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1章 比剑,杀戮剑

第361章 比剑,杀戮剑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

第361章 比剑,杀戮剑

若是别人,南鸢大概觉得对方在装傻,黎初这些年虽然修为停滞,但在金丹修士中仍然占有一席之地,很多人都知道她的名字。

可是眼前的云无涯不知。

若是逼人,南鸢还会怀疑对方装傻。

然而,云无涯不是金丹修士,他是元婴境界修士。

元婴以上的修士若是年纪大一些,便可被低境界弟子称呼一声老祖了,只因修真界大部分修士苦修百年甚至数百年才能修到这个境界,到了元婴境界,寿元便能从金丹境界的几百岁延长到上千岁,已然超过了修真界近九成的修士。

如此厉害的修士,尤其还是清心寡欲一心钻研剑道的剑修,不清楚修真界里后出头的这些晚辈,也在情理之中。

于是,南鸢解释道:“我本是归一宗天冲峰峰主葛长老座下弟子,因私人恩怨,自请除名离开了归一宗,如今是一名散修。”

云无涯闻言,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淡淡哦了一声,“是归一宗那个青木剑。”

在剑修云无涯这里,无名小卒不配拥有姓名,倒是黎初那把青木剑在他这里留了名。

草木精元所化的青木剑,自然是一把好剑。但使用剑的人在这位碉堡剑修的眼里,却只是中庸。

南鸢面无表情地道:“是我。我在林中修炼,云师兄打断了我的修行,既是误会,我自当离去。”

云无涯颔首。

南鸢以为他这是答应了下来了,朝他再次拱手,准备离去。

然而,还不等转身,她便听到这剑修以一副清泠好听的嗓音说着无比臭屁的想让南鸢揍人的话,“无门无派,炼气期小妖修一个,留在我这里是最好的抉择。”

南鸢淡淡道:“多谢云师兄好意,但不必了。我以前受多了约束,想散漫一回。”

云无涯若有所思片刻,改口道:“只一年,你和这只灵兽留在我无涯山上一年,等你离开之时,这世上能炼制出的丹药,或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找来送你。”

这个条件十分诱人,然而,眼前的一人一兽却呈现出了同款面无表情脸。

小糖:呵呵哒,我家鸢鸢稀罕你这么点儿丹药?我和鸢鸢的本命空间里什么丹药没有。

南鸢:“云师兄,我想离开。”

云无涯眼里划过一抹讶异之色,思忖片刻,他再次开口,腔调一如既往的清冷,却又多了一丝不容置疑的强势,清凉的水冻成了冰,倾压而来,道:“来到我的地盘,就是我的花了,我让你留下,你就给我留下。除非,你手中的青木剑能击败我。”

蹲在南鸢肩上的小糖怒而伸爪指人,“吱吱吱!吱吱吱吱!”(厚颜无耻!白长这么好看了!)

云无涯朝它瞥来一眼,“不知礼数,别用爪子随便指人。”

小糖指着他的小爪子咻一下收回了绒毛里,球状肉身跟着一颤,委屈地缩在南鸢肩膀上,安全地当一颗肉球。

哼,鸢鸢都舍不得打骂它,这人凭什么训斥它啊?

凭他长得好看吗?鸢鸢也超美腻好嘛!

南鸢迷之沉默了片刻,代入角色之后,竟发现,若是她遇到一个想要的东西,兴许也会这么……厚颜无耻。

既如此,那便凭实力说话吧。

手一挥,一柄轻巧的细剑出现在了手里。

这剑的剑柄呈一种艳丽却蒙了层薄灰的红色,有点儿像黎初这本体没有变异前的花瓣颜色,剑刃要比一般的剑更为细窄一些,表层覆盖着一层淡黄色像是花汁颜色的晶莹光泽,看上去剔透漂亮,远看如一截青木,是以取命青木剑。

“我如今金丹碎裂,修为尽毁,崩塌的根基也才刚刚修复,云师兄这场比试要如何比?”

云无涯目光自那青木剑上淡淡扫过,“我自会压制等级同你比试。”

元婴后期的大能压制修为到了最初级不过的炼气期,手轻轻一挥,一柄平平无奇的剑出现在了手中。

“这似乎并非云师兄常用的剑。”南鸢微微蹙眉。

云无涯嗯了一声,“我那冰雪寒霜剑乃上品灵器,若我用它,对你不公。”

虽然……但是南鸢还是很不高兴。

显而易见,这人是在瞧不起她。

她现在的确没有什么能让人瞧得上的,最初级的炼气期,连刚入门不过两三年的弟子都比她强。

这人愿意跟她比剑,放在别人眼里,已经是对她天大的馈赠了吧?

“你唤作……黎什么?黎花,我让你三招。”

南鸢更正,“我叫黎初。”

话毕,手中青木剑猛地一挥,刺出一剑。

小糖及时跳了出去,用小爪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云无涯如画的眉眼却在瞬间微拢,“你的剑意呢?为何无丝毫剑意?”

自然看不到,南鸢并非黎初,使剑人的心性不一样悟性不一样,哪怕是同一把剑,同一副身体,也不能挥出同样的剑意。

她第一次手握青木剑,第一次挥出青木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悟出属于自己的剑意。

“没有剑意又如何?”

南鸢紧接着挥出第二剑,那挥出的一剑角度刁钻,攻势凶猛,便是没有剑意,也有滔天霸道的剑气!

云无涯身子一腾而起,翻身半旋,月白色衣袖惊险避开。

剑修的眼里划过了一抹异色。

虽未碰触到衣袖,但若他这衣袍并非法衣,而是普通布料,方才对方的剑气便会在袖子上破开一道口子。

“第三剑!”南鸢目光一凌,竟以剑充刀,斜砍出去。

云无涯从容举剑,不料眼前这狡猾的小妖修竟是虚晃一招。

青木剑飞起,落于后腰,女子一抓,身子腾空,手中的剑从后腰横扫而出。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间。

在青木剑被挥出的那一刻,那仿佛布了一层薄灰的红色变得艳丽无比,似洗尽铅华,露出了最美的色泽。

窄小的剑身亦在顷刻间变窄变宽变厚,成了一把沉重的大剑。

一瞬间,剑意顿生,剑气狂虐。

这把青木剑竟在瞬息之间变成了一柄主杀戮的杀戮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