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2章 对拜,洞房

第342章 对拜,洞房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25  |  更新时间:

第342章 对拜,洞房

若说白竹是自己人,故意哄他的,可是当温绣看到他,眼里明显掠过一丝惊艳之色的时候,叶子暮就知道,他是真的变好看了。

温绣来得并不突然,这几日都是这个点,南鸢在屋里收拾东西,叶子暮出去,打算撵人。

只是他刚刚出去,还未说什么,那女子便吃惊得瞪圆了眼,低呼出声,“猎户哥哥?”

眼前的男人仍是那一身简单的粗布麻衣,短袍窄袖,袖口用布带缠紧,身姿挺拔,蓬松墨发束成马尾,可是脸上那块刺眼丑陋的黑色胎记竟变成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蜘蛛!

比起原来的胎记,这蜘蛛非但不丑陋,还给男人添了一丝神秘的感觉。

胎记丑陋的时候,人会下意识地忽略男人本来的五官,就连温绣也是如此。

可现在,她发现,猎户其实长得并不丑,非但不臭,还十分俊美!

男人有一双迷人的丹凤眼,黑色的眼珠带着一点儿淡淡的棕,鼻子又直又挺,唇形很漂亮,是十分健康红润的颜色,下颌线也很利落……

叶子暮微微皱眉,脸上的嫌弃不加遮掩,“你怎么又来了?我家娘子回来了,你赶紧走。”

温绣听到这话,顾不上惊讶了,立马询问道:“前辈回来了?那陌玉他——”

“他自由了。”南鸢从屋中出来。

温绣心中一喜,“那陌玉现在在哪里?”

南鸢淡淡解释道:“他杀了干爹,被逐了出去,暂时不方便见人,你现在该如何还是如何,时机到了他自会去找你。”

温绣神色一阵变幻后,点点头,道了一句谢谢之后便离开了。

等人走远,南鸢转头看小猎户,问:“温绣每日这个点儿都来找你闲聊,你和她有这么多说的?”

叶子暮连忙摇头,“竹竹,你可别污蔑我,我同她能有什么说的,我这几日都没有搭理她。”

南鸢点点头,“表现不错,今日奖励你。”

顿了下,她忽地问:“家里可有红烛?”

“有,上次我特意去买——”

叶子暮话到一半突然顿住,傻愣愣地盯着眼前的女人,“竹竹,你问我要红烛做什么?”

南鸢看他一眼,回了句:“天黑的时候点上吧。”

叶子暮嘴巴张了张,怔愣稍许后,某一刻突然调头冲向屋内,“我这就去把红烛拿出来!”

跑得太快,还被门口的石子绊得踉跄了一下。

叶子暮不仅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两根崭新的红烛,还翻出了两盏有些陈旧的红灯笼。

灯笼不急着挂,叶子暮先将整个屋子都里里外外清扫一遍,豪华二层小竹屋,一番清扫下来,太阳就差不多下山了。

吃完饭,小猎户继续忙活,整个人精神头十足。

见白竹往山上走,叶子暮立马叫住她,“竹竹,你干嘛去?”

南鸢脚步未停,只是抛出一句,“去溪边洗澡。”

听到这话的叶子暮哦了声,然后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等女人走远,小猎户的两个耳垂已经红得能滴血了。

小猎户手脚麻溜地将白日找出来的两盏大红灯笼挂在竹屋门口,两根红烛也都点上。

洗澡回来的南鸢,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那件海棠裙,娇艳得就像一朵海棠花。

“竹竹,你在屋里坐会儿,我也去溪边冲冲,很快就回来!”

叶子暮拿起一件干净衣裳,几乎是连奔带飞地冲向了溪边。

小糖撇嘴,“瞧他这副猴急猴急的样儿。不过鸢鸢,猎户现在变帅了,可以胜任小狼狗了。他的身体这一年练得很结实很漂亮,体力我特意观察过了,非常好,以后一定能伺候好鸢鸢,嘿嘿,我立马屏蔽五识。”

南鸢沉默片刻,叮嘱一句:“多看一些对修行有益的书,少看话本子。”

“我空间里的书是我爹爹留给我的,都是瑰宝。”

南鸢悉心教育道:“糖啊,盲目信任是不对的,你爹爹也有不靠谱的时候,我也有,你是个能独立思考的兽兽了,要学会自己分辨好坏。”

小糖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好哒鸢鸢,我会自己分辨的。”

然后小糖就自觉屏蔽五识了。

叶子暮回来得很快,脸和脖子上都还挂着水珠。

今晚的月色很好,那水珠在月光下闪着莹莹的光泽,让小猎户看起来可口极了。

叶子暮红着脸问:“竹竹,我们皆无父无母,不用拜父母,那要不要拜一拜天地?”

南鸢轻嗤一声,“天地有什么可拜的,直接对拜,然后入洞房。”

“……我听娘子的。”

两人意思意思对拜后,叶子暮迫不及待地抱着香喷喷的媳妇入了洞房。

小竹屋外,月色正好。

一条身形庞大的龙兽在桃花林外盘旋游走,数次寻不到桃花巷。

终于某一刻,长龙破桃花巷而入,所过之处,风卷残云。

桃花被撞落了满地,覆了满地,捣出的桃花汁滴滴沁出,香味四溢,夜风吹过,令人沉醉……

小猎户食髓知味,抱着香喷喷的媳妇闹到了很晚。

南鸢难得偷了一次懒,躺平任由小猎户发挥,只偶尔抬抬胳膊腿儿,配合一下。

又一次闹完,叶子暮紧紧地抱着身下的女人,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他现在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能绕着竹屋飞上几百圈!

他发现,竹竹居然是清白之身,她竟是将清白之身给了他!

叶子暮心里被填得满满的,觉得自己何其有幸,长得又丑又没什么本事,竟能娶到这么漂亮这么能干的媳妇。

“竹竹,我好高兴!”

南鸢撩起眼皮子扫了眼神清气爽的小猎户,抬手拍了拍他的狗头,“夜深了,睡吧。”

“我高兴得睡不着!竹竹,你真美!”

桌上的红烛早已泣完了最后一滴眼泪,屋里暗了下来,但小猎户的一双眼睛却跟两颗宝石似的闪耀,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怀里的女人。

他的视线一寸寸地从黑夜里模糊的白皙上扫过,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竹竹,我不闹你,我就是想亲亲你。”小猎户的声音含糊不清。

南鸢在心里嗤笑一声。

类似的话她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南鸢一把抓着小猎户的头发将人提了上来,神情慵懒,“想要就要,不必拐弯抹角。”

听到这话的小猎户浑身狼血沸腾,瞬间扑了上去。

他说的其实是真的,只亲一亲就算了,毕竟媳妇第一次,但是他很聪明地没有解释。

竹竹既然能发出这样的邀请,那就说明她身体吃得消,他若是拒绝就太蠢了!

小猎户化身豺狼,不知餍足,终于又一次鸣金收兵之后,有了前面的经验,他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竹竹,我还想再——”

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南鸢一脚踹下了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