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6章 论心眼,小猎户最多

第346章 论心眼,小猎户最多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62  |  更新时间:

第346章 论心眼,小猎户最多

雅间里坐着一男一女,男子五官俊美,虽作普通贵族公子的装扮,身上却隐有一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他旁边落座的女子容貌秀丽,相比三年前,眉间稚嫩退去,完全长开,少了夕日的灵动俏皮,多了几分端庄大气。

如今这两人,一个贵为齐王,一个为齐王后,早已不是以前冷漠无情的刺客风宿,也不是周旋于极品亲戚之间想着如何发家致富的小村姑。

陌玉朝两人颔首,“请坐。”

温绣则微微一笑,“前辈,猎户哥哥,三年不见,别来无恙。”

南鸢神色淡然,并没有叙旧情的打算,和叶子暮坐下之后,开门见山地问:“二位想雇我杀谁?又能开出什么条件?我夜魅阁可不差钱。”

陌玉一怔后,失笑,“暗香,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说话从不拐弯抹角。”

在齐王宫习惯了尔虞我诈的日子,从前冷漠无情只知杀人的刺客风宿,心思越来越深沉了。

他也想简单纯粹,可惜,他不能。

从他变成公子陌玉之后,他就知道,他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以前做刺客风宿,他觉得很累很麻木,可在当了齐王后,他却更累了。

他手上的人命较之从前,只多不少,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他只动动嘴皮子,便能轻易处死一群人。

有时候,他也想什么都不管,远走高飞,离开那个权力漩涡。

他是陌玉,亦是风宿,他若想逃,随时都可以逃走。

可是后来,他懂得了自己的责任。

唯有一统天下,才能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也能让绣绣过上稳定的日子。

“齐国很快便会跟燕国开战,到时候燕国的盟友卫国和郑国定会前后夹击,我想从夜魅阁买卫国周良周将军和郑国赵安广赵军师的命。”陌玉道。

若能取这两人性命,卫军和郑军便会失去主心骨,援军不足为惧,攻下燕国指日可待。

待攻下燕国,再攻卫郑两国便如探囊取物。

南鸢顿了顿,淡淡道:“卫国孔雷将军残虐下属,不是个东西,所以我杀了他,可这位周将军却是个好人。还有那赵军师,此人懂五行八卦,还会星象占卜,是个难得的人才,杀之可惜。”

陌玉沉默半响,意味不明地道:“离开夜魅阁三年,我竟不知,如今的夜魅阁杀人还要看这些了。”

他只知道,若杀了这两人,便能早一日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战事也能少几场。

若只死两人而救千万人,为何不杀?

他本就冷漠无情,当了齐王之后,数次死里逃生,愈发杀伐果决了。人命在他眼里已经成了一件可以估算价值的东西。

“暗香姑娘是打算不做这桩生意了?”陌玉问,身上属于上位者的压迫感无意间释放了些许。

南鸢瞥他一眼,“谁说我不做,你若不取人命,只让这两人消失一段时日,我可以做到。”

陌玉一愣,“你要掳走这两人?”

掳走一个大活人谈何容易?这比直接杀人难了数倍!

陌玉觉得此举十分艰难危险,只是他刚刚张嘴,那即将出口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

他忘了,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暗香。

是当年轻易击败他的暗香。

如今他每日也会练剑,只是再找不到剑客的感觉了,手中的剑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可有可无,沦落为一个强身健体的兵器,他拿的更多的是笔、奏折和战报。

“我可以掳走这两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那么齐王,你能开出什么条件?”

女人的一句齐王直接拉开了双方的身份差距。

陌玉深深看她一眼,懂了她的意思,于是他也以齐王身份承诺道:“你想要什么,只要孤能做到,都应你。”

南鸢似乎十分满意这个答案,微微颔首,“我的要求很简单,待齐王日后一统天下,给我夜魅阁一个容身之所便可。

天下大定,便不需要太多刺客了,我会带夜魅阁弟子从良,想必齐王不会为了抹掉这段过往而赶尽杀绝。”

陌玉冷峻的眉眼染上薄怒之色,“暗香!孤在你眼里,莫非就是这样一个滥杀无辜自私自利的人?”

南鸢神情淡然依旧,“齐王息怒,人心易变,以防万一罢了。”

一旁的温绣忽地握住了陌玉的手,柔声道:“不要动怒,小心又犯头疾。小事一桩,你答应前辈便是。”

陌玉沉默片刻,薄怒敛起,恢复了一开始的深沉,“夜魅阁这几年开设慈善堂的事情,孤听说了,就算孤忘恩负义想除掉夜魅阁,百姓们也不会同意,孤没有那么傻。

暗香,除了这个,孤再许你两个条件,日后你尽可以来找孤兑现承诺。”

南鸢先是讶异,随后反问,“日后是多久,你不承认了怎么办?”

陌玉自担任齐王之后,谁都顺着他,温绣也是,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质疑他了。

死不承认?

他身为一国之主,会干出死不承认这种事?

妇唱夫随的叶子暮这个时候也开口道:“我娘子说得对,如今只有我们四人知道这件事,温绣是你夫人,定然站在你这边,你俩都赖皮不承认怎么办?你还是写个承诺书吧。”

陌玉被这人的口气气到了。

这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气人。

他当即就让候在门口的下属去取了笔墨纸砚,写了一封承诺书。

“还得按指印。”叶子暮提醒道。

南鸢看他一眼,朝他投去赞赏的目光。

论心眼,没人能多得过小猎户。

协议达成之后,陌玉看向南鸢,忽地又问了句:“暗香姑娘,我可否跟你单独聊几句?”

叶子暮刚刚露出警惕之色,温绣便笑了起来,偷偷朝叶子暮递了个眼色,道:“正好,我也有话想问猎户哥哥。”

叶子暮目光微一闪,跟着温绣去了隔壁雅间。

此处雅间隔音,不必担心隔墙有耳。

等两人离开,陌玉看向南鸢,“当年走得急,未曾好好感谢暗香姑娘。”

说完,他朝眼前的女子深深作了一揖。

他本该被废武功灌下哑药,从此成为一个废人,可是暗香却没有这么做,她甚至给了他安身立命的银钱,放他远去。

“不必谢,只是觉得你不该落得那样一个下场。若真想谢我,待你日后一统天下,记得做一个明君。”

小糖:鸢鸢又骗人,明明是因为风宿是男主,不能杀。

陌玉闻言,淡笑应道:“好。若孤违背了初心,你便来取孤性命吧。你是刺客暗香,孤知,你能做到。”

“如你所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