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3章 到底,哪里不对呢?

第343章 到底,哪里不对呢?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343章 到底,哪里不对呢?

叶子暮再次感慨,自家媳妇真是个善变的女人。

先前媳妇明明说了,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说,可他此时直说了,却被她无情地一脚踹下了床。

这一脚还踹得这么用力……

叶子暮耿耿于怀,他想象中的反应一个都没有。

新晋夫君叶子暮越想越郁闷。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莫非是因为他这功夫不行,没有掌握要领?

叶子暮偷偷摸回了床上,挨着香喷喷的媳妇睡了,这一次规矩了不少,只是搂着那小腰,没有再做别的。

然后,自己很餍足但不满意媳妇反应的小猎户,这一夜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一双眼睛在黑夜里幽亮幽亮的。

睡着的南鸢其实并不如小猎户想的那般。

她对小猎户的表现大体满意。

小猎户心思多,他本就以为自己是未来人穿过来的,她若表现太过,肯定惹小猎户多想,然后又会嘀嘀咕咕很久。

话多的小猎户有时候不烦人,但得看他唠叨的内容是什么,若是这些,会让人头疼。

是以,她才任由小猎户一通胡天胡地。

但胡天胡地也得有个度,小孩儿不能惯着,不然要上天。

屋里的桌上摆着一个木雕的小花瓶,里面插着新鲜的野花,每日小猎户都会换一束。

闻着那香,睡梦里的两人都很甜。

山上的这对新人只过了两日二人世界,第三日,南鸢便带小猎户回了夜魅阁。

如今她贵为夜魅阁阁主,基本上都是她说了算。

别说带回来一个男人,就算带回来十个,夜魅阁这些人也没立场说什么。毕竟上任老阁主刚接任阁主之位的时候,可是连当时的女弟子都睡了。

叶子暮在六大分阁溜了一圈,最后还是对杀手兴趣最大。他也想当杀手。

南鸢纵着他,直接给他取代号“夜隐”,空降地字杀手。

这个决定引起了夜魅阁很多杀手的不满,毒步意见最大。

他奋斗多年,接了那么多任务,杀了那么多人,才跻身地字杀手,凭什么这小子一来就当地字杀手?

原本毒步对暗香的成见已经不像原来那么大了,毕竟她的确是个有本事的女人,而且风宿一事上,暗香已经网开一面。若按照风宿的罪行,直接杀了风宿都可以。

谁料暗香刚接任夜魅阁,就做出这种色令智昏的举动!

叶子暮也看毒步不爽。

这些年为了报仇,他四处打探消息,早就练出了察言观色的本领,别人怎么看不上他,他不在意,但谁都不能说他媳妇的坏话!

“你,拔剑!”叶子暮从金灿灿的刀鞘里抽出了自己的宝刀,目光暗沉,脸颊上那只栩栩如生的黑蜘蛛因为他沉下来的表情平添几分阴鸷和森寒之感。

毒步一开始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尤其看到那一柄亮得能闪瞎狗眼的刀,直接嗤笑出声。

他拔出剑,姿态散漫地迎了上去。

然而,毒步很快就笑不出声了。

十五招!

只十五招,他就败了,被对方一脚踹飞,人和剑一起摔在了地上,最后一刀更是震得他臂膀发麻!

围观的人也惊呆了。

以前毒步发挥最好的时候,跟风宿对打,能在风宿手中坚持二十招!那个时候的风宿可是江湖剑客榜第三,剑术十分了得!

可现在,毒步与新入编的地字杀手夜隐刀剑交锋,竟只坚持了十五招?

这夜隐的刀法跟暗香同出一宗,莫非是暗香教的?

刀法已经炉火纯青到这种地步,难怪一来就被新阁主提到了地字杀手。

毒步脸色铁青,为了自己的脸面,硬着头皮道:“就算刀法了得又如何,我们杀手光武功厉害可不行,我们比的是刺杀的本事。”

叶子暮将自己的宝刀收入那写满了“爷有钱”的金灿灿刀鞘里,霸气侧漏地道:“那便看着吧,一年之内,我不但稳坐夜魅阁地字杀手,还会进入刺客杀手榜前十,刀客榜前五!我要是没做到,脑袋摘下来别裤腰带上!”

众人目瞪口呆。

兄弟,你是个牛人啊,这种赌都敢随便打。

毒步沉默片刻,道:“若我输了,我可不会摘下脑袋给你。”

当他蠢么,话不能说太绝,万事留一线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周围有人噗地笑出声。

毒步没好气地瞪过去,“笑屁笑,滚滚滚!”

一天到晚就知道看他的好戏,对夜隐不满的又不止他一人!

“你若输了,我夜隐不要你脑袋,只要你站在玉琼山最高峰上,高喊十声阁主暗香跟刺客夜隐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天造地设,男才女貌。”

毒步和众夜魅阁杀手:……

我去,就为了这?

叶子暮前脚逞完威风,后脚就飞去夜魅阁历任阁主歇息的地方,找媳妇去了。

“竹竹,你快帮我,不然你家夫君要把脑袋摘下来别裤腰带上了!”

南鸢听完来龙去脉,面无表情。

不,眉心大概抽抽了两下。

“你是小孩儿吗,跟那些人争这个做什么?”

“他们背后说你坏话,你不知道有多难听,是可忍孰不可忍?”叶子暮气得脸上的小蜘蛛来回鼓动,如同活过来了一般。

“不知,你说说?”南鸢道。

叶子暮气哄哄地道:“他们说我是爬了你的床才得到了地字杀手名额!说我没本事,说你假公济私——”

叶子暮本来要发展成长篇大论的话被南鸢悠然打断,“他们说得没错。难道你没爬我的床?”

叶子暮微微睁眼。

他爬了,不仅爬了,还日日都爬。

但这能一样吗?他们分明是把他当成了那种为了荣华富贵爬床的狐媚子。

气人。

“不然明日便广而告之,你是我的夫婿?”南鸢像是在询问他的意见,但叶子暮中觉得她话里含着一丝戏谑。

叶子暮支支吾吾了起来,“暂时、不要,等我,嗯,混出头了,你再说。”

南鸢颔首,“听你的。”

家里的小猎户都主动求上门了,作为娘子,南鸢当然要有所表示。

当晚,南鸢便带着小夫君去杀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