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3章 若喜欢,都拿去

第363章 若喜欢,都拿去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30  |  更新时间:

第363章 若喜欢,都拿去

南鸢看着那一瓶生肌造骨丹,陷入沉默。

生肌造骨丹,能生肌造骨,只要不是被砍了头剜了心,服下此丹药之后,哪怕断胳膊断腿儿都能长出新的,这也是为何修真界没有什么残疾人士的原因。

她离开归一宗的时候,将归一宗每月例行份额的灵石和丹药全都还了回去,没带走归一宗的任何东西。

现在储物袋里,除了这么多年自己攒下的一点儿东西,啥也没有。

硬气一时爽,事后泪汪汪。

她现在真的穷。

云无涯看她一眼,眼里隐晦地划过一抹精光,手一挥,眼前便又多了一堆瓶子,“这些多为中高级上品丹药,极品丹药也有几颗,许多是以前备用的,但后来没用上,于是堆积在了储物腰带里。

你若喜欢,全都拿去。”

南鸢维持着镇定的模样,实则心里已经不镇定了。

黎初的记忆告诉她,眼前这些丹药是一笔多么巨大的惊人的财富!

虽然很多宗门,每个月都有例行的灵石、丹药等物,但这些丹药多为补灵丹、养气丹、辟谷丹等初级丹药,且不一定是上品,下品中品居多,更遑论极品了。

眼前这一堆瓶子上都贴有丹药名,一眼扫过去,竟全都是至少中级以上的丹药!

这剑修还说,全是上品。

南鸢随便扫了一眼,便看到了几种足以令修士争抢得头破血流的丹药。

洗髓丹!

此丹药可洗精伐髓,改造资质,废柴直接变天才,只是痛苦非一般人能承受。

洗灵丹!

与洗髓丹有异曲同工之妙,虽不能扩宽经脉,却可洗掉杂灵根,提高灵根纯度,废柴亦可变天才。

结金丹!

筑基修士服下此丹药,可直接跨越一个大境界,进入金丹期!

此法伤根基,若是小境界差太多而强行服用,可能终生只能止步金丹期。

然而,多少人穷其一辈子都无法结丹,这是许多筑基修士梦寐以求的丹药。

不过,若是筑基后期大圆满的修士,用之则无碍,结金丹可作辅助丹药。

还有结婴丹!

结婴丹比结金丹更为珍贵,因为它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乃极稀少的高级丹药之一!

能成功结婴,哪怕一辈子停留在元婴境界不再有寸进,亦能令许多金丹修士趋之若鹜。

同理,对于金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来说,此丹药无副作用,是极难得的辅助丹药。

除了这些改善资质、突破瓶颈和增加修为的高级丹药,还有少量的疗伤丹药、修复丹药,不过也俱是中级以上。

南鸢可耻地心动了。

“哦,这瓶拿错了,我收回。这丹药,你暂且用不上。”

云无涯手指一抬,一个贴着化神丹名字的瓶子飞回了空间。

南鸢看着那一晃而过的“化神丹”三字,再次沉默。

元婴境界后面方为化神期,如今她一个小小的炼气期妖修,的确是用不上。

就算是原来的黎初,金丹中期,也远远够不上这枚丹药。

云无涯顿了顿,手臂一挥,眼前竟又多了两小山的灵石!

“空间里灵石积压成山,我留一些上品灵石便可,这些下品中品灵石,你可尽数拿去。”

小糖窝在南鸢的怀里撇嘴。

它和鸢鸢缺这么点儿东西么?贿赂谁呢?

云无涯手又是一挥,“此为法器和宝器,虽及不上灵器,但皆是上品。里面有一个飞舟,掐诀念法,可令其变大,最多可容纳百人,虽耗费灵石,但这两堆灵石足可支撑你使用千次以上。”

说到此处,云无涯瞄了一眼南鸢怀里的小东西,“我见你们喜欢兜风遛弯,这灵舟便赠你,日后你可带着这灵兽坐飞舟兜风遛弯。”

小糖不屑一顾的小表情顿时就变了。

哇,飞舟啊,能坐着兜风的那种飞舟。

它最喜欢兜风啦。

眼前这剑修再一挥手,“此为符箓,你们低阶修士应该喜欢,主攻的、主防的、辅助的符箓皆有。传送符中有几张千里传送符,可将人传送至千里之外。”

哪怕云无涯的操作很明显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南鸢也没介意,手一挥,将所有的丹药、灵符、法器、灵石统统收入了储物袋。

小糖低低吱了一声,并未阻止,只是有些别扭地扭了扭小肥腰。

“我是食人霸王花。”收下东西的南鸢回道。

其实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本体已经被这人看到过了。

“此次修复根基的时候,花体发生了变异。至于我这灵兽,不过是一只会口吐人言的普通灵兽罢了,并无什么出息。”南鸢道。

小糖:嘤,它有出息的。

云无涯没有追问那灵兽的事情,似乎对她更感兴趣,“这世间万物发生变异,皆由环境导致,你不过是伤了根基,这变异来得倒是凑巧。”

云无涯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似有探究,某一刻锋锐异常,但瞬息间又隐入了那深潭之中。

南鸢淡淡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云无涯看她,若有所指地道:“你这小花倒颇为通透。”

“若不通透,又如何化形成人,还拜入了归一宗?”

云无涯听到归一宗三个字,眼里少见地掠过了一丝嫌弃的神色,“归一宗不比从前了,数百年也不曾出一位资质如我这般上佳的弟子。”

小糖听到这话,顿时在一旁吱吱吱地笑。

臭屁吧,你可就臭屁吧。

等日后气运子男主出现,饶是你现在如何惊才绝艳,还不是要给男主做配!

手札上记载,气运子男主在几次宗门大比中崭露头角,大放异彩,慢慢引起了云无涯的注意。

听说男主用剑,云无涯还曾想过压制修为跟他切磋一场。

可后来,云无涯得知气运子男主佛法剑三修齐下,觉得他不尊重手中的剑,并且性格风流多情,于是对此人十分看不上。

曾经气运子男主主动搭讪,云无涯却仿若未觉,直接将人当成了空气。

后来,男主一路扶摇直上,竟只用十年时间就成了元婴修士!

云无涯的师弟在秘境中误伤了男主红颜之一,激怒了男主,男主邀云无涯一战,就比他最看重的剑道。

谁都以为那一场比试,胜的会是云无涯。

可是,最终胜出的却是气运子男主。

一心修剑道清心寡欲的天之骄子反而败给了辅修剑道的风流气运子,那一场战役令云无涯从神坛跌落。

而云无涯的剑道和剑心也在那一次受到影响,百年内再未有寸进。

饶是他依旧很出色很闪耀,但有一个更厉害的人作对比,他身上的光芒还是慢慢转移到了气运子身上。

其实小糖挺佩服此人的,若换了别人,被如此打压,从天之骄子变成万年老二,肯定嫉妒发疯甚至黑化,可是这位剑修云无涯倒心宽得很,虽修为稍有停滞,但仍旧风光霁月。

不过现在小糖在见过真人之后,对它爹爹的形容表示了深深的怀疑。

云无涯看着南鸢怀里吱吱直笑、笑得浑身毛发都一颠一颠的小东西,问南鸢:“小花,它可是在笑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