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50章 自证清白,搜魂投影

第350章 自证清白,搜魂投影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79  |  更新时间:

第350章 自证清白,搜魂投影

众人都说,戚凝焱不过看在林雪雅是同峰小师妹上,才多加指点一二,黎初的嫉妒莫名其妙。

可是,真的是黎初想多了吗?

南鸢搜索着黎初的记忆,调出这两人相处的画面。

这位林师妹冰雪聪明活泼可爱,是五年前拜入归一宗的新弟子,水木双灵根,天赋极佳,被天蓬峰峰主看中,收为直系亲传弟子。

这天蓬峰正是戚凝焱所属峰,于是,戚凝焱成了林雪雅的师兄。

画面中,戚凝焱对林雪雅的确是一副师兄拂照师妹的模样。

可是,这个男人在小师妹面前,笑得开心极了,眉眼也很温柔。

那种笑和那种温柔,是当初黎初跟他互生情愫时才看到过的。

这么多年,黎初以为是因为对方沉稳了才变得不爱笑。

却原来,并非如此,不过是那份情淡了而已。

南鸢微微皱眉。

男男女女的这些爱恨痴嗔当真无聊,还不及修炼来得有趣。

凭黎初这资质,摒除杂念的话,早就步入元婴境界了。

戒律堂中,掌门闭关未出,九位峰主却已全部到齐。

毕竟兹事体大,黎初是颇有资质的天冲峰直系亲传弟子,犯的是勾结魔修的叛门之罪,还残害同门。

戒律堂堂主高声宣布了黎初的罪行。

人证是亲眼看到她勾结魔修的四名同门弟子,物证是黎初的青木剑。

天蓬峰峰主怒喝出声,“你便是嫉恨我徒儿雪雅,也该光明正大上试炼台比试,可你居然勾结魔修,取她性命!你这妖修如此歹毒,我归一宗当年就不该收你!幸好我徒儿凝焱没有跟你结为道侣,你善妒又恶毒,实在配不上凝焱!”

其他峰主有的附和,有的惋惜。

“这次的确太不像话了,怎能因为一时嫉妒就勾结魔修,还残害同门弟子。”

“这两件事情,任何一件拎出来都是大罪。黎初这资质,可惜了。”

“葛师兄,这次你再不能护短了。”

……

吵吵嚷嚷的声音让南鸢觉得脑仁胀痛。

天冲峰峰主葛若渊看着自己的徒儿,许久的沉默后,低叹出声:“初儿,你这次太令为师失望了。”

南鸢听到这话,觉得脑仁更痛了,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悲戚感。

这里,没有人信黎初。

一个都没有。

好痛。

哪里痛?

是心。

“黎初,你可知错?”戒律堂堂主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冷声问道。

南鸢淡淡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做过,又何错之有?”

“冥顽不灵!来人,上戒鞭!”

南鸢正待辩解,却被戒律堂堂主施下禁言术。

两个戒律使将她按在地上,而后,戒鞭狠狠落下。

戒律堂八十条戒鞭,一鞭接一鞭地落下,发出啪啪啪的声响,混杂着皮肉绽开的声音。

待最后一鞭收起,南鸢嘴里一阵腥甜,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她强撑着身子,缓缓抬头看向眼前的数位长者,鬓角的一缕碎发衔在嘴角,沾了血。

戒律堂堂主、各峰峰主,还有……黎初无比敬重的师父。

她颤颤巍巍地站直了身体,嘴角一绺鲜血又溢了出来,叠在下巴还未干涸的血迹上,格外刺目。

刑罚结束,禁言术随之解开。

“呵,呵呵……”她先是低笑,随即放声大笑,笑得眼泪直流,“哈哈哈……”

这些是黎初的情绪,南鸢控制不住,索性也就不控制了,任由那残留的情绪发泄出来。

“师父,所有人都不信黎初,为何连你都不信?我自两百年前拜入你门下,一心向道,你一手将我带大,我尊你敬你,你竟也怀疑我勾结魔修害同门?”

那模样四十多岁、慈眉善目的老者扭开了头,神情似有些不忍,出口的话却半分不留情,“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为师不信,为师后悔收你为徒。”

南鸢笑得苍凉,“凭什么?你们凭什么定我的罪,人证物证俱在?什么人?什么证?”

戒律堂一旁的几个证人纷纷开口。

“我亲眼看到的,你跟那魔修站在一起!”

“我还听到那魔修说感谢你将林师妹引了过去,要跟你平分林师妹储物袋里的宝贝!”

“那魔修手里拿着师姐你的青木剑,然后刺向了林师妹!林师妹至今昏迷不醒!”

“对,我们可以起心魔誓。”

“那就起吧。”

南鸢嘴角忽地勾了一下,冷眼看向这几个弟子,“就说亲眼看到黎初勾结魔修残害同门,如有虚假,心魔缠身,修为终身不得前进一步。”

几个弟子一怔。

这可是心魔誓。

“起就起!”一人道,立马两指指天,发下心魔誓。

其他人略作犹豫后,也相继发了心魔誓。

“孽障,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南鸢瞥了一眼那处处看她不顺眼的天蓬峰峰主,笑了一下,“几位峰主既然巴不得废我修行,赶我出师门,那正好,这一身修行我亦不想要了,就用来施展归一宗的搜魂投影之术。”

几位峰主闻言,目光微变,其他低阶弟子却是神色大变。

搜魂投影之术?

黎初疯了!

“初儿,不可!”葛若渊大喝一声。

可是那一身是血的女子却一意孤行。

南鸢以毕生修为为代价,施展了搜魂投影。

黎初的记忆被抽出,以画面的形式投影在虚空之中——

一身白衣,清艳卓绝的女子手执青木剑,与丛林中的妖兽缠斗,那妖兽修为不低,一人一兽打斗的画面十分激烈。

最后女子险胜,却受了重伤,狼狈不堪。

没多久,黎初偶遇同门师妹林雪雅跟魔修打斗的一幕。

她躲在暗处,在林师妹被打成重伤眼见就要一命呼呜的时候,还是遵从本心,劈出一剑。

中了一剑的魔修调头看向黎初,面目狰狞。

忽地,魔修察觉到什么,夺了黎初手中的青木剑,兀自笑了起来,那笑容满怀恶意,“这女修身上有不少宝贝,难怪你愿意跟我联手,待我杀了这女修,她乾坤袋里的东西我们平分。”

话毕,他作势一剑刺向林雪雅。

恰在这时,归一宗其他弟子赶来。

然后,黎初百口莫辩。

丹田灵力几近枯竭,画面也变得越来越淡,最后破碎。

拼尽一生修为也要施展高阶修士都不敢轻易施展的搜魂投影之术,南鸢的嘴里又涌出了鲜血。

“我是嫉妒林雪雅,她活泼可爱,讨人喜欢,宗门里很多人都喜欢她,师父、师叔伯、师兄弟,还有……戚凝焱。

但我再如何嫉妒她,也一直谨遵师门教诲,从未想过害她。

可是,你们为何不信我?

说什么有道无类,人修妖修并不不同,可笑,你们从骨子里就防备着妖修。”

女子每说一句,嘴角溢出的血就多了一绺,那一双燃烧着愤怒的美目却越来越趋近平静幽谧。

天冲峰峰主葛若渊此时懊悔不已,“初儿,是为师错怪你了,是为师错了!”

他急忙掏出一瓶瓶的上品丹药,想要给眼前受尽委屈的徒儿服用。

可是对方却没有接。

那姿容绝艳满身染血的女妖修站在戒律堂场中,身姿笔直。

然后,她两指刺入丹田,竟将自己的金丹生生挖了出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