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4章 云师兄,你话太多

第364章 云师兄,你话太多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

第364章 云师兄,你话太多

南鸢面无表情地看云无涯。

若说第一次叫小花,是不小心忘了加那个妖字,但现在第二次再叫小花,南鸢便知他又给自己换称呼了。

从黎花到小妖修,再到小花妖。

如今竟直接变成了小花。

这人莫不是有给人乱取名字的癖好?

怀里的小东西还在一颤一颤地偷笑,放肆得很。

南鸢拍了一下小东西的小肚皮,示意它收敛一些,然后睁眼说瞎话,“云师兄,它没有笑你,你想多了。”

云无涯并未跟一只灵兽计较,而是问她:“你也觉得好笑?我说的可有哪里不对?

放眼整个归一宗,可能找出一个能与我媲美的修士?

你和你这灵兽若能说出一个人名,便算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若不能,那我说的便是实话,既是实话,又有何好笑的?”

小糖笑得乱颤的肉身顿时一收。

它说不出来。

现在气运子男主还没有出场,还在凡尘界呢。

南鸢扫了一眼顿变安静的小灵兽,对云无涯道:“没有这样的人,云师兄乃修真界千年难遇的天才,归一宗目前最有天赋的年轻弟子是戚凝焱,而他,与云师兄无法相提并论。”

云无涯顿了一下,忽地问:“戚凝焱是何人,他很有天赋?”

南鸢先是一愣,随即心中发笑。

黎初这些年修为停滞,也没什么作为,若说云无涯不认识,南鸢觉得正常,但戚凝焱这几年存在感很强,修真界中很少有人不知道他。

千年难遇的天才只有云无涯一个,如戚凝焱这样的,已经是十分出色的年轻修士了。

云无涯果然如传言一般,以剑识人,在他这里,黎初的青木剑都比戚凝焱存在感强。

南鸢因为剑修一句话,心情颇好,回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算不得天才,云师兄不知道也罢。”

云无涯颔首,将这什么戚凝焱抛在了脑后,继续道:“我有疑问,你解答一二。变异通常只是变异外形,你花瓣颜色变异便罢了,为何连花香也变了?”

如同一个人身上的体香,这东西如何是说变就能变的?

这让云无涯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南鸢的回答言简意赅。

“食人花的味道……一言难尽,你这花香却沁人心脾,似兰又似竹,你可是喜欢兰花和竹子?”云无涯又问。

南鸢微顿,答道:“兴许喜欢。”

云无涯对得到的回答不太满意,眉头轻蹙了一下,再次询问:“方才悟出的剑意为何是杀戮剑意?你看着并不像嗜杀之人,你的身上也无血腥之气。”

正道之中很少有人修杀戮剑,因为此剑道主杀戮,一个不慎,便会走火入魔。

大衍剑宗千年前便有修杀戮剑道的剑修,后走火入魔差点儿伤了同门师兄弟。

再后来,杀戮剑道被正道摒弃,反倒为魔修推崇,魔修里面修杀戮剑道的人不在少数。

然而魔修这群人蠢笨如猪,以为杀戮剑只需要不停杀人,再从杀人中悟剑道,这些人没一个成气候的。

南鸢反问了一句,“云师兄为何能悟出冰雪霜寒剑?你看着并不如冰雪霜寒般清冷孤傲。”

云无涯一怔,“如何不像?”

南鸢表情淡淡,“云师兄,你话太多了。”

说完,南鸢朝他微微颔首,抱着小糖离开。

妖修已经走远,云无涯却因为她一句话,立在原地,许久未动。

他话多?

活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话多。

云无涯思忖许久,终于想明白了原因。

约莫是因为这小花不是人,他对花草说的话确实比对人略略多一些。

想起方才那一战,云无涯目光微动。

这小花的剑法委实不错,可惜修为太低。

不过无碍,只要这小花一日不达到元婴境界,她就一日打不过他,毕竟哪怕他压制修为,丹田灵气依旧浑厚,不存在灵气因消耗太多补给不足的情况。

而只要这小花一日打不过他,她就只能待在这无涯山上。

或许什么时候她的剑被他堪破,他便放她下山。

但他看这小花十分顺眼,小花那只灵兽也蠢得有些讨喜,留在这山上解解闷甚好,放走的话委实可惜。

作为恃强凌弱的强者一方,云无涯不会亏待小花,其他弟子有的,小花都会有,其他弟子没有的,他也给这小花寻来。

没错,云无涯十分清晰明白地意识到,自己恃强凌弱了。

恃强凌弱的感觉一如既往地让他浑身舒畅。

琢磨片刻,云无涯脚尖轻轻一点,朝寒潭的方向飞去。

远去的剑修仿若一朵飘飞的雪莲,然,这无涯山上雪莲数朵,又有哪有一朵能有他的风姿。

此时,南鸢一边吸灵兽,一边勘察地形。

无涯山从山腰开始,便呈现一片雪白之色,但并非是因为雪,而是一种白色的岩石。

然而,等离近了细看,南鸢才发现,这些岩石并非本身就是白色,而是因为表层被一种白色的苔藓覆盖。

《草木集》上便记载着这样一种苔藓,名唤冰雪苔。

冰雪苔白如冰雪,也如冰雪一般易逝,因为它的生存环境十分苛刻,气温不能超过某个范围,空气必须十分清新干净,四周也不能有其他的草木。

这种冰雪苔十分稀少,很是珍贵,是许多水系丹药的炼制原材料,因为十分难寻,炼丹师通常用其他灵草代替冰雪苔。

南鸢看着眼前可谓漫山遍野的冰雪苔,沉默,深思。

若是刮一些冰雪苔拿去市面上卖,她觉得自己能发一笔横财。

可惜了,冰雪苔采摘之后极难保存,她不得不打消这个念头。

南鸢将怀里的小灵兽托到掌心上,然后举到与自己齐平的位置。

“吱?”小糖歪了歪脑袋,一副可怜又无辜的表情。

“既会说人话,便同我说人话。”南鸢道。

小糖警惕地朝四周望了望,然后用小爪子指了指寒潭的方向。

“是该谨慎一些,我储物袋里有许多符箓,其中的高级隔音符连元婴修士的神识都能阻隔,别说寻常五识了。”

寒潭边上能耳听八方的元婴境界云无涯:……

下一刻,他果真什么都听不到了。

唔,这高级隔音符似乎是他赠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