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2章 小花妖,此为赔罪礼

第362章 小花妖,此为赔罪礼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3  |  更新时间:

第362章 小花妖,此为赔罪礼

南鸢这虚晃一招,招式千变万化,虚晃之后剑身运行轨迹难以捉摸,再加上这顿生的雄厚剑意,若是普通炼气期的剑修,势必招架不住。

然,云无涯只心念一动,右手上的剑便到了左手。

普通法器被寒意凛冽的剑气裹身,抵挡住了这不容小觑的一剑。

云无涯一双深潭眸不知何时锋锐尽出,竟被南鸢激出了战意。

“杀戮剑意?百年前我斩杀魔修时遇到一个,他的杀戮剑不如你。”

剑修的眼里寒光绽绽,战意大盛,“三招已过,我要回击了。”

身为元婴境界剑修第一人,可与化神期大能一较高下,即便有过为了比剑压制修为境界的经历,但将修为压制到最初级的炼气期,却是头一回。

云无涯手一挥,原本的普通法器被一把剑柄雪白、剑身仿佛覆盖着冰霜的宝剑代替。

披着月华一般的谪仙一剑挥出,周围竟似有寒风卷起,携带着雪霜铺天盖地而来!

转瞬间,冰雪寒霜剑便与那晋级为灵器的杀戮重剑斗在了一起。

小糖早早地选了一个观战视角绝佳的地方蹲着,又是紧张又是激动地欣赏它家鸢鸢的飒爽英姿。

云无涯是元婴境界修士,鸢鸢肯定打不过,但现在云无涯把修为境界压到了跟鸢鸢一样,鸢鸢不一定会输。

身为鸢鸢的兽,就是这么自信!

挺胸,抬头,绒毛飘起来。

这一战,不知打了多久,两人过招已有上百回合,交战的两人俱是酣畅淋漓。

南鸢明明没有记忆,这些招式却仿佛已经与意念融为一体,意念只一动,身体便挥出了相应的招式。

只可惜,这具身体如今修为太低,不然她今日挥出的每一剑威力都能再强数倍。

杀戮剑霸道、狂妄、攻势猛烈,冰雪霜寒剑凌厉、锋锐、寒气逼人。

直到南鸢渐渐灵气不足,动作有所减缓,才落了下风。

最终,半招之差,青木杀戮剑败给冰雪寒霜剑。

小糖气得跳脚,“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仗着丹田灵气浑厚,欺负鸢鸢这个炼气期小妖修,不要脸!

南鸢收起青木杀戮剑,竟有几分意犹未尽,“若非灵气不足,我不一定会输。”

云无涯手上的冰雪寒霜剑也收起,眼里战意亦未消。

不过,他丝毫不觉得自己胜之不武,“这世间无绝对的公平,我若以元婴境界对你,你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我若想杀你,顷刻间你便会身魂俱灭。

弱者,很多时候,并没有资格讲公平。”

南鸢沉默了片刻,“你说的对。”

小糖双爪环胸,嘀嘀咕咕。

弱个毛线,它家鸢鸢可是超凶超厉害的上古凶兽。

虎落平阳被犬欺,总有一天,鸢鸢会荣耀归来,浑身bilingbiling地发光,闪瞎所有人的狗眼!

包括眼前这假仙儿!

南鸢不是输不起的人,何况云无涯说的话不假。

修真界便是如此残酷。以云无涯如今的修为,取她小命只在眨眼之间,他完全可以用强硬手段扣下她,不必压制修为跟她比试这么一场。

只是,她有些意外,这位元婴境界剑修第一人似乎跟传言中不太相符。

本以为是个飘然若仙端肃冷雅之人,却不想……

气质是飘然若仙,表情是端肃冷雅,只说出的话透着一丝不太融洽的……王霸之气。

南鸢忽略掉这个突然出现在脑中的词汇,正色道:“我应下了,在你这无涯山上待一年。”

云无涯顿时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她,“草木修出的妖果然天真,先前你若答应,自然能以客卿的身份在此处小住一年。但此刻,你输了,便不能同我讲条件了。”

南鸢看他半晌,“你待如何?”

“无任何期限,日后何时打败我,何时离去。至于你的身份——”

云无涯顿了顿,似乎只是很随意地思考了一下,便做出了决定,“暂且便当我无涯山上的杂役弟子,帮我打理山上的灵田。”

云无涯的目光扫过那缀在石墩上的毛绒灵兽,“虽为杂役弟子,但你们来去自由。”

南鸢沉眸,“你的意思是,我打败你才能离去?”

云无涯眉锋微动,“怎的,没这个信心?”

南鸢哪里不知他在使用激将法,但想打败此人谈何容易。

不过,她本就是因为喜欢清静和自在才想当个散修,此处灵气充沛,除了眼前的一片灵田,什么都没有,是个适合修炼的清静之地。

何况,还附带了一个随时都能跟她切磋比剑的高阶修士。

至于所谓的杂役弟子,如云无涯这样的修士,随便捏一个法诀便能让一切纤尘不染,不必她做什么洒扫粗活。

这一片灵田里也没几棵灵草,侍弄起来很轻松。

留下来的话,她并不吃亏。

“留下可以,当杂役弟子也可以,但这只灵兽是我的,你不可动它。”南鸢看向那毛绒球状灵兽。

小糖听到这话,感动得稀里哗啦。

就算鸢鸢把它忘了,鸢鸢还是会保护它,嘤嘤嘤,鸢鸢对它真好。

小糖咻一下蹿进了南鸢的怀里,小爪子抓着她的衣服,仰头望着她,一双豆大的眼珠子湿漉漉的,格外惹人怜爱。

南鸢立马上手,在那毛绒上来回挼,一双美目因为舒服半眯了起来。

方才敌人在前,都没能好好挼这绒毛。

这触感跟想象中一样柔软。

小糖被她这么一通揉,也很舒服,浑身绒毛都懒洋洋地耷拉了下来。

云无涯看着这一人一兽十分神似的慵懒模样,觉得这兽的确是小花妖的。

“如今你是我的人,有我在,无人敢欺你。”

南鸢听到眼前这剑修如此道,挼毛的动作缓了几分。

“被我发现,总比别人发现得好,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何物,你这灵兽又是什么品种?”

一人一兽齐刷刷看向眼前芝兰玉树飘然若仙的剑修。

剑修眸子里的深潭变成了一片浩瀚夜幕,因为格外剔透,倒映出了一人一兽的同款冷漠脸。

呵呵,别以为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就能随便哄骗花和兽了。

云无涯:“告诉我,我便放你们去玩耍,不切你的花瓣,也不剃这小兽的毛,这无涯山任你们四处游荡,我得来的各种丹药也都给你们当糖丸吃。”

话毕,云无涯挥出一瓶丹药,对南鸢道:“小花妖,这是生肌造骨丹,先前切你花瓣是我鲁莽,此为赔罪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