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快穿之大佬又疯了>第372章 嘶,哪里不对劲

第372章 嘶,哪里不对劲

本书:快穿之大佬又疯了  |  字数:2149  |  更新时间:

第372章 嘶,哪里不对劲

若压制等级而战,你打不过我?

已知输赢的比试,无需浪费时间?

卧槽这口气!

岑楚陌是何人?大衍剑宗年轻一辈中资质最好的剑修!

虽还是无法与云无涯云师兄比,但他不到三十岁便已修至金丹后期,绝对是整个修真界都极其少见的上乘资质!

便是这几年归一宗大出风头的戚凝焱,相比岑楚陌也差了一截。

对剑修来说,有战应战,可以推迟时间,但从无回绝一说。

回绝就意味着你不敢,你萌生了退意。

退缩乃剑修之大忌,很容易滋生心魔,导致行为停滞不前。

可听这黎师妹的口气,回绝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不屑比试?

岑楚陌的七星破元剑虽然不及云师兄的冰雪霜寒剑,却也厉害了得。

宗门中找岑楚陌切磋剑法的弟子数不胜数。

与这样一个人比剑,竟被黎师妹说是浪费时间?

不仅众人惊呆了,岑楚陌本人也惊呆了。

随即而来的是滔天愤怒。

他手臂猛地一抬,一把锋锐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剑尖直指眼前的女子!

“黎师妹,今日你必须与我一战!”岑楚陌身上冷意如有实质,扑面而来,俊秀的眉眼同手中的七星破元剑一般锋锐!

南鸢看他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那话虽然是实话,但的确有些伤人。

于是,南鸢换了一副商量的口吻,“明日再战吧,今日我还有事。”

“不行!今日你必须同我一战!”岑楚陌怒喝道。

南鸢有些头疼,不禁看向云无涯。

旁边矗立如雪松的云无涯本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见新鲜出炉的小师妹朝自己打来求助的目光(其实并不是),他才意思意思往前走了一小步,“岑师弟,你若压制修为同师妹比剑,的确是打不过她的,若你当真想切磋,便等明日。”

岑楚陌听到这话,浑身一颤,如遭雷击,“云师兄,你说什么,为何连你也……”

四周众人震惊了。

若是黎师妹自己说这话,他们第一反应是大言不惭目中无人,可若是云师兄亲自出口,这话必然是真的了!

南鸢将围观弟子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虽然云无涯跟她说不必理会大衍剑宗里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矩,但她既然成了大衍剑宗的一份子,只要不是太强人所难的规矩,她愿意遵守。

所以,思忖之后,她道:“我近日修为正巧到了瓶颈期,不光岑师兄,若是其他师兄姐也有意同我比试,我来之不拒。

同一日连续对战亦可,只要师兄姐愿送出一瓶补灵丹。”

云无涯看她一眼,那神情竟像是有几分满意。

围观众人听到南鸢这话,全都沸腾起来。

若黎师妹真如云师兄所言这么厉害,能跟这么厉害的黎师妹切磋比剑,别说一瓶补灵丹了,便是那些法器灵石,他们都愿意送出!

岑楚陌握着剑柄的已经紧到发白,“好,明日巳时,我们试炼台上一战,黎师妹不要迟到。”

说完,他转身就走,周身三步之内皆是冷冰冰的气息。

南鸢看着这人气哄哄的背影,问云无涯,“我方才是不是冒犯到他了?”

虽然她拜入大衍剑宗之后,这大衍剑宗弟子人人可称呼她一声师妹,但其实不管是黎初,还是她本身,都已年岁不小了。

黎初两百岁有余,而她这元神也已历经了上万年。

云无涯右手蜷起,负背,姿态悠然,“年轻人的确需要一些敲打,日后你作为大师妹,可放心地去打击他们,不必手下留情。”

南鸢听到这一声“大师妹”,不禁瞥他一眼。

又给她瞎取称呼……

两人离开后,围观弟子并未散去,仍在议论跟黎师妹比剑的事情,一群人甚至已经在商议谁先谁后。

南鸢刚至无涯山,一颗毛绒绒的小球便迎面砸来。

那速度,若是直接砸在普通人胸口上,估计能把人的胸口给砸穿。

“鸢鸢,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杀出去了!”小糖气势汹汹地道。

南鸢揉了一把糖毛,“你如何杀出去?就你这小胳膊小腿儿,把你烤了吃都不够塞牙缝。”

“没人能抓住我,我跑得可快了。”小糖洋洋得意。

南鸢一句话拆穿它,“上次我俩逃跑的时候……”

小糖瞬间转移话题,“鸢鸢,你穿这身衣服可真好看,整个大衍剑宗再也找不出比你好看的女修了。”

如果是鸢鸢本尊的话,肯定更好看!

不过,这浅淡的月白色显胖,鸢鸢那本就前凸后翘的身材肯定会变得更……

嘿嘿,难怪鸢鸢总喜欢穿黑衣服。

想到这儿,小糖瞅了瞅自己的满身白毛,考虑要不要给自己染个色,或许成了黑色的毛,看上去就不那么圆润了?

“明日我要去跟人切磋比试,可能有些枯燥乏味,小糖可要一起去?”

小糖立马举爪爪:“鸢鸢,我去,去去去!我给鸢鸢呐喊助威!你今天去见大衍剑宗小老头都没带我,哼!”

南鸢随云无涯去见掌门的时候,之所以不带小糖,是怕小糖这凡事都要护在她面前的傻萌性格会冒犯到掌门。

她来回揉着那触感极佳的白毛,心情颇好地承诺道:“日后我去哪儿都带着你。”

云无涯看着眼前这一人一兽,注意到小花妖那难得柔和了几分的眉眼,忽地开口道:“岑楚陌虽不及我,却也不容小觑,他的剑气已修到了剑气五重分化的境界,师妹明日切勿掉以轻心。”

他这一开口,南鸢的注意力便从小糖身上移开了,“多谢师兄提点。”

次日巳时,试炼台上岑楚陌面若覆霜,已抱剑而立多时。

而试炼台下,围观者已不计其数。

不过一日,岑楚陌与黎初即将一战的事情便在整个大衍剑宗传遍了,暗中甚至有长老偷偷放出神识,偷窥这场比试。

这时,不知谁低呼一声,“来了!”

远处,两道剑光一前一后往这边而来。

剑光散去,正是谪仙云师兄,清艳黎师妹。

以往云师兄都是独来独往,这两日众人却不止一次看到云师兄跟着黎师妹同进同出。

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