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47章 你过来,我哄哄你

第347章 你过来,我哄哄你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93  |  更新时间:

第347章 你过来,我哄哄你

陌玉看着眼前的女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他始终记得那一夜,他身受重伤,一个纤细的女子背着他走了很久,很久。

入目,一片艳丽的海棠色,有些晃眼,但很美。

比男子瘦弱娇软的肩膀挺直如峭壁,窄却稳,竟让那日身受重伤的他在迷迷糊糊中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陌玉想,如果当初没有暗香,温绣一个人不一定能救活他。

所以从一开始,他的命就有一半是暗香的。

只是,这个女人从不在意这件事,温绣又是个爱吃醋的性子,他便再也没有提起。

亏欠的还没有还,他便又欠了她。

隔壁雅间的气氛并不如这边融洽。

没了外人在场,温绣改了更为亲切的称呼,直接称呼猎户为老兄。

这称呼要比猎户哥哥听着顺耳许多。然而,温绣不着痕迹的试探却让叶子暮慢慢沉了脸。

“你到底想说什么?说话拐弯抹角的也不嫌累。”

温绣微微一怔。

拐弯抹角么?

她也觉得累,但她不知何时就习惯了这样的拐弯抹角,好像人不拐弯抹角一下,就会被人抓住把柄似的。

而她如今的身份,是万万不能被人抓住任何言行举止上的错漏,那会给陌玉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作为一个穿越者,还是个天生比女人更向往权利的男穿越者,老兄你,对这天下真的一点儿不感兴趣?”温绣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叶子暮顿时就明白了这女人的顾虑,这是怕自己跟她男人一争天下?

就算要争,现在也晚了,难不成杀了陌玉,他就能代替陌玉一统天下了?

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温绣也觉得自己是在杞人忧天,可是一山不容二虎,这几年尔虞我诈见多了,她的疑心也越来越重,难免会多想。

眼前这老兄跟她一样是穿越者,而大多情况下,男穿越者穿到异世大陆,都想闯出一番大事业,否则,岂不是白白浪费这样的机缘?

这件事几年来一直是她心里的隐忧。

叶子暮嗤了一声,“我只想跟我家娘子甜甜蜜蜜地过完这辈子,没什么一统天下的野心,你大可以放心。什么天下,什么权力,我和我家竹竹统统不稀罕。”

温绣的眼里掠过一丝狼狈,“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算了,我现在的确是个讨人厌的女人。”

为了陌玉,也为了能做好这个齐王后,她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有时候,她会格外怀念自己还在丰谷村的日子。

虽然周围有一群想着占她便宜的极品亲戚,每天会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操心,但至少那个时候人心没这么复杂。

交易达成,南鸢和叶子暮没有多待,很快便离开了雅间,只剩下那一对高高在上的王和王后,心思各异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一个月后,齐国同燕国开战。

卫国和郑国援军在赶来的路上,竟发生了两件怪事。

卫国周大将军和郑国神机妙算的赵军师,两个大活人一夜之间先后失踪了!

军营人多眼杂,到处都是自己的亲兵,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说不见便不见了?怪哉!

周将军是卫军的领队大将军,赵军师则是郑国说话最有分量的人物,这两人突然失踪,卫军和郑军顿时就失去了主心骨。

有人谨慎,有人多疑,有人胆怯,加之卫国和郑国本就是多年宿敌,军队里难以避免的出现了分歧。

援军迟迟未到,齐军这边却是齐王领兵亲征,齐军势如破竹,一举攻下燕国几座城池,以摧枯拉朽之势拿下了整个燕国。

而后三个月内,卫国郑国先后举白旗,不战而降。

自此,齐王一统九国,开始了大齐国的统治,齐王称齐昭皇。昭,取昭告天下之意。

在这之后,齐昭皇大赦天下,兴水利,兴科举,减赋税,在民间渐渐有了好名声。

据称,上任齐王丢失的传国玉玺和紫龙玉佩找到了,当年盗走这两样宝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夜魅阁阁主暗香!

公子陌玉一统天下成为齐昭皇之后,阁主暗香主动归还了当年盗走的两样宝贝,并取消了夜魅阁的刺客组织,带着一众杀手转行做了保镖。

夜魅阁里的分阁百药阁变成了医馆药堂,隐匿阁发展成了布铺,而慈善堂则遍布了全国各地……

按理说,夜魅阁势力庞大,在民间威望也极高,统治者一般不会允许这样的存在,但齐昭皇不但不打压夜魅阁,还钦点夜魅阁为皇家镖局,甚至送了御赐牌匾。

不管是这位夜魅阁阁主还是齐昭皇的举措都让人不得不多想。

不知何时,坊间居然流传起不少关于这齐昭皇跟夜魅阁女阁主的香艳故事。

羊肠小道上,一个脸上纹着黑蜘蛛的英挺男子牵着一头大黄牛,大黄牛的背上歪坐着一个容貌清艳的女子。

牵着大黄牛的男人沉声冷笑,“这年头的说书先生真能胡诌,夜魅阁女阁主跟齐昭皇有一段刻苦铭心的情缘,可惜两人有缘无分?齐昭皇心系天下,女阁主却向往青山绿水,不愿被囿于深宫之中?这都什么跟什么?”

坐在大黄牛身上的女子眼皮子半耷拉着,一副快要睡过去的慵懒模样,闻言睨向牵牛的男人,“那你觉得,另一个说书先生讲的夜魅阁女阁主同阴鸷凶狠刀客的故事如何?”

牵牛的男人轻咳一声,“这个故事倒是不错,就是太浮夸了些,我家媳妇从头至尾就只有我一个,什么为了我遣散后院三千美男?瞎扯!”

“小猎户。”南鸢忽地喊他。

叶子暮驻足,回头看她,“娘子,我都不当猎户许多年了,你怎么老叫我猎户?叫猎户就罢了,还总加一个小字?”

神情有那么一丢丢的郁闷。

他觉得自己长得也不像个小弟弟啊,比娘子高了大半个头呢。

南鸢的嘴角似噙了一抹淡笑,“本就比我小,为何叫不得?”

“不准叫了,以后都叫夫君。”

“嗯,小夫君。”

“白竹!你夫君生气了。”

“那你过来,我哄哄你。”

叶子暮眼珠子转了转,还真就凑了过来,“娘子欲如何哄我?”

南鸢俯身,伸手按住小猎户的后脖颈,推向自己,在他嘴角轻轻落下一吻,“这样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