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1章 不战?好生猖狂!

第371章 不战?好生猖狂!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

第371章 不战?好生猖狂!

命牌殿这位缪长老的反应被云无涯分毫不差地看在眼里。

他扫了眼旁边神色镇定的小花妖,眼眸不由一深。

“缪长老,我师妹的元神可有什么不妥?”云无涯问。

缪长老到底是上了年纪的长者,方才的异常已经被他悉数敛起,他沉默片刻,解释道:“方才的确是老夫失态,不过,老夫是第一次见到有功德之光和信仰之力护体的元神,若老夫所料不错,黎师侄是身怀大功德之人,这功德非是这辈子的,而是黎师侄上一世甚至前数世积攒下的无上功德。”

说着,缪长老竟向南鸢行了一个平辈礼。

南鸢微怔,还礼道:“长老,使不得。”

“身负无上功德,黎师侄当得。”

云无涯盯着这缪长老看了半晌,眼里有探究之色。

只是如此?

不,缪长老定然还隐瞒了什么。

若只是身负大功德之人,缪长老早就面露喜色,并道一句:黎师侄是生来就要拯救天下苍生的大气运之人!

然后火急火燎地给跟师父和其他长老传信。

可是,缪长老并未如此。

除了功德之光信仰之力,缪长老肯定还发现了什么,而且这件事令他十分忌惮。

无妨,他迟早会知道。

不管是福是祸,他皆不惧。

“师妹,既然你的命牌已经制好,我们便离去吧,别扰了缪长老的清静。”

两人朝缪长老施礼,离开了命牌殿。

等人走远,那驻守命牌殿的缪长老才转头看向那块新制的命牌,神色凝重。

他之所以震惊,自然不光是因为此人的元神含无上功德,更因为此人的元神无比强大!

元神被外界之力抽取之时,哪怕只是极小极小的一缕,也会本能抗拒。

他方才抽出元神的那一瞬间,竟差点儿被那元神自带的强大力量反噬!

好歹他也是化神期大能者,可那小小的一缕元神竟携带着恐怖如斯的压迫感,令他喘不过气,甚至连膝盖也隐隐打颤。

如此强大霸气的力量,这绝不是修真界修士能拥有的元神!

渡劫期大能都不可能有!

更让他畏惧的是,饶是那功德之光再浓信仰之力再浑厚,也遮盖不住元神之上那触之胆颤的杀戮血煞之气!

而这,才不过是一小缕元神!

若是整个元神,这……

一边是功德,一边又是杀戮。

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莫非是上界哪位主杀戮的女仙将或女神将投身到了这生灵之上,渡劫成功之后方能再次位列仙班?

缪长老想着想着,身体已十分诚实地渗出了一层冷汗。

若真是上界的仙将神将来此间下界渡劫,他一个小小修真界修士,万万不能插手此事,更不能将此事泄露出去……

离开命牌宫的新晋师兄妹各自沉默。

云无涯在想事情,南鸢也在沉思。

直到缪长老替她制作命牌之前,她对小糖的话其实都是半信半疑的。

可方才缪长老的反应让她对小糖的话又信了几分。

万年以上的上仙,即便元神受损,也比这下界的修士强大许多,缪长兴许是发现她元神上的异样了?

再说这功德之光和信仰之力,她为上仙,自然受下界百姓的供奉,供奉多了,自然便会得到信仰之力。而功德,则有可能是她下凡造福百姓所得。

完全对得上。

不过,南鸢想象不出,以她这般凉薄的性子,是如何造福百姓的?

“师妹,新入门弟子需要置办的东西,都置办好了,你是想在大衍剑宗逛一逛再回去,还是马上随我回无涯山?”云无涯问她。

“回无涯山,小糖一个人待着无聊。”

云无涯更正,“是一只兽。”

南鸢瞥他一眼,“云师兄说话真是严谨。”

云无涯再次更正,“师妹,日后叫师兄便可。”

南鸢微顿,喔了一声。

“师兄。”

“师妹唤我何事?”

南鸢轻抿的红唇有些许上勾的趋势,“如今我都是你师妹了,师兄上次要回的那几十万瓶中低级丹药,是不是可以考虑……嗯,送你师妹我?”

云无涯听到这话,脚步明显顿了一下。

“那丹药堆积如山,于我而言,无丝毫用处不说,还占地方。”

南鸢呵呵一声,心道:此话极拉仇恨。

不过,云无涯是如何修炼出以这么一副谪仙之姿说出如此扎心之言的本事的?

“既然于师兄无用,又如此占用空间,送我岂不正好?”

云无涯偏头看她,那双藏着万千剑意的深潭眸绝对浮出了一丝像是刻意捉弄的情绪,“师妹说得对,等师妹重新结丹的那一日,师兄便将那一堆无用的丹药赠与你。”

“那便劳烦师兄多替我保管几日了,不出一个月,我必结丹。”

两人穿过人多之处,一路上,众弟子窃窃私语。

“跟在云师兄身边这女修,莫非就是掌门新收的弟子黎初?”

“容貌不俗,气度不凡,堪为我大衍剑宗弟子。”

此时的南鸢已换上了大衍剑宗亲传弟子的服饰。

女子着一身月白色窄袖长袍,墨发拢起一部分,以玉簪挽髻,其余墨发披肩,腰间束一条与云无涯同款的玉腰封,勾勒出曼妙曲线。

面容精致,艳而不妖,神色清冷如许,端的是仙姿玉色,清艳不已!

还别说,这黎师妹跟云师兄走在一起,画面竟十分养眼。

虽说修真界众人因修炼的缘故,美男美女数不胜数,但这容貌气质也分一个上乘、中乘和下乘。

如黎初这般,绝对是上乘。

此时,云无涯和南鸢正欲御剑离开,一容貌俊秀、气息冷锐的剑修却突然挡住了去路。

来人先是向云无涯施礼,然后才看向南鸢,“黎师妹留步。”

南鸢淡淡抬眸,“你是?”

“玉倾山苟长老座下弟子岑楚陌,邀黎师妹一战,黎师妹应否?”

岑楚陌话音刚落,众人沸腾。

大衍剑宗的元婴期剑修,云无涯排第一,毋庸置疑。

但金丹期第一,绝对是眼前这人——有云无涯第二之称的岑楚陌!

大衍剑宗内,一旦有人邀战,无人敢不应,剑修本就好战,且迎难而上。

是以大衍剑宗内时常有不同境界的剑修压制境界比试,这种现象渐渐成了大衍剑宗的一大传统。

暗中蠢蠢欲动的剑修其实不少,只是碍于云师兄还在,未能邀战。

岂料被岑楚陌抢了先。

正好,他们可以看看这位被掌门破例收为亲传弟子的黎师妹究竟有什么本事,毕竟当年便是岑楚陌这般资质上乘的弟子,都没能让掌门动心!

然而,此想法刚落,他们便听到那黎师妹淡淡回应道:“不战。若压制等级而战,你打不过我。

已知输赢的比试,无需浪费时间。”

围观众人齐齐倒吸了一口气。

好生猖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