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69章 小花,当我小师妹

第369章 小花,当我小师妹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407  |  更新时间:

第369章 小花,当我小师妹

见状,小糖立马丢掉爪子里的杂草,咻一下飞回了南鸢的肩膀,警惕地盯着云无涯。

云无涯瞥了一眼总是莫名其妙防备他的灵兽,正色道:“三个月后,大衍剑宗看管的玄天秘境开启,那秘境适合你,你去一趟。”

南鸢一怔,她自然知道玄天秘境。

修真界中大大小小的秘境由各大仙门看管,隔段时间才会开启。

开启之日,各大宗门弟子只要符合要求者皆可入内。

便是散修,在上缴一定数额的灵石之后,也可入内寻宝。

这玄天秘境由大衍剑宗看管,且已经看管千年有余。

此秘境五十年才开启一次,因为秘境内妖兽多,杀伤力大,大衍剑宗规定,只有筑基期以上修士才可入内。又因为秘境有等级压制,化神期以上大能者不得进入。

也就是说,只有筑基期、金丹期和元婴期修士才能进入玄天秘境。

五十年前,黎初已是金丹期修士,有幸进去过,但也只敢在外围盘旋,不敢入秘境中心。

倒是当时一块入内的数位元婴期长老去过秘境中心,结果死伤近半。足见这玄天秘境有多危险!

然而,危险是真危险,遍地是宝也是真的。

传闻玄天秘境内随处可见极品灵草,即便去秘境外围溜达一圈,也能收获颇丰。

更别说,这秘境里面还藏有天石、地精以及千年灵液等各种罕见的天材地宝。

甚至有传闻说,这秘境内有上古大能者留下的功法和神器,便是化神期大能者都十分垂涎!

南鸢当然想进去,但……

云无涯已经替她打算好了,“我直接引你到师父面前,你拜他为师。到时候,你同我一起入玄天秘境。”

南鸢短暂地茫然了一下。

啥?

啥玩意儿?

“小花,你觉得我的意见如何?”云无涯刚问完,不等南鸢回答便自己接了一句,“我觉得甚好。”

小糖听到这话,嗷的一声,“我觉得一点儿都不好!鸢鸢,你不能答应,云假仙是想把你扣在大衍剑宗,一辈子陪他切磋剑道,心机剑修,臭不要脸!”

小糖说完,姿势由趴改为立,两爪环胸,奶凶奶凶地瞪着云无涯。

云无涯直接忽略了这奶凶的小兽,对南鸢道:“你资质可与我媲美,师父定会收你。

成为我大衍剑宗掌门的亲传弟子,地位高,权限大,每月的例份丰厚不说,你想去哪儿便去哪儿,日后我便不拘着你了,大衍剑宗随你晃荡。

我赠你的飞舟你和小糖似乎还未用过?

大衍剑宗风景极好,不输归一宗,日后你可带着小糖乘舟赏景。”

小糖环起的爪子慢慢放了下来。

“你这储物袋应当快满了,成为我大衍剑宗亲传弟子,不但拥有一套防御法衣,还能拥有一条如我这样的储物腰带,里面的空间应是你这储物袋的百倍之大。”

眼前的剑修,一身月白长袍的确以一条玉带束腰,那便是大衍剑宗特制的储物腰带,只有亲传弟子才有。

南鸢面色镇定,不为所动,但内心如何,旁人便无从得知了。

云无涯继续:“师父需处理门中大小事务,甚少管束几位弟子,日后你跟着我,仍在这无涯山上修行。

门中规矩甚多,但有我在,你可不必理会。”

说到这儿,云无涯深眸一转,瞥向小糖,“成为我无涯山上的兽,整个大衍剑宗的弟子随便你戏耍,无人敢欺你。”

“小糖馋肉,门中虽不可以,但此次秘境探宝,你可跟着我和小花。在那秘境中,无人约束,你们尽可以敞开肚皮吃。”

小糖:不行了啊啊啊,好诱人啊啊啊!口水止不住了啊啊啊!

“鸢鸢,我们答应吧!”小糖的语气透着一丝丝激动。

南鸢矜持地唔了一声,“那就答应吧。”

资源有,自由有,还有人罩着,她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成了大衍剑宗弟子后,大衍剑宗的秘境可随便进出,不必交任何灵石,能省下一大笔开销。

大不了,什么时候大衍剑宗像归一宗那般惹她不快了,她再离去不迟。

云无涯见她答应,眉峰似是轻挑了一下,又似没有。

胸藏锦绣腹有乾坤的剑修取出了传音玉简,给自己的师父,也即大衍剑宗的掌门传音,“师父,我给自己找了个小师妹,等你得空,我便带她过去。”

小糖在一边跟南鸢咬耳朵,“鸢鸢,虽然咱们答应了,但这个云假仙还是得防着,你听听,你还没入门呢,这连师妹都叫上了。”

南鸢觉得“入门”这两个字很有歧义。

玉简那头的老者过了片刻才回复:“何意?你想为师收此人为亲传弟子?”

老者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冷,“门中事务繁忙,为师已无精力再收徒。你若看重此人,可交到其他长老手中,或是由你自己亲自教授。”

大衍剑宗内,修为到了元婴期,便可自己收徒,以云无涯的境界,早便可以自己收徒了。

“自然不用师父亲自教授,只是在师父那里挂个名罢了。我听惯了她叫我师兄。”

微顿,云无涯补充一句,“此人资质不逊于我。”

老者沉默片刻后,改口,“将人带来,为师看看。”

·

眼前的老者蓄着山羊须,面皮上皱纹极少,着一身银白长袍,眉眼有些冷,看上去仙风道骨。

此时正是大衍剑宗的宗主,掌门人严一淞,修无情剑,乃合体中期大能者。

元婴之上是化神,化神之后才是合体。

放眼整个修真界,修为在他之上者屈指可数。

“你说你是归一宗弟子?”仙风道骨的老者问。

“回掌门,两年前曾是,我已自请离开宗门,如今无门无派。修为尽毁之后,我改修剑道,修的是杀戮剑。”

严一淞眉锋一凌,“杀戮剑……”

片刻后,这位大衍剑宗的掌门人冷然回绝道:“你且离去吧,我大衍剑宗不收杀戮剑修。”

云无涯微垂的眼眸抬起,开口道:“我知师父担心什么,杀戮剑并非邪道,若有朝一日她因滥杀无辜入了魔,我自会清理门户。”

严一淞沉默。

不光是修杀戮剑的原因,这又是归一宗弟子,又是妖修的,就算资质再好,收进来也是个麻烦。

南鸢神色清冷,语气淡漠,“既然掌门为难,那便算了。若非云师兄,我也不愿入你大衍剑宗。”

当她稀罕?

严一淞闻言,神情有异,“给我做亲传弟子,莫非还是我徒儿无涯逼迫你的不成?”

他本以为是此人用什么办法说动无涯,无涯才引荐了她,却原来不是?

云无涯十分诚实地阐述了真相:“逼迫算不上,引诱倒是不假。放眼整个修真界,也就小花能入我眼,不收入门下,实在可惜。

师父,您便松口吧。日后有麻烦我除,有事情我担,我就看中小花了,她必须给我当师妹。”

云无涯几句话,将这两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严一淞惊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