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0章 命牌,震惊

第370章 命牌,震惊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215  |  更新时间:

第370章 命牌,震惊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何况云无涯本就是个悟性极高的天才剑修,所以严一淞平日里对他不怎么管束。

但不怎么管束,不代表他这个师父一点儿不了解自己的徒弟,两人好歹也做了近三百年的师徒。

在严一淞的印象里,云无涯同他一样清心寡欲,铁面无私,堪为弟子表率。

可方才,他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因为看中这妖修资质,就死皮赖脸地非要别人当自己师妹?连引诱这种话都说出来了?还理直气壮地让他松口?

严一淞是真的惊了。

要不是云无涯的命牌还好端端地躺在命牌殿里,他都要以为眼前这人不是他徒儿了,而是哪个强行夺了舍的老祖。

南鸢也有些许意外。

两年时间已经足够她看清云无涯身上那说一不二的王霸之气,但她以为,云无涯只在晚辈面前这么猖狂霸道。

却不想,当着这位大衍剑宗掌门人的面,他也是如此的狂霸拽。

其实,大可不必。

便是她真的做一名散修,她已经有了云无涯给的那些丹药、灵石和法器,省着点用的话,两百年内都不用为这些资源四处奔波争抢。

安心修炼两百年,难道还修不到元婴期?

南鸢将这一切归结为云无涯太过爱才。

此人孤独太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资质不逊于他的剑修,便想悉心栽培。

严一淞惊讶过后,沉默了许久。

他这徒儿甚少有所求,何况他都将话说到了这份上。

“无涯,既然你愿意替她担着,为师无话可说,但你要记得今日自己说的话,倘若有一日,她误入歧途,你需以身作则,第一个站出来清理门户。”

云无涯还未开口,南鸢目光微微一动,虚心求教道:“何为误入歧途?”

“堕魔,与魔修为伍,滥杀无辜,背叛师门。”严一淞神色冷冽。

南鸢嘴角淡淡勾了一下,却是勾起了一抹不屑讥讽的弧度,“只要别像归一宗那般给我扣莫须有的罪名,我若做错了事,自会承认,但我讨厌背锅,没做过的事情,绝不会认。

日后,大衍剑宗待我如何,我便待大衍剑宗如何。”

严一淞听到这话,觉得她这份坚韧不屈的心性倒是与他门中理念不谋而合。

“长老去凡尘界物色的这批新弟子都已拜了师,你已错过了拜师大典,便在此处行拜师礼吧。”严一淞道,这话便是答应收弟子了。

大衍剑宗五年招收一次弟子,今年正好是新一批弟子入门的时候,而前几日,拜师大典已经结束。

“黎初听掌门安排。”

严一淞颔首,未用传音玉简,直接掐了几个决,放出几道风信。

片刻后,大衍剑宗几位有头有脸的长老皆赶至此处。

大衍剑宗众长老为见证人,南鸢行叩拜之礼,成为大衍剑宗掌门人严一淞的亲传弟子,云无涯的小师妹。

“无涯,带你师妹去领法衣和法器等物,至于她的住处——”

云无涯接话道:“师妹还是与之前一样,与我同住无涯山。”

严一淞目光隐晦地瞄他一眼,摆摆手,“其余的你安排,不用过问为师意见了。”

云无涯和南鸢齐齐行礼,退了出去。

等人一走,诸位长老才纷纷发表意见。

“掌门师兄,这孩子是归一宗天冲峰葛若渊的那位妖修徒儿,不管因何故离开归一宗,此人都与归一宗撕破了脸皮,师兄再收她做亲传弟子,难免惹归一宗不快。”

“怕他们作甚,这妖修资质极好,我看了都心动,你们不要我要。”

“按归一宗那什么破事都要宣扬一番的作风,此小妖离开的原因恐怕是归一宗理亏。”

掌门严一淞忧心忡忡,“她修的是杀戮剑道,别的我并不担心,就怕她如那位一样。”

“呵呵,我倒不如师兄多虑,剑千变万化,便是同修无情剑道的剑修,每个人领悟出的无情剑道也各不相同。杀戮剑道亦是如此,方才听无涯说,此妖修未沾血便悟出杀戮剑道,由此可见,她的杀戮剑道与旁人不同。”

……

很快,大衍剑宗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

掌门他又收徒了!

自三百年前,掌门收下云无涯这个天才之后,就再没有收过弟子。

可这次,掌门竟破例了,收了个女徒弟,名叫黎初。

黎初两个字一出,宗门上下沸腾不已。

这个黎初,可是两年前从归一宗消失的那个黎初?

许多修士以为剑修皆是寡言少语的,尤其是大衍剑宗的剑修,其实不然。

剑修只是冷,并不全都寡言少语。

譬如此时,剑修甲面无表情地道:“若这个黎初就是归一宗的那个黎初,她究竟因何故离开归一宗,又因何故成了掌门的亲传弟子?”

剑修乙态度冷淡:“归一宗弟子闭口不言,想必此事牵扯到归一宗的辛秘,不过我听闻,是因为黎初嫉妒成性,伤了门中弟子。”

剑修丙插话,“黎初自毁修为后才离开了归一宗,虽不知何故,但此女委实性烈。”

“我听闻,这位黎师妹只用两年时间便从炼气期步入了筑基后期大圆满,还参悟了杀戮剑道。此资质,不逊于云师兄。”

众人沉默。

一人握紧了剑柄,沉声道:“未杀一人而悟出杀戮剑道,我想与之一战。”

其他剑修也蠢蠢欲动,纷纷萌生了战意。

有云无涯这位地位极高的师兄带路,并亲自开尊口,南鸢很快就领到了法衣、法器、灵石等物,还有大衍剑宗弟子人手一份的腰牌。

此腰牌乃暖玉所制,上有大衍剑宗特制的标记,正中刻弟子姓名,乃大衍剑宗的通行令牌。

一切置办妥当之后,云无涯带南鸢去了命牌殿。

命牌殿长老已驻守此处三百余年,替大衍剑宗数千名弟子制过命牌。

要制命牌,需抽取弟子一缕元神,注入玉简之中,再以秘法封印。

此后,弟子元神在,则命牌在,元神消,则命牌碎。

可是,当这位长老抽出南鸢一缕元神之后,神色竟骤然大变。

下一刻他迅速将那抹抽出的元神注入玉简之中,以数道法咒封印,额头沁出了一层薄汗。

长老猛地看向南鸢,表情惊异不已。

“你、你这元神……”

话至一半,他话音陡然一转,“罢了,无事。你们离去吧。”

长老挥手,目光惊疑不定,竟是一副又敬又怕的模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