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6章 算盘,云大肥羊

第366章 算盘,云大肥羊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

第366章 算盘,云大肥羊

云无涯盯着眼前那一脸无辜的小花妖。

然后,他左手摊开,大衍剑宗的传音玉简出现在了掌心。

此刻,那玉简正发出一闪一闪的翠光。

云无涯仍旧盯着南鸢,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以两指从玉简上划过。

闪烁的翠光消失,玉简里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为师听到无涯山方向有异动,发生了何事?”

云无涯面无表情地回复道:“师父,无事。”

“无事便好,为师听闻你从外面寻得一宝,外界对此事议论纷纷。日后切不可如此高调了,以免引有心人觊觎。”

“不是什么厉害了得的天材地宝,不过一朵灵花罢了。”

“你心里有数便好。”

便是同门同宗的师兄弟甚至师长,也不会随意询问别人的机缘,是以宗主只是提醒云无涯一句,并不询问他究竟得了何物。

应付完大衍剑宗的一宗之主,玉简又接二连三地闪了起来。

云无涯全程死人脸盯着南鸢和南鸢肩上的小糖,回复每个人的语调都是平淡无波的,到后来,那声音才渐渐带上了些许凉意。

云无涯将还在闪烁的玉简扔回了储物腰带。

南鸢以为他要发怒,岂料这人却在思忖片刻后,语气平静地道:“我这无涯山非同一般,即便是上品爆破符,低阶修士也不可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除非——”

“你神识过于强大。”

有些符箓以神识意念催动,相比之下,神识的强弱比本身修为的高低更为重要。

神识越强,发挥出的符箓效力便越大。

南鸢没有否认,“有些人生来神识强大,这个人可能恰巧就是我。”

南鸢的话怎么听怎么臭屁,云无涯却觉得很正常。

大概因为他也经常觉得自己无与伦比,独秀一枝。

“小花,你可看到了,因为你的行为,我的清静被扰了。”云无涯道,那眼神和语气里都透着一种微妙的不悦。

南鸢自知理亏,主动认错,“是我不对,没有第二次了,我只是没想到云师兄的符箓这般厉害了得。”

南鸢绝不承认,她这是在吹彩虹屁。

云无涯瞥她一眼,手一挥,冰雪寒霜剑出现在手中,“想要什么样的洞府?”

南鸢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嗯?”

“我连空间里的丹药法器都能掏出大半给你,岂会连一个洞府都不愿帮你凿?

先前,我是以为你喜欢扎在土里,才没有问你洞府一事。”

南鸢闻言,受宠若惊。

小糖闻言,怀疑这剑修在酝酿什么阴谋。

事出反常必有妖,鸢鸢刚刚才干了坏事,云无涯却这么体贴?

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总不能因为鸢鸢一句彩虹屁就气消了叭?

云无涯话都说这份上了,南鸢自然没有跟他客气,开始描述自己想要的洞府,“既然炸出了这个缺口,那洞府便开在这缺口之上。我想要一个可两人并排进出的洞门,里面的洞府要宽敞一些,正中做主房,两侧再各凿一个小洞,一间给小糖做卧室,一间放我的杂物。”

虽说修士的宝贝大多放在储物袋里,但有些东西摆出来比放在储物袋里更好。

小糖听到这话,小眼亮汪汪,“呜呜呜,鸢鸢对我可真好!不过我喜欢跟鸢鸢同床共枕,我那一间也跟鸢鸢一样放杂物吧。不用做得太大,有鸢鸢的一半大小就行,如果能给我顺便凿几个魔爪石就更好了,嘿嘿嘿。对了,地面最好凿平坦一些,坑坑洼洼的容易绊脚,还有……”

云无涯脸上不见喜怒,只那握着剑柄的修长玉指一点点儿收紧。

下一刻,剑修抬指,轻轻一弹。

小糖圆润的球身瞬间被一股灵力波给弹了出去,在空间划过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伴随着一道高亢的叫声,“吱——”

南鸢扫了一眼那远去的一个白点,轻咳一声,“小糖不懂事,让云师兄见笑了。”

云无涯的神情依旧无波无澜。

南鸢改口:“洞府不过修士闭关打坐的清修之所,从简便好,嗯,从简。”

云无涯这才开始挥剑。

不多时,一个中间挖空的洞府便凿好了。

两人并进的洞门没有,宽敞的洞府亦没有,什么左右两个小洞更是没有。

只有平平无奇一普通洞府。

“有事寻我,无事勿扰。”三两下搞定洞府的剑修丢下一句便离开了。

南鸢打量自己的洞府,觉得这洞府除了小一些,位置好,切口平整,不失为一个好洞府,最重要的是,她没有耗费丝毫力气。

这一点,她尤为满意。

小糖爬回来之后,哼哼唧唧地吐槽云无涯,“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脾气暴躁、霸道强横,活该以后万年老二……”

小糖兀自吐槽着,没有注意到南鸢听到它这话时,往它身上瞟了一眼,神情若有所思。

没有自己想要的杂物间,小糖就自力更生,造一个。

它举起双爪,开始在旁边的石壁上挥拳,“哇哒!哒哒哒!”

南鸢在一边看着,对这小东西刮目相看。

它的爪子很锋锐,连无涯山上的石壁都能轻易凿穿,不一会儿功夫就刨出了一个大洞。

“小糖,不要太累,每日刨一点。”南鸢提醒道。

“没事哒鸢鸢,我精力很旺盛,今天就能凿出一个小房间,然后这个小房间给鸢鸢当杂物间,哇哒!哒哒哒!”

小糖继续施展自己的无影爪,飞快地在石壁上捶捶捶、刨刨刨、挖挖挖,白色的毛绒团子上跳下窜,忙得不亦乐乎。

南鸢嘴角微微勾起。

可爱的小东西。

她现在相信,这只小兽的确是自己养的了。

一个时辰之后,打肿脸充胖子的小糖将自己红彤彤的爪子递到南鸢眼前,红着眼,快哭了,“鸢鸢,好疼。”

南鸢忍俊不禁,“下次还敢不敢逞强了?”

“嘤嘤嘤,不敢了。”

南鸢把那红肿的小爪子递到唇边,轻轻吹了几下,然后从储物袋里翻出生肌造骨丹。

既然能生肌造骨,那么恢复小伤亦可,就是服用生肌造骨丹来治疗这种小伤,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过南鸢不心疼,她现在是小富婆了。

实在不行,可以再去宰那只姓云的大肥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