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0章 一个切片,一个剃毛

第360章 一个切片,一个剃毛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78  |  更新时间:

第360章 一个切片,一个剃毛

小糖被拎起的一瞬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明明云无涯那一身锐气和锋芒悉数内敛,可它还是觉得自己被一座冰山阴影给包围了,四周都是凉意。

小糖抬头看眼前这假仙儿。

多俊美啊,如神祇一般清冷出尘。

然而此时,那双深潭一样的眸子却填满了与之形貌气质极不相匹配的……浓浓求知欲。

想起此人掩盖在清冷出尘之下的恶趣味,小糖整只兽兽都不好了。

哪怕它爹爹的手札上对此人夸出了一千多字的彩虹屁,也不能盖过它此时的恐慌之情。

“吱——”小糖嚎叫一声,开始了疯狂的狗刨式挣扎,那力道绝对比许多修士还要恐怖。

它力气大,速度快,一定能挣脱。

然而,毛用都没有。

云无涯仍旧稳稳当当地拎着它,一动不动地任由它各种扑腾。

抓定小糖不放松,大掌攥在毛绒中,千刨万刨还坚挺,任尔东西南北刨。

终于,小糖刨累了,并认清了现实。

小东西蔫巴巴地耷拉下自己的毛发,一动不动死兽样儿。

若非祖上有训,一旦现身就不能轻易躲进空间,小糖可能早就缩回自己的星辰空间了。

它们虚空兽乃天之宠儿,不但有碉堡的穿梭时间和空间的能力,其中一部分虚空兽还有伴生空间。

比如它和它爹。

这伴生空间可比高级世界中那些什么储物袋储物手镯啥的牛逼多了,是一种生来便有的本命空间,能随着修为的增加变得越来越碉堡。

鸢鸢也有本命空间,但鸢鸢的本命空间是自己仗着血脉强大和自身修为牛掰,自己修出来的后天本命空间。

小糖的爹爹小八说过,很久很久以前,虚空兽因为太蠢,随便暴露自己的本事,遭到了很多贼人的惦记,以至于现在兽口越来越少了。

要不是虚空兽能自由穿梭,还能躲在空间裂缝里生活,早就绝种了。

所以,就算这个高级世界中没有虚空兽这种神兽的存在,小糖也不敢不听祖训。

除非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它绝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儿躲入星辰空间。

现在,应该还不算生死攸关……叭?

毕竟它还木有被这假仙儿拿去切片研究。

小糖人性化的死兽脸瞅了瞅那高大威猛的剑修,再瞅了瞅同样落入剑修手里的食人花鸢鸢,只觉兽生艰难。

然而,这竟然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

小糖都认命地不动弹了,下一刻却听到头顶传来那男人清清凉凉的嗓音,好听极了,就是说出的话像魔鬼,“方才,我听到你说人话了。”

小糖浑身绒毛陡然一颤,激动地吱吱吱吱。

你听错了啊啊啊,我没有说话,一句话都没有说啊啊啊啊!

完了完了,它在鸢鸢面前暴露就算了,它居然被这个世界的人也发现了!

明明说话的时候,还隔辣么辣么远,为什么能听到?

为什么?

云无涯打量着灵兽丰富多彩的人性化表情,暂时琢磨不出什么,打算拎回去慢慢研究。

于是,小糖又被放回了食人花的花口当中。

云无涯端着盛放了毛绒灵兽的食人花,打道回府。

小糖趴在花口处观察这剑修,思忖着偷偷溜走的可能性有多大。

然而,这想法才钻出脑袋,剑修如仙音一般的嗓音便凉飕飕响起,“再乱跑,一个切片,一个剃毛。”

小糖吓得浑身一抖。

呜呜呜,这到底是为什么?

它的毛招谁惹谁了,鸢鸢想剃它的毛就算了,为什么这个假仙儿也想剃它的毛!

小糖觉得好委屈,它为何要长这么一身遭人惦记的白绒毛。

相比小糖的自闭,南鸢则要镇定许多。

这人既然知道她生出灵智了,她便不必再藏着掖着,直接放出神识。

等看清此人的穿着打扮,南鸢不由一怔。

每个宗门弟子服饰略有不同,最冷最雅的当属大衍剑宗的服饰。

大衍剑宗的内门弟子统一着月白色长袍,以玉簪束发。

眼前这人赫然就是大衍剑宗弟子,只是他修为等级更高,已至十分厉害的元婴境界,所以月白窄袖长袍改为了广袖长袍,玉簪改为了玉冠。

黎初的记忆中虽没有此人的相貌,但却有相关的描述。

南鸢稍微一整理,便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如此气度如此风华,想必整个大衍剑宗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元婴境界剑修第一人——云无涯。

早些年,很多宗门比试中都有这位天才剑修的身影,而这些比试,无一例外,云无涯全部拔得头筹。

在成为元婴高阶修士之后,云无涯出现在各种宗门大比场合的次数才渐渐减少了。

可即使如此,一旦此人露面,便无人会认错他。

只因这人通身气质和光华,世上独一无二。

知道这修士身份之后,南鸢反而放下心来。

大衍剑宗里的剑修虽然最喜欢打架,但只有打架的时候才会那么高调,多数时候他们都十分低调,而且讲究公正和道义。

若非不喜欢争执,大衍剑宗这样家底雄厚的门派,未尝不能跟归一宗争这仙门第一。

既然云无涯是讲理的人,南鸢便能同他好生说道说道。

于是,她任由对方托着自己飞回了仙山。

回到无涯山后,不等云无涯将花栽回去,手里的花便主动飞了出去。

落地的一瞬间,娇艳欲滴的食人花变成了一个身着缀星红衣、墨发披肩的美艳女子。

花衣乃花瓣所化,色泽和花纹跟食人花的花瓣相差无几,只是质地更为轻薄一些。

那原本在她花口中的毛绒灵兽则被女子抱在了怀里。

眼见食人花变大活人,云无涯也并未表现出太明显的意外之色,只是眼眸轻轻颤了一下,嘀咕一句,“竟能化人形了。”

南鸢手一松,小糖立马蹦到了她的肩上,像一朵棉花糖一样黏在了那里,一双豆大的圆溜眼珠子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剑修,凑在她耳边吱吱吱。

小糖:此人仙面兽心,鸢鸢小心!

空出两手的南鸢朝云无涯拱了拱手,一句话道明自己的身份,“黎初见过云师兄。”

云无涯听到这话,面上竟无丝毫波澜,只是不着痕迹地打量她,淡淡问了一句,“黎初是何人?”

南鸢:……

呵呵,有被冒犯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