游离地飞了出去

回到山上后,再思绪游离地晃荡着身体往屋里走,连同手同脚了都没察觉到。

小猎户的嘴角咧得老高老高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