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56章 嘤嘤嘤,好可怕

第356章 嘤嘤嘤,好可怕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8  |  更新时间:

第356章 嘤嘤嘤,好可怕

这食人花上布了一个拙劣的防御阵法,云无涯自是一早就发现了。

他只是在想,这防御阵法乃何人所布。

如此低级的防御阵法,有等同于无,还不如不布,布了反倒引旁人注意。

云无涯盯着那花打量半晌。

南鸢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打盹的小糖突然一个激灵醒了。

它连忙放出神识一看。

这一看小糖立马被惊艳成了呆呆兽。

哇哦~

眼前这仙姿玉色的仙子是谁?帅得它眼冒金星了好嘛!

不过仙子为何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它家鸢鸢?

等等!

这是哪儿?

鸢鸢不是在深山老林的旮旯角里蹲着吗?

现在怎么长在了一片灵田里?

小糖仗着自己是神兽,神识强大,放心地放出神识打量着四周。

此处是一座山,山底青葱郁郁,山腰雪瀑飞岩,有一寒潭,除了一间宽敞的洞府,和洞府前这一片灵田,其他地方竟是光秃秃一片,全被一种白色岩石覆盖,看着就冷飕飕的。

山腰已是如此,更遑论山顶了。

山顶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终年不化,积雪上养着几株雪莲,欲开未开。

见到此景,小糖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三个字:无涯山。

再看看眼前这个正意味不明地打量鸢鸢花体的谪仙,那穿着,那气度,那玉雕脸、深潭眸、衔冰唇,那……

天啊!

此人莫非就是手札上它爹爹着墨足足一千字吹花式彩虹屁的那位大衍剑宗云无涯?

至于为毛浪费这么多笔墨描写此人,一是因为它爹爹乃骨灰级颜控,二是因为此人的确碉堡。

在气运子男主还是个五灵根废柴,到气运子晋级到元婴境界之前,修真界所有的光点都聚集在了此人身上。

云无涯实乃修真界天之骄子第一人,亦是近千年内最有可能渡劫成仙的修士!

要知道,修真界已经近两千年没有人渡劫飞升了。

至于这世上为何有了一个云无涯,还要再搞出一个气运子——

小糖跟它爹爹观点一致。

大概是因为云无涯起点太高,生来光芒万丈,木有气运子从废柴五灵根逆袭到天才的那种苏爽感?

小糖左左右右上上下下地打量这天之骄子,越看越移不开眼。

这个男人长得可真好看,仙气飘飘的,它跟着鸢鸢闯荡这么多世,还是第一次遇到浑身冒仙气儿的美男。

它日后化形,就化成这一款的,每天照镜子都能被自己帅哭,嘿嘿。

咦?等等。

这好像不是重点。

重点是它家鸢鸢为什么会在云无涯的无涯山上?

每个仙宗仙门只要不是太穷酸,都会设置护山大阵,像归一宗和大衍剑宗这样的牛批大宗门更是设有禁制。

非本门弟子,未经允许不得入内,强行入内,会被禁制弹出去。

除非是大衍剑宗本门弟子主动将鸢鸢带进来,否则,鸢鸢不可能进来。

小糖瞅着眼前这清冷无情的谪仙剑修,再瞅瞅还在沉睡中修复身体的鸢鸢,突然一惊。

难道!难道是云无涯把鸢鸢给采了!

小糖想起什么,不禁打了个寒颤,浑身的白绒毛都跟着抖了抖。

一道尖叫紧跟着出声,“啊——不好了鸢鸢!你快醒来!不然你就要被人解剖了——”

据手札上记载,这位清心禁欲的剑修爱剑成痴。

但是!

除了悟剑道,他还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他是个极具有研究探索精神的剑修,这一点除了表现出感悟剑道之上,还表现在研究花草木飞禽走兽上。

飞禽走兽就罢了,若是花草木,极有可能被这剑修切成块,用以研究,俗称……植物解剖。

小糖突然就感受到了剑修身上寒冷入骨的恶意。

一定没有感觉错,这人想把鸢鸢切了,拿去做研究!

嘤嘤嘤,好可怕!

然而南鸢主动切断了联系,任凭小糖如何嗷嗷呼喊,都仍是一副雷打不动你大爷的霸王花样儿,丝毫不觉危险将近。

小糖在星辰空间里急得打转转,忽而某一刻,它浑身绒毛竖起,凶巴巴地瞪着外面那剑修。

它怕神马啊,它可是霸气侧漏的神兽,眼前这剑修再厉害也就只是个元婴修士。

要是这剑修想伤害鸢鸢,它就一爪子朝他呼过去。

然而,说时迟那时快,

小糖刚说完要一爪子呼过去的剑修云无涯,只那么轻轻地屈指一弹,一道无形的剑气便将南鸢布下的防御阵法破了。

防御阵法破掉的一瞬间,那懒洋洋舒展开来的娇艳大花骤然紧绷。

这异样只发生在瞬息之间,短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即便是耳聪目明的修士,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看花眼。

云无涯的鼻腔里发出一个尾音略略上扬的声调,“嗯?”

苏醒的南鸢一动未动,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在防御阵法被破的那一瞬间,她便醒了。

下意识的反应是进攻,可在察觉到危险之后,南鸢及时收手,选择避其锋芒,静观其变。

草木类妖修变回本体之后,若不主动释放妖力,看上去便与普通植株一般无二。

当然,前提是这草木妖修并未沾染太多血腥之气。

若是沾了太多血腥之气,那必定是吃过妖兽甚至修士的邪妖,一身邪气想遮掩都难。

草木无眼,看不到四周的景象,哪怕南鸢已经成了妖修,除非她放出神识。

可现在,不能。

一旦她放出神识,绝对会被这位高阶修士察觉。

虽不能放出神识,看不到周围的景象,但五识之中,南·食人花·鸢的嗅觉和触觉十分敏感,还修出了听觉,可以听到外界的声响。

那一声上扬的腔调,让南鸢知道破除她防御阵法的是一个男修。

而这人给她的感觉……十分危险。

一道如有实质的目光落在了食人花身上。

被剑修各种打量的食人花纹丝不动,尽职尽职地当一朵普通的娇弱花花。

可是,那道目光久久却没有挪开。

这让南鸢愈发警惕。

这人为何对一朵普通的食人花感兴趣?

她现在根基崩塌,只是最初级的炼气初期修为,与人打斗是下下策。

“你是否开了灵识?”男人清泠好听的嗓音忽地响起,听上去没什么起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