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0章 不走,陪你到死

第340章 不走,陪你到死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83  |  更新时间:

第340章 不走,陪你到死

温绣一个人激动得自言自语许久之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

这老乡怎么光听她讲,自己不说话?

而且,就算再寡言少语,遇到了老乡,也不该是这种表情吧?

温绣心中狐疑刚生,叶子暮便垂眸解释道:“我过来得比较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太想提过去的事。”

顿了顿,叶子暮压低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自己没有察觉的紧绷,“温绣,我们为何会来到这里?可有机会再回去?”

温绣心中那一丝异样还没成型便散开了,她摇头,“恐怕是回不去了,而且我在那个世界已经死了,回去之后只能当游魂,我可不想回去,现在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而且,我有想要保护的人了。”

叶子暮心里那口提起的气放了回去。

想到什么,他正色提醒道:“这种事你知我知,千万不要说给任何人听,否则会被当成妖魔鬼怪烧死。”

温绣撇嘴,“哥们,你当我傻吗,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挂在嘴边?从我来到这里的那一秒起,我就只是村姑温绣,过去的事情我本来就烂在肚子里了,也没再想过回去。要不是今天你说漏了嘴,我不会跟你说这些。”

叶子暮声音冷沉:“以后也不要跟我说了。”

温绣看他这副冷漠无情的样子,叹气,“知道了,以后我也不会跟你提了,毕竟这个世界真有电视里那种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一不小心就会被人听墙角。

不过老乡,看你这副不耐烦交流的样子,我很好奇你在现代世界的职业是什么,总裁?医生?不然,社畜?”

叶子暮虽然一脑子的问号,但愣是用自己的高冷脸糊弄了过去。

“唉,老乡,我在原世界二十四,你多大?你要是比我小,我叫你这么久的哥哥,那不是便宜你了?”

知道眼前这人是老乡之后,温绣的姿态十分放松,那是在心上人陌玉面前,都没有过的状态。

叶子暮淡淡瞥她一眼,随口胡诌,“比你大。”

温绣还想拉着他闲扯,叶子暮却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

“真不近人情,如果是本土居民就算了,对自己老乡也这么无情。”温绣嘀嘀咕咕地走远。

得知这世上还有一个老乡在,她走路的步调都轻快了起来。

等温绣走远,叶子暮一个人坐在木墩上,手里握着那把金灿灿的宝刀,发呆。

这一发呆就发了一下午,直到天黑了都没有察觉到。

南鸢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呆呆傻傻的小猎户,坐在那小木墩上一动不动,仿佛变成了一根木雕。

南鸢俯身看他,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回神了。”

叶子暮的警觉性没有这么低,他是闻到到了女人身上熟悉的气息,才任由自己的脑子继续放空。

他抬头看向眼前的女人,突然就问:“白竹,汽车飞机是什么东西,你见过吗?”

这问题问得猝不及防,饶是一贯没什么情绪波澜的南鸢,眼睛也微微睁了一下。

然后,眼前的小猎户就呵呵了一声。

“白竹,我全都知道了,你别再拿鬼话蒙骗我了。”

南鸢短暂的诧异过后,结合上山时看到的那小巧脚印,很快便猜到了缘由。

温绣这么不仔细,这种秘密都能被小猎户套出来?

不过小猎户本就是个能藏心思的人,心眼不少,他若察觉到什么,再有心套话,温绣的确玩不过他。

“有些事情,你知道了不好。”南鸢道。

“是因为我知道了不好,还是你压根就不想告诉我?

白竹,你要一直瞒着我,就不要露出任何端倪,骗我说什么古书上的记载,你可真会编故事。”

关于这件事,南鸢承认,的确是她自己的失误。

被小猎户越养越懒,吃饱喝足又没什么戒心的时候最是放松,很容易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然后,她嘴里就蹦出了几个现代词汇。

南鸢虽为古人,但在自己的世界里修炼为主,与人打交道的次数远不及现代世界,她会被影响到,实属正常。

说漏嘴之后自然就得补一补。

于是,有了古书、古人和古记载。

本来只是随口一邹,她自己都觉得漏洞百出,但小猎户居然信了。

这一点上,小猎户格外可爱。

南鸢沉默片刻,道:“你若真想听我编故事,我给你编个更好的。”

叶子暮:……

这话很好笑,叶子暮却笑不出来,他猛地起身,一把将眼前的女人搂入了怀中,搂得紧紧的,“我不管你从哪里来的,既然来了这里,就不能走了!”

南鸢任由他抱着,哄小孩儿一般嗯嗯两声,“不走,陪你到死。”

叶子暮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哑声问:“竹竹,你说的话当真?”

“若是骗你,下辈子便再陪你一世。”

叶子暮被哄高兴了,嘴角高高翘起,有些霸道地道:“若人真有下辈子,你就算没骗我,下辈子也要再陪我一世。别人伺候不好你这姑奶奶,只有我能。”

空间里的小糖两爪环胸,轻哼一声,“丑猎户做什么青天白日梦呢,你才没有下辈子,鸢鸢愿意陪你一世,你就偷着乐吧你!”

南鸢听到小猎户的话,一双美目半敛,竟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若是下辈子还想黏着我,你要如何找我?”

叶子暮语气肯定,“你长这么美,我肯定第一眼就能认出来。”

小糖鄙夷道:“鸢鸢,别信他的话。俗话说得好,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南鸢却没理小糖,半垂的眼里掠过了一丝什么情绪,“你若能找到,便再伴你一世,下个世界,我不会主动找你了。”

叶子暮声音轻快,“这辈子你都还没过完呢,咱们先好好过完这辈子。”

说着,他轻咳一声,耳垂上悄悄附上了一层薄红,声音低了几分,“竹竹,那你这辈子啥时候嫁给我?虽然在外人眼里,你已经是我娘子了,但咱们还没有拜堂成亲呢。”

南鸢闻言,眉头微微蹙起,“我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大家知道你是我的人便够了。叶子暮,去收拾东西,夜魅阁如今是我的地盘,我们日后可以常住。”

叶子暮见她岔开话题,心里有些许失望。

不过转念一想,白竹都把下辈子许他了,他便又欢喜起来。

不拜堂就不拜堂,村里人成亲没有那么多讲究,穿一身喜庆的新衣裳,点两根红蜡烛就算成亲了。

他都给白竹买红袄裙买胭脂水粉了,白竹早就是他媳妇了,嘿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