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7章 小花,过来除草

第367章 小花,过来除草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72  |  更新时间:

第367章 小花,过来除草

夜深后的无涯山格外安静。

石洞内,南鸢盘腿打坐,小糖则伏在她的腿上,不一会儿便打起了小呼噜。

小东西一身白绒绒的毛随着它的小呼噜一舒一张的,偶尔还闪过一些星星点点的光,漂亮极了。

南鸢摸了摸小东西的毛,目光有些游离。

就这样安顿下来了?

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预料。

不过无涯山上灵气足,有陪练,有大肥羊,还清静,这的确比当散修舒服多了。

唯一的不便之处是活动范围有限,但散修四处闯荡,为的也不过是争那么一点儿资源,她不用四处冒险便拥有这些东西,还能把奔走的时间省下来用来修炼,怎么看都是百利无一害。

一连几日,南鸢都在洞府里闭关,云无涯并未打搅她。

这种近乎放养的相处方式,让南鸢很满意。

只是几日后,南鸢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她不禁看向小糖。

小糖疑惑,“鸢鸢怎么啦?”

“你不用进食?”南鸢问。

“我是神兽啊鸢鸢,可以不吃东西。”说到这儿,小糖忽地想起什么,眼睛咻一下亮了,“鸢鸢以前说过,如果去了下界,一定会带我吃香喝辣,鸢鸢,我想吃烤肉了!”

南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她也有些饿了。

之前变成本体时吃了一只妖兽,能维持一两个月,算算时间,她又该进食了。

对南鸢来说,能果腹便行,对味道不那么讲究。

然而,整座无涯山上,唯一能吃的好像只有云无涯这个大活人。

南鸢抱着小糖,主动找上门。

云无涯此时没有闭关也没有打坐,正立在那一小片灵田前掐诀布雨。

看到她,云无涯朝她招招手,表情不见喜怒,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高深莫测的剑修下一刻便张口道:“小花,我等你许久了,来,给灵田除草。”

南鸢闻言,表情有些微妙,“云师兄莫非一直在等我出来,就为了给这灵田除草?”

云无涯颔首:“各司其职,我若做了你的活儿,规矩上说不过去。”

南鸢看着他这副端肃冷雅的模样,差点儿就信了。

呵呵。

“云师兄,你可有辟谷丹?”南鸢问。

云无涯掐诀的手一松,半空中的雨越变越小,最后被风一吹,便散成了凌乱细小的水珠。

“辟谷丹?”他微微偏头,似有些讶异。

这玩意儿他只刚入门的时候吃过。

“我如今只是炼气期小妖修,得进食,山上没有可以果腹的水果和蔬菜,云师兄又不许我离开无涯山,我便只能向云师兄讨要几颗辟谷丹了。”

修士进入辟谷期之后方可不必进食,连辟谷丹都没有的南鸢弱小无助又可怜。

小糖蹲在南鸢肩上垂头丧气,它想吃烤肉,它想吃烤肉,烤肉,肉……

云无涯沉默片刻,道:“是我思虑不周,你且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等云无涯化作一道流光飞远,小糖又开始出馊主意,“鸢鸢,不如我们逃吧!这次我对路线更熟悉啦,我们加快速度,绝对能赶在云无涯回来之前逃出去!”

南鸢揉了一把糖毛,“做人要言而有信。”

小糖立马道:“可是鸢鸢,我们不是人哇!”

南鸢道:“我觉得我是。”毕竟她不是黎初。

“咦,我没说过嘛?鸢鸢你以前也是妖修哦。”

南鸢一怔,“我以前也是妖修?那我是什么妖?”

“鸢鸢是一种超大超大超级大的蛇,赤色,会飞,非常霸气。”

南鸢沉默。

……蛇妖。

蛇妖大多妖娆性淫,她觉得自己不像呢。

“鸢鸢,你什么时候带我吃肉啊?人家好想吃肉哦。”小糖蔫巴巴地趴在她肩上,小模样怪委屈的。

“等我日后打败云无涯,离开这大衍剑宗,你想吃什么妖兽,我都给你抓来。”南鸢承诺。

小糖心里很感动,但仍旧蔫巴巴的。

不是它灭自己威风涨他人气焰,实在是云无涯太碉堡了,加上没有记忆的鸢鸢看上去很好骗的样子,它觉得自己这肉得等到猴年马月。

云无涯果真是去去就回来了,将两瓶辟谷丹丢给花妖后,抛出一句,“过两日,会有炼丹堂的弟子来无涯山送东西。”

南鸢不知他是何意。

是让她帮着待客,还是让她回避一下?

于是,当第三日,南鸢看到天边一道剑光往这边而来的时候,沉吟片刻后,化出了本体。

一朵艳丽的大花开在葱郁的灵田里,十分扎眼。

小糖也眼疾爪块地躲进了大花的花口里,整个一团往里一缩,藏得严严实实的。

落地的修士不似剑修,看着十分和气,他对着洞府的方向拱手,“云师兄,我乃炼丹堂弟子于空墨,奉师命来给云师兄送丹药。”

稍许,洞府洞口的封印解除,云无涯从洞府里踱步而出,朝来人微微颔首,“辛苦了。”

来人受宠若惊,“此乃炼丹堂分内之事。”

虽然,的确很辛苦。

云师兄声称储物空间里不想放太多杂物,是以很早很早以前,云师兄除每次拿走一两瓶自己看得上眼的,剩下的例份丹药便全部存放在了炼丹堂。

这一存就存到了现在。

随着门中弟子修为的提升,每个月的例份丹药也会发生变化。

虽然云师兄早早迈入元婴境界,但元婴修士的所有例份丹药皆在炼丹堂存放着,丝毫不敢缺斤短两。

可是!

元婴境界以下的那些丹药却早就被炼丹堂……挪用了。

倒不是炼丹堂贪云师兄那点儿丹药,他们只是觉得云师兄用不上那些低级丹药。

譬如炼气期才会用的辟谷丹、回血丹,已经是元婴境界的云师兄难道会用到这些低级丹药?

那肯定不会啊。

与其放在那里积灰,不如发给其他弟子。

虽说这些丹药药效长久,放个几百年都不成问题,但吃新鲜的必定更好。

谁能想到云师兄突然来这么一出,连元婴期以下的例份丹药都要追溯回来!

这位说一不二的云师兄尤其强调,炼气期辟谷期的例份丹药一瓶不能少。

若换了别人,众人定要道一句太过计较,小气,抠门,丝毫无大境界修士的风范。

可这人是云无涯。

是他们大衍剑宗端肃冷雅、公正无私、孤傲出尘的云师兄,是剑修表率,门中弟子人人以其为榜样。

众人觉得,定是云师兄得了什么小道消息,觉得他们作风不正,特意来敲打他们了!

炼丹堂的长老弟子们知道此事后,火速汇聚一堂,召开了紧急会议。

补齐!一定要全部补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