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57章 不必了,我自己养

第357章 不必了,我自己养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35  |  更新时间:

第357章 不必了,我自己养

剑修话落,地上的大花仍是一动未动。

食人花的反应让剑修的打量似乎多了一抹深意。

小糖见状,非常想提醒鸢鸢,装死是下下策,因为剑修大佬与众不同。

奈何此时的鸢鸢听不到。

不然,现在它就现身,一爪子扇飞这剑修?

可是,小糖有点慌。

它真的打得过这位它爹爹夸出一千字彩虹屁的剑修大佬吗?

要是一不小心被对方逮住,作为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上古神兽,这位颇具研究探索精神的剑修大佬会不会把它也拿去做研究?

嘤,想想就好可怕。

稍许,剑修那清泠的嗓音再次响起,先是平淡的哦了声,“果真是我眼花看差了。既未开灵识,便是普通灵植了。”

小糖那口提气的心放了下来,听这口气,大佬似乎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就好。

然而小糖一口气还没完全放下来,这剑修便抬起双指。

一道剑气刺出,剑气过,花瓣一角被划开。

一小块指甲盖大小的花瓣被剑修收入掌心。

小糖在空间里心痛尖叫:“啊啊啊,天杀的云无涯,居然欺负我家鸢鸢!就算你积石如玉玉树临风风光霁月月貌花容容姿清绝,你伤了鸢鸢你就是我的仇人,我咬死你嗷——”

切口处,娇艳的大花渗出了粘稠如蜂蜜一般的淡黄色液体。

液体从切口处滴落,宛若泣泪。

稍许,有淡淡的清香飘散开来。

云无涯的视线扫过那宛若泣泪的香甜液体,声音无波无澜地点评了一句,“果然肉满汁多。”

说着,他神情异常淡漠地将切下的这小块花瓣递至鼻尖,轻轻嗅了嗅。

“这香味沁人心脾,若是无毒,将你剁碎晒干了制成花茶,味道应当不错。”

小糖:!!

小糖瞬间进入一级戒备。

南鸢无语。

修真之人不食五谷杂粮,吃的是灵丹妙药,喝的是仙露灵乳,这人却想用她制花茶?

可恨她现在修为低下,遇上谁都是砧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

南·食人花·鸢觉得很憋屈。

小糖也很憋屈,虽然它是碉堡的神兽,可是它还是个幼崽,很多碉堡的技能还没有激活,它也不知自己能不能干过这剑修。

可很快,小糖又重新找回了自信。

这个世界,没有记忆的鸢鸢好娇弱,它虽为幼崽,却要担负起保护鸢鸢的职责!

“鸢鸢别怕,如果这混蛋剑修真的要将你晒干做花茶,我就从天而降,救你于水火之中,哼!哈!”

说完,小糖在空间里摆了个超酷炫造型。

憋屈的南·食人花·鸢不知戏精小糖的存在,但她想起了自己花心里的毒液。

此次化形,黎初的本体发生了变异,不但比记忆里的食人花艳丽庞大了许多,花心之中还异变出了几根藤蔓。

捕猎时不必等猎物靠近,她便可用藤蔓卷走猎物,塞入花口之中。

花口之中的花蕊能迅速分泌出毒液,此毒性较之从前也更加强烈,可以很快将猎物消化干净。

只是不知,她的毒液能否麻痹眼前这人。

南鸢已经开始思考,若不得不与此人一战,她该如何采取怎么样的办法才能得到最大的赢面。

却在此时,虚空中一道疾风吹来。

云无涯伸手一掐。

风散,藏于风中的风信展开。

几行金色小字出现在虚空中,伴随着一个老者气急败坏的声音:“云无涯,老夫当你是什么急事,原来就为了寻宝!剑重要还是宝贝重要?还想改日再约,恕老夫不奉陪了!”

听到这话的南鸢一惊。

风信?

能将消息寄存于风雨雷电之中,那至少得元婴以上修为,眼前这人竟是个元婴修士?

若说原来她还存着殊死一搏的打算,现在,这想法是丝毫不敢有了。

甭管她毒液有多厉害,藤蔓有多迅疾,元婴修士瞬息间就能拍死她。

此时的云无涯眉头微微蹙起,眉眼间似拢了一层寒意。

他指尖在虚空写下几个金色小子:惧之,是以寻借口不战?

字落的一瞬间,剑修掐诀挥出一条细细的紫雷闪电。

雷电裹着回信飞远,转瞬间便疾行数里。

不用再看回信,云无涯便知,这位无影宗的薛长老定会答应再战。

想到什么,云无涯扫了眼食人花,然后捏着那一小块花瓣离开了无涯山。

南鸢未放出神识,不确定此人是否真的走远,是以许久都没有放松警惕。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她才慢慢松懈下来。

松懈的一瞬间,娇艳的五个大花瓣也懒洋洋地垂落了下去。

被云无涯切断的小口已经凝固,这点儿疤痕对南鸢来说不痛不痒,大概相当于人修抠下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肉。

她连归一宗戒律堂的八十条戒鞭都不惧,岂怕这样一点儿疼痛。

·

云无涯带着切下来的一小块食人花花瓣,去了大衍剑宗的炼丹堂。

外人皆道大衍剑宗只有剑修,其实不然。

宗门里也有炼丹铸器的修士,只不过这些炼丹铸器的修士也使剑,都会大衍剑宗统一的大衍剑法。

但这些人还称不上剑修。

云无涯走过的一路上,时不时有弟子行礼问好,足见此人在大衍剑宗的地位。

“邱师叔可在?”云无涯问一名弟子。

那弟子恭敬应道:“云师兄来得凑巧,师父刚刚闭关出来,成功炼制出了一炉上品洗灵丹。”

云无涯颔首,直接寻去了炼丹室。

“唉哟,我的天,稀客稀客,什么风把咱们云师侄吹来了?”炼丹师邱志峰打趣道。

大衍剑宗皆是如云无涯这般清冷淡漠的剑修,其他剑修甚至因为做不到锋锐内敛,给人的感觉更是一身锐气凉意,像此人这般表情丰富的修士在大衍剑宗实属少见,也因此显得格外生动。

云无涯神色清冷,开门见山地道:“劳烦邱师叔帮我看看这花。”

邱志峰接过那残缺花瓣,放在鼻尖嗅了嗅,顿时皱起了眉,“这是何物?”

“邱师叔竟也不知?”

“唉唉,你多给点儿,就这么一丁点儿花瓣,我能看出个什么。”

云无涯却转身就走,“不麻烦邱师叔了,我打算自己养着,慢慢观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