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54章 云无涯,剑修第一人

第354章 云无涯,剑修第一人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28  |  更新时间:

第354章 云无涯,剑修第一人

“若是大衍剑宗的剑修,你方才便白叫了。”散修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又撇了下嘴,“大衍剑宗的剑修,尤其是修无情剑的这群剑修,向来不喜多管闲事。再者,这是你我双方的纠纷,你若搬救兵,不觉得害臊?”

“什么纠纷,明明是你抢了我们的阴阳双生花!”

“算了林师弟,的确是我们技不如人。不过一株阴阳双生花,让给他,我们再另寻一株。”

那气鼓鼓的林师弟愤愤然道:“金师兄,这阴阳双生花哪有那么容易寻到?而且我们凭什么便宜这奸诈散修!”

御兽宗那位年纪稍长的金师兄叹气,“技不如人,有何可抱怨的?今日遇到的若是魔修,你又找谁说理去?”

散修哈哈一笑,“还是这位道友懂事,如此,我便拿走这阴阳双生花了。”

然而他话还未说完,御兽宗那位林师弟蓦地瞪大了眼,望着远方。

只见方才那咻咻咻划过的三道剑光竟又折了回来。

不过是争吵两三句话的功夫,三道剑光便俯冲而下。

剑光散开,露出三个年轻男修。

几个御兽宗弟子见到来人,齐齐咽了一下口水。

竟真的是大衍剑宗的弟子!

而且为首这人,这这这特么的不就是那位元婴境剑修第一人——云、无、涯!

三个剑修中,落后半步的两名弟子着月白色窄袖长袍,五官如覆冰霜,通身都是生人勿近的冷意,头发一丝不苟地挽起,以玉簪固定。

其他门派的内门弟子束发用的都是发带,这大衍剑宗倒好,个个都戴玉簪,那玉簪一看就是法器。

落后半步的这两名弟子已是格外的俊秀端肃,然而,却不及前面那男子十分之一。

不同于身后两个剑修的穿着,为首之人着一身月白色广袖长袍,玉冠束发,通身仿若被月华笼罩。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面若雕琢,光华夺目,丰姿独绝,飘然出尘,真个若九天之上的九天神祇!

乍看此人,只觉无比耀眼,感受不到那种剑修独有的冷意,可若对上那双如深潭般的眼眸,便能看到那藏于深潭之下的滔天锐气,如无数道剑芒敛于其中,见之心惊胆颤。

是云无涯,真的是大衍剑宗的云无涯!

同等境界的修士中,剑修最为厉害,只因剑修的剑千变万化,攻势难挡,一剑可破万法。

法修、音修,甚至佛修,在剑修面前,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剑修晋级比一般修士更难,因为境界的提升通常伴随着对剑道的感悟,可剑道又岂是那么好感悟的。

然而,眼前这位剑修当年只一个时辰便参悟了大衍剑宗的通用大衍剑法!

只三天时间就感悟出独属于自己的冰雪寒霜剑法!

此人三百年前以剑入道,短短五年时间便从最初级的炼气期进入金丹期,横跨四个大境界:炼气、辟谷、筑基、金丹!

如今已是元婴后期修为,且已参悟了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乃众人公认的元婴境剑修第一人!

完全可与其他修士的化神期大能者一较高低!

而此人,才不到三百岁!

三百岁的元婴后期剑修,在整个修真界绝对是独一份的!

啊,越想越扎心。

此时,那元婴境剑修第一人,一双幽黑深邃的眸子正扫视着眼前几人。

“方才何人求救?”男子出口的声音如泉击玉石,好听得像仙音,却也格外的清冷淡漠。

求救的那位御兽宗弟子咽了咽口水,呵呵干笑一声,“云师兄,是、是我,我乃御兽宗弟子林叶奔,这散修抢了我们的阴阳双生花,本来我师兄弟几人……”

这人话未说完,云无涯便微微偏了偏头,对身后两人道:“我有事离开片刻,你们看着处理。”

两名剑修颔首,“是。”

然后,不管是御兽宗弟子还是那散修,眼前这飘然出尘的剑修都没有再多看一眼。

他错身离开,那抹月白中藏着银丝水波暗纹的华美长袍很快便消失在了众人眼里。

瞧那方向,像是往丛林深处去了。

众人心惊,第一反应是,莫非这片丛林深处有什么天材地宝?

身为仙门第二的大衍剑宗,财大气粗,何况此人还是大衍剑宗要天赋有天赋要实力有实力的天才剑修,平日里断断不会缺了那些丹药。

能让此人抛下两个师弟先行一步,那绝逼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天材地宝啊。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手中的阴阳双生花它突然不香了!

想跟着云无涯去看看那究竟是什么天材地宝。

极品灵草?

天石?天精?神木?

灵液灵乳?

“在下乃大衍剑宗岑楚陌,这位道友可否将阴阳双生花交予我?”冷俊的剑修弟子突然问话,将一群人直勾勾的目光给拽了回来。

散修听到他名字的一瞬间,立马捏紧了手中的阴阳双生花,同时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

岑楚陌虽远不及云无涯有名气,但也是金丹境界里响当当的人物。

他干不过此人。

一番权衡之后,散修呵呵干笑一声,乖乖交出了阴阳双生花。

“岑道友,虽然这阴阳双生花是几名御兽宗弟子先发现的,可最后斩杀妖兽的是我,摘到这阴阳双生花的也是我,你不会把这阴阳双生花给他们吧?听闻大衍剑宗的剑修最为公道,岑道友可要公证处理,绝不能因为仙宗百门交好,就偏心这御兽宗弟子。”

“我呸!你这散修好不要脸,方才我师兄弟几人正在同那条双头乌蛇打斗,眼看着马上就要将双头乌蛇打死,你却趁机摘了这阴阳双生花!

那双头乌蛇奄奄一息的时候,你才假惺惺地给出最后一击,然后就说那双头乌蛇是你斩杀的了?无耻至极!

你可知我们为了等这朵阴阳双生花成熟,守在此处多久?是三天三夜,结果却被你钻了空子!”

岑楚陌听着双方的争吵声,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然后,他非常果断地取剑,劈下。

一株阴阳双生花从正中一切为二。

六朵花瓣,一边三朵,连那圆润的根茎都被从中劈成了两半。

若是旁人见了,定要道一声好剑法。

可此时,御兽宗弟子和那散修却在见到这一幕后,齐齐傻眼。

卧槽,这是什么骚操作!

一株阴阳双生花也能切成两半?

敢问哪个地方收购灵草是收购半株的?哪个炼丹师找炼丹材料是找半株的?

此人是不是有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