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8章 好好表现,都是你的

第368章 好好表现,都是你的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34  |  更新时间:

第368章 好好表现,都是你的

幸而云师兄从炼气期到金丹期的修炼时间不长,炼丹堂上百个弟子,除了闭关不出的,一起辛苦个两三日,便将这些挪用的低中级丹药补齐全了。

那炼丹堂弟子于空墨呈上手中的储物袋,态度恭敬地道:“从云师兄炼气期开始,至上个月止,这三百年间云师兄存放在炼丹堂的所有丹药,除高级丹药外,包括补灵丹、辟谷丹、化淤丹、培元丹、护脉丹、回气丹等低中级丹药,总计七十一万四千六百五十瓶,皆在储物袋中,请云师兄过目。”

扎在土里的红色大花因为震惊而颤了颤花瓣。

三百年间的所有例份丹药?

云无涯储物空间里的那些丹药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其他的丹药都存放在炼丹堂没有取走?

现在,这三百年间的所有丹药,哪怕云无涯当年还是炼气期的例份丹药都给送来了?

一次性全部送来了?七十多万瓶?

还能这样?

这么骚?

修真界的修士都羡慕云无涯,不仅羡慕他天资卓绝,更羡慕他因为天资好得到的资源都是顶尖的。毕竟,每个宗门资源更倾向天分好的弟子,是修真界公认的事实。

可谁又能想到,这位天才弟子却从未挥霍过这些资源。

丹药对修士而言,不可或缺。

很多修士能为一株灵草争得头破血流,而这灵草除了少部分能直接服用,大多数只是炼制某种丹药的其中一味材料。

由此可见,这些丹药有多珍贵!

这么珍贵的东西,云无涯竟都没用?

简直是暴殄天物,便是自己用不着,也能拿去卖钱或者送人情啊。

云无涯隐晦地扫了一眼灵田里光明正大偷听的花,神识忽而一动。

下一刻,放在储物袋里的丹药竟全部被他取了出来,精致的小瓷瓶在灵田前面堆积成一座山。

于空墨嘴角微微一抽。

储物袋并未被标记,储物袋里有什么,用神识一探便知。

云师兄为何要将这些丹药给取出来?

莫非,云师兄还真要一个个地数?

然而,云无涯只是扫了几眼,便道:“我收下了,师弟且回吧。”

于空墨微微松了口气,“云师兄,那我告辞了。”

走前,于空墨偷偷瞄了一眼灵田里的那株美艳大花。

云师兄经常采摘一些奇珍异草种在无涯山上,那花估计便是云师兄新采摘回来的。

真好看,他刚才一眼就看到了,也不知那是什么花。

不然,回去问问师父和几位长老?

送丹药的弟子离开后,南鸢变回了人形。

小妖修望着眼前这一座丹药瓶小山,平静的眼里有心动的光点攒动。

她有个猜测,但不确定。

“云师兄可是为了我,才让炼丹堂弟子送来了这些年的例份丹药?”南鸢直接问了出来。

眼前的剑修手一挥,那堆成山一样的药瓶眨眼间便被他收入了储物腰带里。

南鸢顿住,脸上本来还有点儿露笑的趋势,现在是彻底没了。

“小花,日后好好表现,这些丹药便都是你的。”

云无涯意思意思掏出几瓶,“前两日除草除得很干净,这四瓶丹药先送你。”

如果眼前的男人长相猥琐一点,表情恶劣一点,朝她勾手,说一句:嗟,来食。

南鸢定会一拳头砸过去,打死不要这嗟来之食。

可这人没有,还用了送这个词。

不要白不要,南鸢收了。

“多谢云师兄。”

从此,南·食人花·鸢就开始了一边修炼一边打杂养小兽的日子。

于修士而言,时间过得尤其快,很可能一个闭关,数月甚至数年便过去了。

转眼间,南鸢已在无涯山待了两年。

两年内,她同云无涯比剑比了五次,可惜,每次都是她以半招之差落败,区别大概是两人对战的回合数越来越多了。

小糖日常嘀咕:“下次复下次,下次何其多,鸢鸢何时才能打败云无涯大坏蛋,带我出去吃肉呢?”

这两年,南鸢的收获也很大,在跟云无涯的几次切磋中,她的剑意更上一层楼,更恐怖的是,她的修为竟在短短两年就达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

这意味着,她很快就能重结金丹!

而这距离她金丹破碎才过去两年之久!

对此,南鸢觉得很正常,毕竟她虽然重头开始,这路却是走过一次的,再走一次,自然要比第一次快,何况她万年前也是修真界的天才人物。

这话虽是小糖说的,但南鸢相信,因为她感觉到自己于修行一事之上颇有天赋,当得起这一声天才。

云无涯对她修炼的速度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惊讶之色,只是偶尔看向南鸢的眼神幽深不可捉摸,然后陷入一种南鸢看不懂的沉思当中。

为此,小糖偷偷跟南鸢咬耳朵,“鸢鸢,你有没有觉得云假仙看你的眼神有些奇怪?”

“发觉了,兴许是在惋惜我这样的天才没能早生个三百年,若是跟他一样的修为,我便能跟他痛快地一较高下。极有可能,他在琢磨一些能让我快速提升修为的办法。”

小糖:原来是这样,果然,只有天才才能看懂天才。它不是天才,嘤。

南鸢一直很低调地修炼,不过,她的美艳花名却一不小心传遍了大衍剑宗。

起因是这样的,两年前那个送丹药的修士透露了她这朵花的存在,把她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自那以后,许多修士都想尽办法来无涯山跑腿,想要一睹此花芳容。

南鸢的艳花之名就此传了出去。

后来,云无涯下了禁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他的花三步以内。

于是门中弟子皆知,他们云师兄对此花宝贝至极,不许任何人靠近,摸都不能摸一下。

云师兄和云师兄的花,好长一段时间都是大衍剑宗议论的八卦。

无涯山,灵田里,小糖正撅着小肥臀儿拔草,小爪子特别麻溜。

小糖拔这头,南鸢拔那头。

忽地,一人一兽察觉到什么,齐齐望向洞府的方向。

已闭关两个月的云无涯终于从洞府里出来了。

男人身上属于剑修的锋锐愈发内敛,那一双深潭眸较之从前也愈发深邃。

元婴后期的云无涯晋升了一个小境界,成为了元婴后期大圆满剑修,此境界相当于一只脚跨入了化神期!

云无涯一出来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南鸢身上,似乎在酝酿什么。

“小花,你过来,我有事同你说。”云无涯招招手,某一瞬间,竟给人一种慈眉善目的错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