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39章 套话,未来人?

第339章 套话,未来人?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6  |  更新时间:

第339章 套话,未来人?

此时此刻的叶子暮陷入了沉思。

就在不久前,他发现了白竹的秘密,那是一个匪夷所思、足以震碎他世界观的秘密。

事情是这样的,他家竹竹带风宿离开之后,温绣自以为跟他同病相怜,这几日时常来山上找他闲聊。

以前白竹在山上,温绣答应过不来山上打搅两人,一年内就真的没有上山,哪怕去山里找什么山珍野味,都是选远离猎户山的地方。

现在得知白竹离开,短期内不会回来,温绣便来找猎户吐酸水了。

她与爱人分隔两地,饱受相思之苦,猎户亦是如此,不找猎户找谁?

叶子暮忙着练武,没空搭理她。

以后又不是见不着面了,至于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么。

温绣也不需要他的搭理,一个人在旁边嘀嘀咕咕,黯然神伤。

她把弟弟送去镇上的学堂了,自己也在镇上置办了一座宅子,只是她还没有搬过去。

她在等陌玉。

她怕自己一离开,陌玉会找不到回家的路。

前辈没有说陌玉什么时候回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要等多久。

难道,真的要等陌玉的干爹死了,她和陌玉才能在一起?

温绣看了眼舞剑的猎户,目光重新落回旁边那木架上。

木架上搁置着一个金灿灿的刀鞘。

刚开始温绣以为这刀鞘是镀金的,即便是镀金的,也十分奢侈了,更别说那刀鞘上还镶嵌着几颗流光溢彩的宝石,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结果,她很快就被告知,这刀鞘是纯金打造的。

她积累了一年的财富,自以为已经十分富裕,哪料转眼间就在猎户的小院里看到了一把纯金打造的宝刀。

温绣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大概就像是小康之家看到一个穷苦百姓捧着一个残缺破烂的破碗吃糟糠和野菜,刚想同情对方,结果就发现人家捧着的那破碗是金子做的。

不过,据温绣观察,猎户在山上住了多年,并没有什么副业,不可能有钱到这种地步。

她合理怀疑,有钱的是那位猎户娘子。

“猎户哥哥,你这刀可是前辈送的?”温绣问。

叶子暮本来不想搭话,但一听这个,下意识地就回复了一句,“对,我娘子送的,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好刀。”

“你娘子对你可真好。”有钱的果然是前辈。

叶子暮舞刀的动作慢了下来,嗯哼一声,“她是我娘子,自然对我好。”

猎户是寡言少语的,温绣也习惯了他大多数时候的沉默,没想到提到那位前辈,猎户的话一下就变得多了起来。

温绣眼珠子转了转,立马嘴甜地一顿夸,“猎户哥哥,你家娘子长得可真美,我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美的女子,刚开始我还以为前辈是换了脸,因为她实在太美了。”

叶子暮眼尾一挑,语气和语调也不一样了,“你第一次见她时,她戴了人皮面具,这才是她的真面目。我娘子绝色倾城,那些王孙贵族里的美妾都不及她一半漂亮!”

温绣还以为那猎户娘子是用了什么古代整容法才变得这么美,没想到人家本来就长成这样。

纯天然古代美人儿啊,真绝色!这颜值让人羡慕嫉妒。

一套刀法练完,叶子暮将手中的刀掷了出去,大刀稳稳地落入了金灿灿的刀鞘中。

温绣鼓掌,喝彩道:“好功夫!”

叶子暮神色淡淡,“不过五米的距离,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温绣听完这话先是一愣,紧接着浑身一震,一双杏眼也在倏然间瞪大若铜铃,“你刚才说什么?五……米?”

叶子暮见她这副反应,心中有异,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解释道:“约莫一丈五尺。”

温绣深深吸了一口气,试探着问,“那你可知道公分、毫米?你可知道汽车火车飞机?”

叶子暮目光微闪,看了她片刻没有说话,他的沉默似乎证实了温绣的猜想。

“天啊,哥们你瞒得也太紧了吧!”温绣惊呼一声,褪去了那层古代村姑的伪装,激动地跳了起来,冲他肩膀上来了一拳头。

当然,这一拳头被猎户躲开了。

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乱碰什么。

“哥们,原来你也是从未来世界穿越过来的!我是从21世纪穿来的,你是哪个世纪?”温绣的情绪十分激动,差点儿没扑上去揪着猎户的领子问。

我的妈啊,老乡!

她居然能在这里遇到老乡!

温绣喜极而泣,叶子暮却在听到她的话后,脑子里空白一片,嗡嗡作响。

若是没有前面的试探,他突然听到这话,定会以为是温绣在胡言乱语。

可现在……

什么米、公分,那都是竹竹教他的,说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古早丈量尺寸,竹竹还给他比划过。

当时,叶子暮信了,为了显摆自己的聪颖,全都记了下来,并烂熟于心,时常就要用上一用。

可此时,听完温绣的话,叶子暮觉得,自己可能被骗了。

虽然从未来穿越到这里,这种话听着匪夷所思,但叶子暮下意识觉得,温绣说的话是真的。

而温绣所说的话如果是真的,白竹的话就是假的。

白竹这是把他当成猴子耍呢?

她也是从未来世界过来的?

尽管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叶子暮还是强装镇定地问温绣,“你是怎么过来的?”

温绣不疑有他,分分钟就把自己给卖了,“来之前我出了事故,意外身亡,灵魂穿到了这个温绣的身上,我原来也叫温绣,或许这就是我穿过来的契机。

哥们,你呢?你是身穿还是魂穿?”

据说,猎户是某一年突然出现在山上的,所以眼前这人有可能是身穿。

叶子暮维持着镇定从容的表情,“跟你一样。”

温绣听到这话,看猎户的目光愈发亲切。

她一个人穿到家徒四壁的小村姑身上,要应付一堆乱七八糟的极品亲戚不说,还要养一个年幼的弟弟,她真是太难了。

温绣开始跟老乡聊那段古人们根本理解不了的现代生活,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古人也无法理解。

小猎户看似镇定,实则内心持续懵圈中。

“……唉,古代的交通真是太不发达了,从这里到镇子上,搁咱们那儿骑自行车四五十分钟就到了,我好怀念坐汽车和坐飞机的感觉啊……”

叶子暮听着温绣讲那些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一双眼越变越沉,黑漆漆的,像两个黑洞。

竹竹到底瞒了他多少事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