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5章 若骗你,你是猪

第345章 若骗你,你是猪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16  |  更新时间:

第345章 若骗你,你是猪

南鸢正想着主线的事情,屋外突然响起了很刻意的脚步声。

在夜魅阁,人人都懂轻功,只有最低等的仆人才会走出这么沉重的步伐。

嗯,还有个时时刻刻秀存在感的小猎户。

只听这非常刻意做作的脚步声,南鸢便知道是他了。

小糖很自觉地问:“鸢鸢,那我屏蔽五识喽?”

南鸢平静的表情有皲裂的迹象。

通过这一人一兽的对话,足以可见,每次叶子暮这个时辰来找她为的是什么。

自从刺客夜隐前日杀了一个目标人物后,这人就把自己关在了屋里,整整两日不曾出门。

据说,夜隐在这次刺杀中得到了一件绝世宝贝。

夜魅阁里的杀手不光杀人,有时候也会收集一些重要情报,以及盗物。

以前的夜魅阁有明确规定,任务是什么,杀手就只做什么。譬如杀人便杀人,你不能杀人的时候还偷东西,因为这样会拉低夜魅阁的逼格。

南鸢担任新阁主之后,改了这一条规定,若是遇到那种鱼肉百姓的贪官或陷害忠良的奸臣,可以顺手带走点儿奇珍异宝,不必上缴。

是以杀手们有此猜测,夜隐定是在前日刺杀中盗走了一件宝贝。

然而,当南鸢得知杀人地点是某国某花楼雅间时,她下意识觉得,小猎户盗走的可能不是什么宝贝。

至于到底是什么,今夜便能见分晓。

“娘子!”叶子暮直接推门而入。

别人来找阁主都需先通报,但叶子暮不需要,夜魅阁无人不知他是阁主的夫君,又因为他自己有本事,众人见了他都会礼让三分。

南鸢偏头看他,“何事?”

叶子暮大概是被她惯得无法无天了,性子也越来越直,嘿嘿一声之后直接暗示,“娘子,天都黑了,我们去歇息?”

南鸢:呵呵。

心中的猜测顿时由七成变成了九成。

这是钻研完了小画册,打算实战一下?

可惜,南鸢这次不打算惯着他。

“也好,歇息吧。”南鸢回道。

叶子暮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如一只即将战斗的雄鸡。

然而,很快,一桶凉水就兜头浇了下来,把他浇了个透心凉。

在这个打算把娘子这样那样的美好夜晚,面前这个无比诱人的美妇人突然说,她月事来了。

叶子暮顿时就从斗志昂扬的花公鸡变成了没精打采的落汤鸡。

“真的?你没骗我?”

“若我骗你,你是猪。”

叶子暮:……媳妇你是不是说错对象了?

最后,叶子暮就只能规规矩矩地搂着媳妇睡觉,啥都做不成。

小猎户满脑子香艳旖旎的画面得不到施展,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他的确是在前日刺杀中,从那花楼里得到了一本春宫图。

那本春宫图画技精湛,里面的人物姿势千奇百怪,看得人血脉喷张。

继猎户叶子暮打开新世界大门之后,杀手叶子暮又打开了一扇新世界大门。

叶子暮掰着指头数日子,在好不容易挨到媳妇身子爽利之后,媳妇却突然有事,不得不出一趟远门。

计划再次落空,叶子暮心中那团火从熊熊大火最终烧光了干柴,只留下了一点儿火星渣子。

等后来终于逮到人,激动的叶子暮打算重振夫纲的时候,家里的懒媳妇却突然不懒了。

一个天旋地转,女上男下。

骑在懵圈小猎户身上的女人唇畔微扬,一瞬间似绽开了春日百花,美得耀眼,鼻尖仿佛有暗香萦绕,耳畔仿佛有百鸟啼鸣,让人飘飘欲然。

叶子暮恍然间想,他家娘子笑起来真美,能要人命。

正飘忽着的时候,身上的女子忽地来了一句,“你私藏的那画册我看了。”

叶子暮浑身一紧,心虚不已,“咳,娘子你听我解释,我……”

然而,眼前的女人却没有追究的打算,只悠悠然道:“有几页我挺喜欢的,今夜试试。”

这一试,叶子暮的魂都快离体了。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家娘子这么能勾魂呢?

像个吸食人精魂的妖精!

当初他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像一只妖精,原来第一眼的感觉是对的。

白竹她就是个小妖精……

·

齐王死了,公子陌玉继承王位,只用三个月时间就将一盘散沙的鲁国吞并,然后开始攻打其他小国。

九国纷争愈演愈烈。

不过,这些都跟南鸢无关,南鸢带着自家的小猎户,继续在江湖上刷存在感。

多个世界的经验告诉南鸢,不管是什么职业,只要做到极致,就能得到非常可观的信仰之力。

至于功德值,这个世界杀戮太多,功过相抵便可,南鸢并不奢望得到太多功德值。

三年间,齐国已经先后吞并了鲁、晋、宋、陈、吴,只剩下卫燕郑。

眼见形势不妙,素有积怨的卫郑两国摒弃前嫌,同燕国结成三国联盟,而齐国几年征战,还未完全恢复战斗力。

这最后一战,注定艰难。

而这三年间,杀手暗香和夜隐也已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夜魅阁因开设慈善堂,得到江湖之上许多人的盛赞。

哪里发生天灾人祸,慈善堂就会在哪里建棚施粥,安置流民。

渐渐地,九国百姓都知道了这个神秘的组织,一开始百姓听说里面都是杀手,还十分惧怕,后来,得到夜魅阁的许多帮助后,百姓们才渐渐地不怕了,并且十分敬畏夜魅阁的这位女阁主。

听说夜魅阁收留孤儿后,一些自觉活不久的贫苦父母甚至想把家中稚子送往夜魅阁,请求阁主收留。

除了天灾人祸,慈善堂还补助了很多学堂和药堂。

战乱时代,去学堂读书的百姓越来越少,人少,没有人交银钱,学堂就没有进账,自然开不下去。

据说很多快要关门的学堂就是因为有了慈善堂的补助才得以维持生计。

民间百姓对这个杀手组织心存敬畏和感激,但对挑起战争的齐王却褒贬不一。

大多数人都恨齐王带来战争,眼光长远的人却觉得齐王是在做大事,战乱只是一时,若齐王能一统天下,结束九国纷争,最终会迎来一个太平盛世,到时候造福的是百姓。

南鸢和叶子暮乔装打扮后,去了齐国一家客栈的雅间。

外面虽战乱不断,齐国却很太平,因为齐国强盛,无人可敌。

只是这最后一战,齐国对上卫燕郑三国联盟,并没有很大的胜算。

所以,南鸢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