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1章 刺青,小蜘蛛

第341章 刺青,小蜘蛛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88  |  更新时间:

第341章 刺青,小蜘蛛

叶子暮想要带走的东西不多,很快就收拾出了一个小包袱。

他把自己这一年攒的钱罐子也从树下挖了出来,满满一罐子,大部分是铜钱和碎银,也有不少银锭子。

放眼整个丰谷村,小猎户绝对算得上一个小富翁了。

不过,跟南鸢没法比,这点银子还不及她接一单挣到的金子多。

南鸢环胸立在一侧,看着那跟个小陀螺似的忙来忙去的小猎户,目光很平静,也很柔和。

视线扫过小猎户脸上丑陋的黑色胎记时,南鸢想起了什么,忽地改变了主意,对他道:“过几日再走吧。”

刚刚挖出钱罐子的叶子暮回头看她,不解,“为何?”

南鸢下巴微微一抬,指着他的脸道:“给你美个容。”

叶子暮疑惑,“什么?”

南鸢解释道:“刺青,遮遮你脸上的胎记。”

“刺青?你要在我脸上刺字?”叶子暮的眉头顿时就拧了起来,表情有些抵触。

南鸢理解他的反应。

这个时代还不流行刺青,只有对犯人施以黥刑时,才会在人的脸颊或额上刺字。

黥刑前朝便有,九国并未废除,只是每个国家刺字的位置及所刺的字样、排列的形状略有不同。

盗窃者,刺“盗”字;光天化日之下抢夺他人财物者,刺“夺”字;劫持伤害官吏者,刺“劫”字;徒罪和流罪多刺在额角,所刺的字排列成一个方块,不止刺一个囚或者奴字,还会刺上犯人所犯罪行。

黥刑终身伴随,疼是不疼,但把人的自尊放在脚下践踏,任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罪犯。

南鸢当然不会给小猎户刺字,她要刺的是图。

“你要给我刺什么?”叶子暮问,心里虽然抵触,但没有拒绝。

“刺一个小东西,你应该会喜欢。”南鸢的语气十分笃定。

叶子暮哦了一声,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胎记,低声问:“你是不是怕我出去给你丢脸?”

他感觉得到,白竹不嫌弃他丑,她从来都不在乎他的容貌。

可是,白竹不嫌弃他丑,别人会嫌弃,所以白竹是怕自己给她丢脸吗?

南鸢瞥他一眼,“我以为,这世上没有人不爱美。你要觉得无所谓,那就维持原样不变,我不在意。”

叶子暮半信半疑地看她,“真的不是怕我给你丢脸?”

南鸢眼睛微微眯起。

叶子暮移开眼,立马咳了一声道:“知道了,你不在乎这些,那你给我刺吧。就算你把我的脸刺得更丑了也没关系,反正再怎么变,你也是我娘子,跑不了。”

南鸢听到这话,问:“那不如在你脸上刺一行字,我是白竹的夫君,你觉得如何?”

叶子暮听到这话,眼睛居然亮了一下,“我觉得可以,你给我刺得好看点儿。”

南鸢:……

小傻子。

第二日,天还未亮,南鸢便抄小道飞去了小镇,买了银针和墨,还拎回来一坛子烈酒。

“你怎么不带我去?”叶子暮问。

“你轻功太差,追不上,拖后腿。”南鸢的话很直接,也很扎心。

唠唠叨叨的小猎户被她一掌按到床上,跟砧板上的鱼一样,动弹不得。

“竹竹,你准备刺什么,这么大一块黑斑,真的能遮住?”

“刺完你便知道了。”

南鸢用烈酒擦拭他的脸,将银针和自己的手一并消了毒,然后便用沾了墨水的银针在他脸上一点一点刺了起来。

“可疼?”扎针的女人问。

“笑话,这点儿疼痛对我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

“不疼便好,继续闭嘴吧。”

“……”善变的女人,前一刻还关心他疼不疼,后一刻便叫他闭嘴。

约莫小半个时辰,南鸢收了针。

她垂眸打量小猎户脸上的刺青,满意地点了点头,“很适合你。”

叶子暮立马取了铜镜看,这一看就咋呼出声了,“你刺的这是什么玩意儿!蜘蛛?你居然往我脸上刺这么丑的蜘蛛!”

叶子暮一边咋咋呼呼地说丑,一边拿着铜镜各种变幻角度照脸。

脸上的那块丑陋黑色胎记成了蜘蛛身体的一部分,八脚蜘蛛,栩栩如生,多看几眼之后竟觉得有些……好看?

叶子暮从不照镜子,因为他知道自己脸上的胎记有多丑,任何人看到他一眼,最先注意到的也是这块拳头大小的黑色胎记。

可现在,丑陋的胎记被遮住了,变成了一只蜘蛛,虽然看起来阴森森的,但不丑了。

叶子暮盯着铜镜,有些失神。

他好像从未认真看过自己的长相。

在那丑陋的胎记变成一只黑蜘蛛后,他第一次这么细致地打量自己的眉眼。

原来,他长这个样子。

好像,长得不赖啊,还挺俊的。

南鸢看他这副臭美的样子,淡淡笑了一下。

一张白纸上若是滴了几滴墨,多数人都会觉得这张纸废了,可若是将这几滴墨变成一幅画,那这张纸便有了观赏价值,若作画的是大师,这幅画还会价值千金。

南鸢刺的是阿清的蜘蛛原形,小蜘蛛很可爱,也很威猛。

那胎记是拳头大小的一整块,刺蜘蛛也最合适。

若是胎记小一些,或者不是块状,她可能会刺别的。

叶子暮的咋呼声不知何时变成了嘀咕声。

他对着铜镜照了很久,拿着镜子的手都舍不得松开了。

小糖惊叹出声,“鸢鸢好厉害啊!猎户脸上的丑胎记这么一美化,整个人突然就不丑了,我发现他长得还挺帅的。”

南鸢道:“他五官本就好看,不过是这先入为主的胎记影响了人的判断。”

小糖嘤嘤假哭:“原来鸢鸢早就发现小猎户不丑了,鸢鸢你瞒得我好苦啊。”

南鸢问:“你又看话本子了?”

小糖顿时不吭声了。

此时此刻的小猎户还在持续兴奋中。

他越照镜子越觉得自己好看。

南鸢没有阻止他,任由他照镜子照个够。

“竹竹,你快看我,我是不是变好看了?”小猎户调头问她。

南鸢点头,“现在是个英俊儿郎了。”

叶子暮的嘴角咧开,笑得又傻又灿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